高雄地方法院  20190309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 刑法第18條第3項,刑事責任 | 刑法第266條第2項,賭博罪
主文
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均犯賭博罪,甲OO,庚OO各處罰金新臺幣捌仟元
扣案之碗公壹個,骰子肆顆均沒收
判決節錄
第13行更正為「扣得碗公1個、骰子4顆、現金共計22625元」,並補
充不採被告丁OO辯解之理由如下外,其餘均引用檢察官聲請簡易判
決處刑書之記載(如附件):至被告丁OO雖否認犯行,辯稱:我
還沒有賭博,只是站在旁邊看,我當時在那邊喝茶云云,惟被告
丁OO於警方蒐證時,即持現金在眾人賭博之現場,被告於警詢時
辯稱係在現場運動、喝水,沒有參與賭博云云,已與O情不符,而
難以採信,再者,本件同案被告乙OO(偵卷第25頁)、丙OO(偵卷
第36頁)、戊OO(偵卷第44頁)、己OO(偵卷第33頁)、庚OO(偵卷
第28、291頁)均有指證被告丁OO有下注而賭博之犯行,同案被告戊
OO甚至稱其賭博時係被告丁OO擔任莊家(偵卷第44頁),本院審酌
渠等與被告丁OO均無利害關係,實無誣陷被告丁OO之必要,所言
應屬可信,並有蒐證照片可資佐證,足認被告丁OO確有賭博之事實
二、核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所為,均係犯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而賭博乃參與行為者,彼此相互對立之意思經合致而成立之犯罪
,在性質上係屬必要共犯之「對向犯」,行為者既各有其目的,
自應各就其行為負責,彼此間無所謂犯意之聯絡,是故尚無適用
刑法第28條論以共同正犯之餘地
另被告丙OO係民國00年0月00日出生之人乙情,有其個人戶籍資料查
詢結果1紙在卷足參(見偵卷第55頁),其為本件犯行時,係年滿
80歲之人,爰審酌刑罰對其之預防再犯效果,依刑法第18條第3項
規定減輕其刑
至聲請意旨認被告甲OO、乙OO應論以累犯云云,惟被告甲OO、乙OO所
犯本罪非屬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與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未合,
自應不構成累犯,檢察官所指上情,容有誤會,附此說明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7人公然於平日下午在公
園內聚賭,所為影響社會風氣,且被告乙OO有多次賭博前科,被
告丙OO、丁OO、庚OO前亦有賭博前科,渠等行為助長投機、僥倖之
賭風,自均有不當,並考量被告7人係以骰子及碗公賭博,該等賭
局尚未具相當規模、賭博之方式(賭客輪流作莊,其餘賭客下注
及輪流擲骰子,以骰子之點數比大小,點數大於莊家者為贏)、
賭注大小(無限定),犯罪情節尚輕,且犯後除被告丁OO外,其
餘被告均坦承犯行之犯後態度,及渠等教育程度、家庭經濟狀況
(參調查筆錄受詢問人欄)等一切情狀,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並均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四、扣案之賭具碗公1個、骰子4顆,分別為當場賭博之器具,有現
場照片在卷可稽,均應依刑法第266條第2項規定,不問屬於犯人
與否,均宣告沒收之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0條第1項、第454
條第2項,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18條第3項、第42條第3
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逕以簡易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18條第3項,18,刑事責任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刑法,第266條第2項,266,賭博罪

刑法,第18條第3項,18,刑事責任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66條第2項,266,賭博罪   2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2

刑法,第18條第3項,18,刑事責任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