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51條第7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誹謗罪,處罰金新臺幣壹萬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公然侮辱罪,處罰金新臺幣壹仟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公然侮辱罪,處罰金新臺幣伍仟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罰金新臺幣陸仟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
判決節錄
(一)被告甲OO部分:1.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茲查本判決所引用關於被告以外之人供述之卷證資料,除原已符
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規定及法律另有規定等傳聞法則例外規
定,而得作為證據外,其餘關於被告以外之人供述之卷證資料之
證據能力,公訴人及被告甲OO均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表示同
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
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
(二)被告乙OO部分:1.證人O玉玲、O昭杰之警詢筆錄,無證據能力: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
,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本案證人O玉玲、O昭杰之警詢筆錄,經核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陳述,且被告乙OO與其辯護人於準備程序中均表示不同意
作為證據(見本院107年度城簡字第6號卷第53頁、本院卷第69、91、
181、268至269、382至383頁),上開證據復查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5等例外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依前揭規定,應認證人
O玉玲、O昭杰之警詢筆錄無證據能力
2.證人O玉玲、O昭杰、O英凡之經具結之偵訊筆錄,有證據能力:按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被告及其辯護人復未能舉出上開證人於接受檢察官偵訊時,有受
何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方
法之訊問,或有其他顯不可信之情況,且該條文之規定,原則上
屬於法律規定為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始否定其得為證據,亦即,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因其陳述未經被告詰問,應認屬於未經
合法調查之證據,但非為無證據能力,此項詰問權之欠缺,非不
得於審判中由被告行使以資補正,而完足為經合法調查之證據
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書
情形外,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1定
有明文
而參酌通訊保障監察法第29條第3款並明文規定,監察者為通訊之
一方,而非出於不法之目的者,不罰
因此私人為保全證據所為之錄音,私人之錄音、錄影,如係監察
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又非出於不法目的
者,既非法所不許,其錄音、錄影所存取之聲音、影像等內容,
即難謂係違法取得之證據而排除其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2947號、99年度台上字第1648號、98年度台上字第5539號判決要
旨參照)
本案告訴人於警詢中所提出其於案發現場錄音所翻拷之光碟,關
於錄音之緣由,係為蒐證被告是否涉犯公然侮辱犯行之證據,告
訴人為保護自身權益所為之該蒐證,尚無不法,並無證據足認其
係出於陷害教唆等不法目的所為,復查無刑法第315條之1各款所列
舉妨害秘密或有如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9條第3款規定「出於不法
目的」之情事,又該錄音所翻拷之光碟內容,復經本院受命法官
於準備程序當庭播放勘驗並製作譯文、擷取照片,亦予當事人當
庭表示意見之機會(見本院卷第70至82、91至93、97至99頁),已踐
行刑事訴訟法第165條之1第2項關於「錄音可為證據者,應以適當
之設備,顯示該錄音帶之聲音,以踐行調查證據之程序」之規定
,是上開錄音自應具證據能力
又卷內之各項文書證據,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款、第2款
顯有不可信而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均認有證據能力
而依勘驗結果之前後文及脈絡,可認被告前揭言論之對象均係告
訴人無疑,被告辯稱其並非在指告訴人云云,顯係卸責之詞,不
足採信
至被告乙OO以前詞置辯,然查,依本院勘驗筆錄及截取之錄影畫面
(見本院卷第92至93、97至99頁)可知,被告乙OO與告訴人住宅相
對位置、距離、面向、勘驗結果之前後文及脈絡,可認被告前揭
言論之對象均係告訴人O昭杰無疑,被告辯稱其並非在指告訴人云
云,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二)按刑法之「妨害名譽」罪章,依其保護人格法益之層次與內容
上之不同,本即訂有不同之行為規範,此參酌同法第309條之「公
然侮辱罪」,一旦有公然侮辱他人之行為,即應負有刑事責任,
而未若同法第310條、第311條有關誹謗罪之成立,尚有不罰規定或
免責要件自明
次按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係指對人詈罵、嘲笑、侮蔑
,其方法並無限制,不問以文字、言詞、態度、舉動,只須以公
然方式為之,而足使他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難堪或不快之
虞,足以減損特定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即足
又刑法上之公然侮辱罪,祗須侮辱行為足使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
以共見共聞,即行成立(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解釋意旨參照),不
以侮辱時被害人在場聞見為要件
又向多數人辱罵他人,如係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具體事實
,自應成立刑法第310條第1項之誹謗罪,倘僅抽象謾罵,並未指有
具體事實,仍屬公然侮辱,應依同法第309條第1項論科(司法院3
0年院字第2179號解釋意旨參照)
因此,如係出於情緒性謾罵,作人身攻擊,即難認係適當之評論
,在言論自由與個人名譽保障之權衡取捨間,現今社會日常生活
中,固應對於他人不友善之作為或言論存有一定程度之容忍,惟
仍不能強令他人忍受逾越合理範圍(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易字
第1036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另所謂「公然」,係指不特定多數人得以共見共聞之狀態,不
以實際上果已共見共聞為必要,易言之,依行為人為侮辱言行之
音量、O間等情況,已得使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以共見共聞時,
即已O合刑法第309條侮辱罪所示之「公然」要件
況被告2人與告訴人2人間已有嫌隙衝突在先,詳如前述,被告2人
於發表言論時對告訴人2人已懷有不滿敵意之態度,益徵被告2人所
為上開言詞在其主觀認知自始係以貶損他人人格及名譽為目的,
其以上開言詞侮辱他人之主觀惡意至明
(一)核被告甲OO如事實一、(一)、(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
之公然侮辱罪及同法第310條第2項之散布文字誹謗罪
被告於密接時間,基於公然侮辱及誹謗之單一犯意,對告訴人為
公然侮辱、誹謗之行為,各行為間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
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施,為接續
犯,應僅各論以一罪
被告以一接續行為同時觸犯刑法公然侮辱罪及誹謗罪,為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較重之誹謗罪論處
(二)被告乙OO如事實一、(二)、(三)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
之公然侮辱罪
又被告乙OO上開2次公然侮辱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
論併罰
(一)爰審酌被告甲OO前雖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但惟本案犯
行時尚未執行,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本院
卷第359至361頁),素行尚可,其與告訴人O玉玲間素有嫌隙,雙方
關係已難以調合,因前於106年3月7日遭告訴人O玉玲以棍棒打傷,
為逞一時之快,致生本件公然侮辱情事,所為實有可非難之處,
兼衡其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育有2子均就讀小學之家庭生
活狀況、目前暫時休養身體無工作之經濟狀況、犯罪目的、動機
、手段、自始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迄今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以示懲儆
另審酌被告乙OO前雖於86年間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然緩刑期
滿而緩刑之宣告並未被撤銷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在卷可佐(本院卷第375頁),素行尚謂良好,其與告訴人O玉玲
、O昭杰間因農地租賃問題素有嫌隙,且觀其開口辱罵告訴人O玉
玲之過程,可知被告乃係先遭O玉玲以「土匪我不要跟你講」等語
羞辱後後,一時受刺激,情緒失控,始脫口而出:「你比土匪更
狠…」等語回罵O玉玲
又本案被訴辱罵告訴人O昭杰之原因,乃因其不滿其婿即被告甲OO
於106年3月7日遭告訴人O昭杰、O玉玲夫妻持棍棒將甲OO毆打成傷,
一時氣憤,致生本案之公然侮辱情事,所為仍屬可議,兼衡其小
學肄業之智識程度、已婚育有5名子且均已成年之家庭生活狀況、
沒有工作,每月領取老人年金之經濟狀況、耳背且身體不好、犯
罪目的、動機、手段、自始否認犯罪之犯後態度及迄今未與告訴
人達成和解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服勞役
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由是觀之,法院是否宣告緩刑,有其自由裁量之職權,而基於尊
重法院裁量之專屬性,對其裁量宜採取較低之審查密度,祇須行
為人O合刑法第74條第1項所定之條件,法院即得宣告緩刑,與行為
人犯罪情節是否重大,是否坦認犯行並賠償損失,並無絕對必然
之關聯性(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1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院衡酌被告乙OO係因先遭告訴人O玉玲以土匪辱罵後,方憤而以
土匪回罵、以及其婿甲OO於案發5日前之106年3月7日遭告訴人O昭杰
、O玉玲夫妻持棍棒毆打成傷,一時氣憤難耐,方至O昭杰住所辱罵
O昭杰,茲念其僅因一時情緒激動,致罹刑典,經此偵、審教訓
後,應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被告既對社會規範之認知並無
重大偏離,行為控制能力亦無異常,僅因偶發犯罪,刑罰對其效
用不大,祇須為刑罰宣示之警示作用,即為已足,是本院認所宣
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規定,宣告緩
刑2年,以謀求行為人自發性之改善更新
(三)按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所稱「5年以內」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
刑之宣告,應以後案宣示判決之時,而非以後案犯罪之時,為其
認定之基準(最高法院92年第1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次按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或前因故意犯
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執行完畢或赦免後,5年以內未曾因
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始得宣告緩刑,此觀刑法
第74條第1項規定甚明
因而前已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即不得於後案宣告緩刑(最高法
院54年台非字第148號判例參照)
查被告甲OO於本件判決前,已因違反家庭暴力防治法案件,經本院
以105年度城簡字第160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為本案犯行
時徒刑尚未執行完畢等情,業如前述,被告甲OO既在本件宣判前已
經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確定,本件犯行自不O合緩刑宣告之
要件,併予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9條第1項、
第310條第1項、第55條、第42條第3項前段、第51條第7款、第74條第
1項第1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947號、99年度台上字第1648號、98年度台上字第5539號判決要旨參照
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解釋意旨參照
司法院30年院字第2179號解釋意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易字第103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1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4年台非字第148號判例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74,緩刑   2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09條,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9條第3項,29,A   1

監察法,第29條第3項,29,調查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1

刑法,第315條之1,315-1,妨害秘密罪   1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之1第2項,165-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第2款,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1,100-1,總則,被告之訊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