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18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至18「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貳年
乙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18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至18「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玖年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零肆萬肆仟玖佰伍拾壹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零肆萬肆仟玖佰伍拾壹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參拾壹萬參仟參佰肆拾肆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參拾壹萬參仟參佰肆拾肆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貳拾貳萬捌仟零參拾壹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貳拾貳萬捌仟零參拾壹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陸拾壹萬參仟陸佰捌拾伍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陸拾壹萬參仟陸佰捌拾伍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肆拾參萬玖仟陸佰零貳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肆拾參萬玖仟陸佰零貳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貳拾肆萬參佰肆拾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貳拾肆萬參佰肆拾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貳拾伍萬柒仟壹佰柒拾肆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貳拾伍萬柒仟壹佰柒拾肆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伍拾壹萬貳仟玖佰零肆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伍拾壹萬貳仟玖佰零肆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玖拾柒萬陸仟伍佰貳拾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玖拾柒萬陸仟伍佰貳拾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佰肆拾陸萬捌仟伍佰參拾玖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佰肆拾陸萬捌仟伍佰參拾玖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陸萬陸仟肆佰伍拾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陸萬陸仟肆佰伍拾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陸拾伍萬陸仟玖佰捌拾陸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陸拾伍萬陸仟玖佰捌拾陸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捌拾參萬壹仟伍佰壹拾壹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捌拾參萬壹仟伍佰壹拾壹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陸拾伍萬玖仟零陸拾柒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陸拾伍萬玖仟零陸拾柒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參萬壹仟肆佰陸拾壹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參萬壹仟肆佰陸拾壹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玖萬肆仟伍佰貳拾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玖萬肆仟伍佰貳拾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得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肆拾捌萬伍仟捌佰陸拾捌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得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肆拾捌萬伍仟捌佰陸拾捌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肆萬伍仟玖佰貳拾貳元與乙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乙OO共同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肆萬伍仟玖佰貳拾貳元與甲OO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與甲OO共同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詎其等為圖謀取得現金用以支付上開票款、當鋪債務,拖延振全
公司倒閉、跳票時點,竟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共同基於詐欺取
財不確定故意之犯意聯絡,由甲OO以振全公司之名義,向附表一編
號1至16、18所示之鋼鐵公司訂購鋼捲,再由乙OO與上開各編號之
鋼鐵公司會計人員聯繫,商洽給付貨款日期、開立遠期支票、統
一發票等會計、帳務事宜,佯裝有履約付款之真意,使上開各編
號之鋼鐵公司因而陷於錯誤,誤認振全公司為經營模式、資力均
正常之公司,當有能力給付貨款,而分別於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
示之時間,交付上開各編號所示之鋼捲予振全公司,甲OO、乙OO
取得上開鋼捲後,旋以遠低於進貨而悖於市場行情之價格分別轉
售予O上合鋼鐵有限公司、妙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全威鋼鐵工業
股份有限公司、瑞峰鋼材股份有限公司、靜豪實業有限公司、強
逸鋼鐵股份有限公司等6間公司(以下合稱O上合等6間公司),立
即變現以清償其他債務
另甲OO、乙OO明知以振全公司之上開財務狀況遲早無法支付運費,
詎其等竟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共同基於詐欺得利不確定故意之
犯意聯絡,由甲OO指示乙OO聯繫貨運公司載運鋼捲,乙OO乃與附表
一編號17所示之德家海企業行聯繫載運鋼捲至指定地點,致德家
海企業行因而陷於錯誤,誤認振全公司為經營模式、資力均正常
之公司,有能力支付運費,而運送鋼捲至指定地點,甲OO、乙OO因
此獲得相當於如附表一編號17所示1,485,868元之貨運服務利益
二、證據能力本判決所引用之下述各項證據資料,其中屬傳聞證
據部分,縱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或其他規定之傳聞
證據例外情形,因均經檢察官、被告甲OO、乙OO(下稱被告2人)
、辯護人於本院審判程序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卷二第156頁),
審酌上開證據作成時,亦無事證顯示各該陳述之作成時、地與週
遭環境,有何致令陳述內容虛偽、偏頗及與O定程序相違之情形,
認為適當且與待證實均具有關聯性,依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
定,為傳聞法則之例外,認均具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甲OO於本院中坦承詐欺取財、詐欺得利犯行不諱,
並供認:振全公司是靠買賣鋼鐵賺取價差獲利,公司從103年1月間
就有資金周轉困難,積欠當鋪債務、廠商貨款,並有到期票款未
給付之壓力,我因亟需現金,故向被害人購入鋼捲,再以低價轉
售他人以求變現用以支付票款,我承認我有詐欺之不確定故意等
語在卷(本院卷四第163頁反面、第164頁反面、第165頁、第167頁反
面),核與證人即聯合當鋪負責人O信吉於偵訊中證稱:104年1月
間甲OO跟我借錢,金額約600萬元,每月還50萬元,同年2月、3月間
各借380萬、270萬,每月還25萬、25萬,之後拍賣甲OO的不動產、動
產,才還清甲OO欠當鋪的錢等語(他三卷第189頁)、證人即元信
當鋪實際負責人O嘉文於偵訊中證稱:我是元信當鋪的實際負責人
,103年間甲OO開始跟我借錢,金額都是上百萬,甲OO迄今尚欠我1
,193.1萬元未還等語相符(他三卷第194頁)
(二)、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他
人不法之所有,施用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
而何種行為該當於詐術行為之實施,其具體方式亦不外二種情形
:其一為締約詐欺,即被告於訂約之際,使用詐騙手段,讓告訴
人對締約之基礎事實發生錯誤之認知,而締結了一個在客觀對價
上顯失均衡之契約
另一形態則為履約詐欺,意即被告於訂立契約之際,自始即抱著
將來無履約之誠意,詐術行為之內容多屬告知義務之違反,故在
詐欺成立與否之判斷,是偏重在被告取得物品後之行為,而由事
後之作為反向判斷其取得財物之始,是否即抱著將來不履約之故
意
查,本件被告甲OO明知振全公司自103年1月起持續虧損,並向地下
錢莊借貸應急,舉債達數百萬,其資金周轉能力顯然困頓,而振
全公司營業項目均無獲利,應兌付之票款壓力持續累積增加,被
告甲OO當能預見如再大量進貨並以賤價出售,振全公司終將因負債
過多週轉不靈而倒閉,然其仍向如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之鋼
鐵公司購入鋼捲並賤價出售以求變現,形同借新債(向被害人購
買鋼捲)以償還舊債(兌付票款、清償積欠當鋪利息、債務),
惟終究仍整體周轉失靈釀至跳票、拒絕往來、倒閉之結果,被告
甲OO為圖使振全公司持續周轉營運,延後倒閉時點,主觀上已然
預見恐無力支付貨款、運費之結果,但仍決意購入鋼捲再賤價賣
出以求變現,並委請如附表一編號17所示之德家海企業行載運鋼捲
,顯有將來不履約給付貨款、運費之不確定故意,自應認被告甲
OO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詐欺取財、得利之犯意
(一)、按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
,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
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行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
件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僅於行為當時有共
同犯意之聯絡,於行為當時,基於相互之認識,不論明示通謀或
相互間默示合致,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均屬之
而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
其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蓋共同正犯,於
合同意思範圍內,組成一共犯團體,團體中任何1人之行為,均為
共犯團體之行為,他共犯均須負共同責任,初無分別何一行為係
何一共犯所實施之必要(最高法院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
上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第2858號判決、73年台上字第
1886號判例意旨參照)
足證被告乙OO深知振全公司自103年起財務狀況不佳,對外積欠當鋪
債務,而被告甲OO以高買低賣鋼捲之交易方式經營振全公司,僅
係為求變現支付票款或清償當鋪債務,振全公司並無其他獲利方
式,是被告乙OO顯可預見被告甲OO上開交易方式,將加深振全公司
之負債,振全公司遲早面臨無法支付各類款項之窘境
(三)、又被告乙OO與振全公司之負責人即被告甲OO為夫妻關係,其
等共同經營振全公司,振全公司並無僱傭其他員工乙節,業據被
告乙OO於本院審理中供認在卷(本院卷四第162頁反面),再觀諸被
告2人於103至105年間之財產歸戶清單明細,其等除偶有小額存款
利息、彩券收入千餘元外,主要收入均為振全公司之薪資收入(
本院卷一第132頁至第135頁、191至196),堪認被告2人係以共同經營
振全公司為唯一經濟來源,而被告乙OO明知以被告甲OO上開賤價轉
售鋼捲之方式經營振全公司,振全公司遲早因負債過多資金週轉
不靈而倒閉,惟若不拖延振全公司倒閉之時點,其與被告甲OO將
頓失現金來源,不僅無法維持生活,另立即面臨債權人追索債務
及強制執行,是以,振全公司之存續既與被告乙OO利害與共,被
告乙OO就被告甲OO為拖延振全公司倒閉時點所為之詐欺犯行,自有
犯意聯絡,即被告乙OO明知以振全公司之資力,隨時有可能無法
支付貨款、運費,但為求獲取現金以維持其與被告甲OO之生活並拖
延債權人追索債務之時點,而由被告甲OO向附表一編號1至16、18
所示之鋼鐵公司訂購鋼捲,以賤價轉售換取現金,被告乙OO則與附
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鋼鐵公司聯繫出貨事宜,另聯繫如附表一
編號17所示之德家海企業行載運鋼捲至指定地點以完成賤價轉售
鋼捲之交易,並與附表一所示之公司、企業行會計人員聯繫,約
定給付貨款、運費之日期、開立遠期支票、統一發票等會計、帳
務事宜,使附表一所示之公司、企業行陷於錯誤,誤認振全公司
為營運正常之公司,有能力支付貨款、運費,而交付鋼捲、提供
貨運服務,被告乙OO就被告甲OO之詐欺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甚為明確
況振全公司於104年間向聯合當鋪借款,被告乙OO以其所有之高雄市
○○區○○街00號房屋(下稱頂圃街房屋)設定抵押權為借款擔
保,嗣該頂圃街房屋並遭拍賣用以清償積欠聯合當鋪之債務乙情
,業據被告甲OO於本院中供述在卷(本院卷二第3頁、第3頁反面)
,並有頂圃街房屋之異動索引在卷可憑(本院卷二第40頁、第41
頁),另振全公司因資金不足,被告2人於104年8月間欲向中租迪和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租迪和公司)借款1,000萬元,被告2人而先
向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申辦信用報告申請書等文件乙節,
亦據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中供述以及以書狀陳述在卷(本院卷一
第101頁反面,審易卷第63頁反面),並有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
中心106年6月23日金徵(業)字第1060004980號函檢附之被告2人信用報
告申請書附卷可稽(本院卷一第61頁至第69頁),若被告乙OO如辯
護人所述,僅係振全公司之領薪員工,並無參與振全公司之經營
,何以振全公司向聯合當鋪借款時,僅具員工身分之被告乙OO竟
以其所有之頂圃街房屋為振全公司設定抵押權供做借款擔保,且
嗣後頂圃街房屋遭拍賣用以清償振全公司積欠當鋪之債務?又振
全公司於104年8月間亟需現金而欲向中租迪和公司借款時,僅具員
工身分之被告乙OO竟與被告甲OO共同申辦信用報告,欲向中租迪
和公司商借款項供振全公司使用?由此種種均可反證被告乙OO並非
O純振全公司之員工,而係與被告甲OO共同經營振全公司,與振全
公司利害與共,故振全公司借款時,被告乙OO提供其所有之不動
產為振全公司供擔保,振全公司於104年8月間亟需現金周轉時,被
告乙OO亦以其個人名義欲向中租迪和公司借款供振全公司使用,
是辯護人辯稱被告乙OO僅係振全公司之員工,未參與振全公司之
經營,其與被告甲OO間並無詐欺之犯意聯絡云云,顯不足採
其與被告甲OO同有不確定故意之詐欺犯行,堪予認定,應依法論科
(一)、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2項所定之詐欺取財罪及詐欺得利罪
,前者行為客體係指財物,後者則指取得債權、免除債務、延期
履行債務或提供勞務等財物以外之財產上不法利益而言(最高法
院86年度台上字第3534號判決可資參照)
核被告2人就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
詐欺取財罪,就附表一編號17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
欺得利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2人就附表一編號17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
取財罪,尚有誤會,惟其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
起訴法條
被告2人就附表一所示之詐欺取財、詐欺得利犯行,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又被告2人就附表一各該編號所示多次詐取同一各該編號被害人財
物、勞務之行為,均係分別對同一被害人接續於同時同地或密切
接近之時地實施,縱令在犯罪完畢以前,其各個舉動已與該罪之
構成要件相符,但在行為人主觀上,各個舉動不過為其犯罪行為
之一部分,且係侵害同一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
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
,亦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
較為合理,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罪,自應分別論以接續犯
而各以一行為予以評價為適當
至被告2人如附表一編號1至18所示之犯行,詐騙對象不同,顯係基
於不同之犯意所為,應予分論併罰
(二)、爰審酌被告2人明知振全公司財務狀況不佳,隨時無資力支
付貨款、運費,詎其等為牟取現金拖延振全公司倒閉時點,暫緩
債權人追討債務及強制執行,竟向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之鋼鐵
公司購入鋼捲,再以低於進貨且悖於市場行情之價格對外販售以
換取現金,復委請附表一編號17所示之德家海企業行載運鋼捲,
致該等公司、企業行受有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之鉅額損害,金額
合計高達4,600萬餘元,破壞正常社會商業活動之信賴基礎,紊亂
市場交易秩序,危害甚鉅,又被告甲OO於偵訊中否認犯罪,遲於本
院最後一次審判期日始坦認犯行,被告乙OO則飾詞否認犯罪,毫
無悔意,另審酌其等共犯本件詐欺犯行,其中被告甲OO負責對外
招攬買賣訂單、商洽交易價格,被告乙OO則於訂單成立後與附表一
所示之公司、企業行聯繫出貨、付款事宜,就其等分工情節及參
與O度,應以被告甲OO為重,被告乙OO次之,復考量被告2人就附表
一所示之公司、企業行所受之損害,迄今分文為償,兼衡被告甲
OO自稱工專畢業、前無犯罪前科、現以臨時工為業、每日收入約
1,000元至2,000元、已婚育有2子,被告乙OO自稱高職畢業、前無犯罪
前科、現無工作、已婚育有2子之生活狀況、智識O度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即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刑
又按數罪併罰之定應執行之刑,係出於刑罰經濟與責罰相當之考
量,並非予以犯罪行為人或受刑人不當之利益,相較於刑法第57條
所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事項係對一般犯罪行為之裁量,定應執行刑
之宣告,乃對犯罪行為人本身及所犯各罪之總檢視,除應考量行
為人所犯數罪反應出之人格特性,並應權衡審酌行為人之責任與
整體刑法目的及相關刑事政策,在量刑權之法律拘束性原則下,
依刑法第51條第5款之規定,採限制加重原則,以宣告各刑中之最
長期為下限,各刑合併之刑期為上限,但不得逾30年,資為量刑
自由裁量權之外部界限,並應受法秩序理念規範之比例原則、平
等原則、責罰相當原則、重複評價禁止原則等自由裁量權之內部
抽象價值要求界限之支配,使以輕重得宜,罰當其責,俾符合法
律授與裁量權之目的,以區別數罪併罰與O純數罪之不同,兼顧刑
罰衡平原則(最高法院101年度臺抗字第461號裁定意旨參照)
本院審酌被告2人所犯如附表一所示之詐欺犯行,犯罪手法雷同,
目的均係以詐欺方式獲取現金支付票款拖延振全公司倒閉時點,
犯罪時間集中在104年5月至104年8月間,又被告甲OO犯後遲於本院審
理中始坦認犯行、被告乙OO則矢口否認犯行,其等法敵對意識較
高,又其等詐騙金額高達4,600萬元餘元,嚴重破壞鋼鐵交易市場
秩序,犯後亦無填補其等犯罪所生之損害,兼衡被告2人所為如附
表一所示18次詐欺犯行之不法內涵,及生命有限,刑罰對被告2人
造成之痛苦O度,係隨刑度增加而生加乘效果,而非以等比方式增
加等情事後,爰就被告2人所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18所示之各罪定
應執行刑如主文所示
而同於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
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此乃係關於沒收適
用之準據法,其本身無關行為可罰性要件之變更,故於105年7月1
日前揭法律修正施行後,如有涉及沒收適用之問題,即應逕依修
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直接依裁判時之法律
前2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第1項及第2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
上利益及其孳息
前條犯罪所得及追徵之範圍與價額,認定顯有困難時,得以估算
認定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項、第5項及第38條
之2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二)、次按於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情形,固基於責任共同原則
,共同正犯應就全部犯罪結果負其責任,然於集團性犯罪,其各
成員有無不法所得,未必盡同,如因其組織分工,彼此間犯罪所
得分配懸殊,而若分配較少甚或未受分配之人,仍應就全部犯罪
所得負連帶沒收追繳之責,超過其個人所得之剝奪,無異代替其
他參與者承擔刑罰,違反罪刑O定原則、個人責任原則以及罪責
相當原則
故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為之
因此,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犯罪所得分配明確時,應
依各人實際所得宣告沒收
若共同正犯對犯罪所得無處分權限,與其他成員亦無事實上之共
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對於犯罪所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如彼此間分配
狀況未臻具體或明確,自應負共同沒收之責
所稱負共同沒收之責,參照民法第271條「數人負同一債務,而其
給付可分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各平均分擔
之」,民事訴訟第85條第1項前段「共同訴訟人,按其人數,平均
分擔訴訟費用」等規定之法理,即係平均分擔之意
又共同正犯各人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各若干、對犯罪所得有
無處分權等,因非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
事實審法院得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結果
,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其合理之依據而為認定(最高法院106年度
台上字第1131號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3111號判決要旨參照)
(三)、經查,被告2人共犯詐欺罪而詐得之財物、勞務如附表一各
編號所示,業經本院審認如前,又被告2人為夫妻關係,共同以經
營振全公司為業,同財共居,其等復無提出任何證據證明其等間
如何分配本案不法所得,是認被告2人就其等詐欺取得之財物、勞
務均具有事實上共同支配、處分權限,難以區別各人分受數額或
利益,被告2人即應負共同沒收之責,即應平均分擔犯罪所得
又被告2人共同對附表一編號17所示之德家海企業行詐得相當於1,4
85,686元之貨運服務,係被告2人之犯罪所得,既未扣案,亦無實際
合法發還給上開被害人,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
之規定,宣告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時,共同追徵其價額
另被告2人共同對如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之被害公司詐取鋼捲
,並將鋼捲轉售予O上合等6間公司,業如前述,應以被告2人實際
詐得之財物價值沒收、追徵方為合理,不應僅以被告2人賤價轉賣
之金額沒收、追徵,即應以如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之被害公
司出售鋼捲予振全公司之價格認定之,是以,如附表一編號1至16
、18所示之未付貨款,即為被告2人本件共同詐欺之犯罪所得,惟
其中附表一編號11所示被告2人詐得之鋼捲,嗣經南冕公司追討
取回,此經證人即南冕總經理張簡伯霖於本院審理中證述明確(
本院卷四第16頁),是被告2人就附表一編號13所示之詐欺犯行之不
法所得應扣除上開鋼捲之價格,而為766,450元(即258,182元+508,2
68元=766,450元)
綜上,被告2人就如附表一編號1至16、18所示之未扣案之不法所得
,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宣告共同沒收,於全部或一
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共同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
第2項、刑法第28條、第339條第1項、第2項、第51條第5款、第38條
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第2858號判決、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3534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臺抗字第461號裁定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131號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3111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1 , 不確定故意 5 , 共同正犯 10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5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3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2

民法,第85條第1項前段,85,總則,法律行為,行為能力   1

民法,第271條,271,債,通則,多數債務人及債權人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前段,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