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無相當之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得以推測或擬制之O法,以為裁判之基礎(最高法院30
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又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
,亦為同法第161條第1項所明定
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
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
其指出證明之O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
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
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無非係以:(一)被
告於偵查中之供述、(二)證人即告訴代理人O再德於偵查中之證述
、(三)證人即告訴人O致弘於偵查中之證述、(四)證人即被害人O月
香於偵查中之證述、(五)系爭協議書、(六)讓渡書、切結同意書
、字條、(七)O雄市政府地政局鹽埕地政事務所106年1月5日高市地鹽
價字第10670008100號函、102年4月19日鹽登字第038930號土地登記申請
書、(八)O致弘名下歷來房產之買賣契約書及土地登記書、(九)財
政部臺北國稅局105年12月6日財北國稅審三字第1050045465號函、106年
10月30日財北國稅審三字第1060061084號函、(十)O雄地檢署105年度他
字第4392號偵查卷宗、(十一)O雄市政府警察局106年4月27日高市警刑
鑑字第10632852500號函、106年3月22日高市警刑鑑字第10631900900號函、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書、刑事鑑識中心O雄地檢署函請
指紋採證及鑑驗比對案採證相片、(十二)O雄地檢署106年度偵字第
3844號案件O月香涉嫌偽造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及授權書等為其論據
(二)系爭房屋於102年3月29日出售予O梅雪,買賣契約記載之價金為
338萬元,於同年4月22日為移轉登記,並分別於102年4月25日、同年
月26日匯款147萬6,000元、99萬9,552元至O裕祥之O雄地區農會帳戶之事
實,業據被告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坦承或為其所不爭執(見他一
卷第80頁,訴字卷(一)第74頁),且經證人O梅雪於偵查中(見他一
卷第40至41頁)、證人O再德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見他二卷第95
至98頁,訴字卷(一)第212頁反面至第219頁反面)證述明確,並有土
地登記申請書(權利人:O梅雪,義務人:O裕祥)、土地所有權
買賣移轉契約書(買受人:O梅雪,出賣人:O裕祥)、建築改良物
所有權買賣移轉契約書、(一般買賣)O雄市西區稅捐稽徵處土
地增值稅免稅證明書(鹽埕分處)、O雄市稅捐稽徵處鹽埕分處10
2年契稅繳款書(見他一卷第5至11頁)、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所
有權個人O部)鹽埕區鹽壽段0000-0000地號(見他一卷第15至16頁)
、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所有權個人O部)鹽埕區鹽壽段00000-000建
號(見他一卷第17至18頁)、不動產買賣契約書(買方:O梅雪,
賣方:O裕祥,見他一卷第44至49頁)、O梅雪提出之存摺交易明細
(見他一卷第50頁)、O裕祥之O雄地區農會帳戶交易明細(見他一
卷第73至74頁)存卷足憑
(三)關於被告委託O月香出售系爭房屋之過程部分,證人O月香於偵
查及本院審理時證稱:我是全國不動產市府店的實際負責人,O再
德曾擔任店長,被告一開始將系爭房屋委託全國不動產出售,該
房屋是被告借用其胞兄O裕祥名義登記,後來被告出一個價錢,
表示要實拿一筆錢,就是要拿清的,至於能賣多少錢就看我們的
本事,是我向被告買斷以後,由業務孫健彰賣出,被告是整個委
託給我處理,並提供印鑑證明及印章,因為將系爭房屋出售給O梅
雪時,被告已經沒有權利,所以由O再德代表賣方簽約,如果轉售
不成,就要登記在某位屬意之人名下,一般買斷會寫一份正式委
託書,當初可能與被告口頭約定找到買主就登記給買主,找不到
買主就登記在我找的人名下,但不很確定是否登記在我兒子名下
等語(見偵卷第22至23頁,訴字卷(一)第220至222、225至226頁)
復查,本案尚無證據足認被告OO地政機關申請閱覽證人O月香承辦
之不動產登記案件,並因而獲取證人O月香印文以資盜刻印章,是
證人O月香指訴被告O地政機關調閱其送件資料,將資料內「O月香
」印文影印剪貼後偽造系爭協議書乙節(見他二卷第29至30頁),
乃證人O月香臆測之詞,礙難憑採
再者,證人O再德於偵查中證稱:於82年間與O月香離婚,但O月香如
有困難,我會幫忙等語(見他二卷第95至96頁),據此,O再德雖
與O月香離婚多年,但其仍在離異後擔任O月香所經營全國不動產
市府店之店長,顯然與O月香仍保持一定情誼,而被告與O月香在本
案中利害相反,證人O再德應無迴護被告而為有利被告不實證述
之可能,故證人O再德於本院審理時證述其代理賣方O裕祥與買方O
梅雪簽立系爭房屋買賣契約時,自O月香處取得賣方O裕祥之授權書
乙情,應堪採信
五、綜上所述,被告並無偽造系爭協議書之動機及犯意,亦無客
觀之偽造行為,尚與刑法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構成要件有間,自不
得遽以該罪責相繩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