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刑法上之故意,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不確
定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
者」為直接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
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為間接故意
而間接故意與有認識的過失(又稱疏虞過失)之區別,二者對構
成犯罪之事實雖均預見其能發生,但前者對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
意,後者則確信其不發生(最高法院87年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參照
)
再本諸於刑法之規範目的在於法益保護,若行為人已預見其行為
將導致法益侵害事實發生之可能性,即應避免,不應輕易為之,
從而不確定故意與有認識之過失,行為人主觀上對於犯罪事實既
均已預見其能發生,判斷犯罪事實之發生對行為人而言究係「不
違背其本意」或「確信其不發生」之標準,自應視行為人是否已
採取實際行動顯示其避免結果發生之意願,方得以主張確信其不
發生,而為有認識之過失
反之,若行為人主觀上已預見其行為將導致法益侵害發生之可能
性,猶率爾為之,且未見有何實際行動,足證其有確信犯罪事實
不發生之合理根據,則行為人所為自屬不違背其本意,而為不確
定故意
(三)被告雖以上開情詞置辯,但查:1.按手機門號作為個人對外溝
通聯絡之工作,申請開設並無特殊限制,一般民眾皆得申請取得
,且一人得申請多支門號使用,乃眾所週知之事實,故除非充作
犯罪工具使用,藉以逃避追緝,否則一般正常使用行動電話之人
,實無額外花費金錢、心力,向他人取得行動電話門號使用之理
2.但查,被告於偵訊中供稱:伊是把門號交給剛認識的朋友,伊認
識他2、3天,已經忘記他的名字等語(偵卷第44頁),足見被告
與向其借用門號之人並非熟識,惟被告既未就對方借用門號之合
法性預為任何求證,且未留有該人之真實姓名或聯絡方式,僅憑
一不詳真實姓名、來歷之人O言保證合法,即將O辦之門號交付予該
不詳人士,O任該人得恣意使用,足見被告對於該人是否會將其
O辦之門號使用於財產犯罪等不法用途、及將來如何取回門號等節
,並不在意,則被告O任風險發生之意已甚顯然
從而,被告主觀上對於所O辦之門號遭人利用作為詐欺工具一事,
應已有所預見且不違背其本意,而具有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
意甚明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
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既未實際參與詐欺犯罪,其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
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惟念被告僅係提供犯罪助力,非實際從事詐欺取財犯行之人,不
法罪責內涵應屬較低,暨被告高職肄業之智識程度、家境勉持之
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
折算標準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4條第1項,刑法
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
行法第1條之1,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87年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