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4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之「張O阿戀」印章壹枚,及宅急便託運單號碼七七-四四一五-八四八六配送聯上關於偽造之「張O阿戀」印文壹枚均沒收
O育如因他人違法行為而無償取得之犯罪所得,即於民國一○五年四月二十日移轉登記,坐落於高雄市○○區○○○街00號之四分之一建物暨土地(建號:高雄市○○區○○段○○段○○○○號,地號:高雄市○○區○○段○○○號)沒收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部分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準此,本判決所引用各項被告以外之人審判外言詞或書面陳述,
性質上雖屬傳聞證據,然審酌此等陳述作成時之外部情況俱無不
當,復經檢察官、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明知同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
作為證據之情形,仍表示同意具有證據能力(訴字卷第18頁),嗣
於審判程序業經依法調查,乃認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得採為認
定事實之依據
(一)被告辯稱:1.張O阿戀向其表示,因日前與O錫銘發生爭執而心
生不滿,即多次向O錫銘表示欲討回系爭持分,但O錫銘遲遲不願交
出系爭持分之權狀,張O阿戀因此要求其一起去新竹找O錫銘拿,
其慮及張O阿戀坐輪椅、行動不便,遂於105年3月22日獨自前往新竹
拜訪O錫銘,對O錫銘表明張O阿戀索討系爭持分之心意,然由於O
錫銘當天要帶妻子到醫院看診,遂表示隔天(23日)會將系爭持分
權狀等資料寄回高雄,歸還系爭持分給張O阿戀
2.O錫銘始終陳稱不願對被告提起告訴,亦表示不在意系爭持分最
終歸屬於何人,可見被告委託許秀英製作附表所示文書,將系爭
持分移轉登記予O育如之舉措,即便未經O錫銘同意,亦未損及O錫
銘任何利益,同時不影響地政機關管理土地、建物之正確性,不
符合刑法行使偽造私文書罪、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構成要件
(一)證人張O阿戀迭證:其並未請求被告代其去新竹向O錫銘索討系
爭持分,雖然先前曾在和O錫銘鬥嘴時、認為四名子女不孝時,有
說過要將四名子女手中關於甲房地之持分收回,但此為氣話,無
特別針對O錫銘之意思,其甚至不知道被告有前往新竹找O錫銘,
直到被告自己說出已將系爭持分自O錫銘處取回,且登記予O育如
之事實時,其始電聯O錫銘求證,而悉全情
被告與張O阿戀本來住在一起,但101年左右兩人感情轉差,被告搬
出不再同住,此後張O阿戀即鮮少與被告聯繫,不會彼此通電話,
張O阿戀如有任何需求,第一時間都是請其協助等情一致(訴字
卷第93背面-95頁)
(三)被告固辯稱:待O錫銘將系爭持分權狀等資料寄回後,張O阿戀
向其表示自己年事已高,不願死後財產複雜,且O菀書除自己原繼
承之甲房地四分之一持分外,O瑤山亦把自己之甲房地四分之一
持分移轉給O菀書,以抵償兩人間之債務,張O阿戀為避免O菀書名
下持分過高,會變賣甲房地,遂要求其將系爭持分移轉登記至O育
如名下云云,惟查:1.證人張O阿戀結證:被告擅將系爭持分過戶
給O育如,其事前根本不知道,此情並非其所指示,且被告對其很
不孝,即便要重新分配系爭持分,其亦不願意將系爭持分交給被
告等語在案(他字卷第23背面頁、偵一卷第7背面頁、訴字卷第6
3、64頁)
而張O阿戀與O菀書已同住在甲房地多年,由O菀書負責打理張O阿戀
所有生活起居之事實,經證人張O阿戀、O菀書及被告均陳述明確
(他字卷第23、24頁、訴字卷第91及背面、92背面、136頁),殊難想
像張O阿戀在與被告間母女關係非佳之狀況下,會為制衡O菀書透
過正常管道所取得之甲房地持分,避免O菀書將2人棲身之所變賣
,而違背自己力求子女間公平之原則,強取O錫銘之系爭持分登記
至被告女兒O育如名下
2.再者,證人O錫銘證稱:被告於105年3月22日前來拜訪時,只說張
O阿戀要看看系爭持分之權狀,沒有說要討回或移轉登記給他人,
故其依被告指示提供系爭持分之權狀、印鑑證明、印鑑章等資料
,對於被告事後持上開物品將系爭持分過戶至O育如名下乙節,其
全然不知情等語(他字卷第23背面-24頁、訴字卷第67背面、69及背
面、78-79頁),被告亦自承:其未經O錫銘同意或授權,即將系爭
持分移轉登記給O育如,O錫銘不知過戶過程,是直到移轉完畢後
,O錫銘才透過張O阿戀得知此事等情(審訴卷第30頁、訴字卷第1
38頁)
衡諸常情,若被告向O錫銘索討系爭持分,及後續將系爭持分移轉
登記給O育如之舉動,全係奉張O阿戀之命所為,則被告實無須避
重就輕對O錫銘陳稱「張O阿戀只要看看系爭持分權狀」,又刻意消
極不告知O錫銘系爭持分已過戶之事實,被告之行徑誠有可疑
(二)辯護人雖執「O錫銘表示不在意系爭持分最終歸屬於他人,且
不願對被告提告」乙情,主張本案不符刑法第210、214條規定中關
於「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構成要件
(一)證人證言有部分前後不符,或彼此間有所歧異時,究以何者為
可採,法院原得本於自由心證予以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
即認全為不可採信,苟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
,則仍非不得採信(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961號判決意旨參照
)
又核閱全案卷宗後可知,因本案受有損害之人為O錫銘,其本來有
意提告,惟嗣後卻表明不願再訴追,而張O阿戀始終對被告心懷不
滿,希冀藉由訴訟程序為O錫銘討公道,O菀書則非身處本件糾紛
之中心,在此狀況下,O錫銘於陳述時有所遮掩、O菀書就過程記
憶不清,均堪稱正常,其中張O阿戀更已高齡90歲,若因記憶力、
理解力或對於語言文字之操縱能力退化,而出現敘述前後矛盾、
無法細分之情形,亦無違於常情
(一)按刑法第217條第2項之「盜用」,係指無權使用之人擅自使用
而言,並不以盜取後使用為必要,即使合法持有或保管他人之印
章,但未經他人之同意,而擅將印章加蓋於文書或其他物體上,
亦為盜用
而盜用印章,乃無使用權人擅自以他人真正之印章持以蓋用,並
當然產生該真正印章之印文,只論以盜用印章罪,倘盜用印章所
產生之印文,係屬偽造私文書行為之一部,則不另構成盜用印章
罪(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85號、97年度台上字第4016號判決意旨
參照)
(二)被告向O錫銘詐取系爭持分權狀等資料,待O錫銘依其指示將該
等資料以系爭包裹寄出後,被告再持其偽刻之「張O阿戀」印章蓋
印於宅急便託運單配送聯上,交由宅急便貨運人員收執,以此方
式表示張O阿戀有親收系爭包裹之意,而偽造私文書行使之,接
著委託許秀英偽造如附表所示文書並加以行使,致無實質審查權
限之新興地政事務所承辦人員進行不實在之系爭持分移轉登記,
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同法第210、216條行
使偽造私文書罪(共2罪),及同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被告利用不知情之許秀英為上開行使偽造私文書、使公務員登載
不實犯行,屬間接正犯
(三)被告委由許秀英先後於附表所示文書上盜用「O錫銘」之印鑑
章,陸續偽造附表之各份私文書,從客觀上觀察,為欲達同一目
的(即完成系爭持份移轉登記)之接續數個舉動,主觀上顯係基
於一貫之犯意,客觀上各動作則是時間密切接近,接續地侵害同
一法益所為,且各行為獨立性極為薄弱,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
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而包括於一行為予以評價,均為接續犯
另被告兩次偽造私文書(宅急便託運單配送聯、附表之文書)之
低度行為,各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以上皆不另論罪
(四)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
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同一行為」係指
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
因此刑法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於修正前原認屬於方法目的
或原因結果之不同犯罪,其間果有實行之行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
情形,應得依想像競合犯論擬(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
決意旨參照
)
被告先對O錫銘施以詐術,取得系爭持分權狀等資料,復未得張O阿
戀及O錫銘之同意、授權,偽刻「張O阿戀」之印章,再偽造宅急
便託運單配送聯而行使,末偽造如附表所示之文件後至新興地政
事務所辦理系爭持分過戶,致使新興地政事務所承辦人員,將此
不實事項登載於公務所掌之土地、建物登記簿冊上,系爭持分所
有權因而移轉至O育如名下,因認被告詐欺取財、2次行使偽造私
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數行為間,具有犯罪時間上之重疊關
係,各行為間有完全或局部同一之情形存在,揆諸前揭說明,為
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五)爰審酌被告圖一己之私,竟率然詐取O錫銘之系爭持分權狀等
資料,復未經張O阿戀、O錫銘之同意,偽造宅急便託運單配送聯及
如附表之文件,而將系爭持分佯以贈與為由移轉予O育如,所為
實有不該,復考量被告無刑事前科,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
錄表附卷可參,再斟酌O錫銘所受損失,兼衡以被告之犯後態度、
智識程度及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訴字卷第139頁參照),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六)沒收1.按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
之,刑法第219條規定甚明
又被告偽造之書類既已交付他人收受,則該物非屬被告所有,除
偽造書類上偽造之印文、署押,應依刑法第219條予以沒收外,即
不得再對各該書類諭知沒收(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747號判例要旨
參照)
2.次按,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他人違
法行為而無償或以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犯罪所得者,該犯罪所得
沒收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定有明文
另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第3項前段規定:財產可能被沒收
之第三人得於本案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向該管法院聲請
參與沒收程序,第三人未為上開聲請,法院認有必要時,應依職
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
3.被告利用本件違法行為,佯以O錫銘贈與為由,將系爭持分移轉
登記至O育如名下之事實,業經本院認定如前,則O育如自屬刑法第
38條第1項第2款所規定之無償取得犯罪所得(即系爭持分)之第
三人
而證人O育如證稱:被告於94年所繼承之甲房地持分即登記在其名
下,本案亦係被告O方向其表示,張O阿戀主張要把系爭持分登記給
其,惟如此處分系爭持分之理由,其不清楚,至過戶所需文件,
除印鑑證明係其親自辦理外,其他文件都是被告在處理
換言之,O育如形式上雖為無償受讓犯罪所得之第三人,惟實際上
O育如可謂係被告手足之延伸,不論是被告原本繼承之持分,抑或
是系爭持分,被告均可任意操作該等權利之得喪變更,本院審酌
上開各情,認在O育如未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主動聲請
參與沒收程序之狀態下,仍無必要以職權裁定命其參與,而得逕
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規定,對O育如名下之系爭持分宣告沒
收
4.末被告委託不知情之許秀英偽造如附表所示文書,既俱供向新興
地政事務所辦理系爭持份移轉登記之用,已非被告所有之物,至
各等文書上之「O錫銘」印鑑印文,則均係盜用真正印章所產生
之印文,並非偽造之印文,爰皆不另為沒收之諭知(最高法院48年
台上字第113號判例意旨參照),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10條、第21
4條、第216條、第219條、第339條第1項、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
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
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9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85號、97年度台上字第401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747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1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3 , 牽連犯 1 , 間接正犯 1 , 接續犯 1 ,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455-12,沒收特別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3項前段,455-12,沒收特別程序

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38,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455-12,沒收特別程序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38-1,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款,38-1,沒收   3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455-12,沒收特別程序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38,沒收   1

刑法,第217條第2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3項前段,455-12,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