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犯攜帶兇器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判決節錄
一、按除被告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
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者外,於法院行準備程序進
行中,被告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時,審判長得告知被告簡
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之意
見後,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又簡式審判程序之證據調查,不受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6
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刑
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79條第2項前段、第273條之2分別定有
明文
二、查,本件被告甲OO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以
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且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件,其於準
備程序就前揭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本院告知簡式審判程序
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見後,本院認無不得或不宜改依簡式審
判程序進行之處,爰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84條之1規
定,裁定本件依簡式審判程序進行,合先敘明
一、被告甲OO就於上揭時地攜帶兇器竊盜之事實,於警詢、偵查時
,均自白坦承不諱(見臺灣基隆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第4620號
卷第7至9頁、第81至87頁),並於本院108年2月26日準備及簡式審判
程序時供述:我全部承認,我作案的砂輪機現在還回去工地了,
不是我的,我拿到新臺幣110元,已經花掉了,確實是我偷的,用
砂輪機破壞再把錢偷走,我出去會賠償他們的維修費用,我不會
再偷了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42頁、第46至49頁),核與證人胡正
吉於警詢、偵查時之證述情節大致符合(見同上偵卷第11至13頁、
第81至87頁),並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107年6月15日鑑驗書、新北市
政府警察局瑞芳分局刑案現場勘查報告、現場照片、勘察採證同
意書、證物清單、刑事案件證物採驗紀錄表、照片8張在卷可稽
(見同上偵卷第15至35頁),從而,被告上開所為之任意性自白,
核與事實相符,應堪採信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兇
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
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
,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
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
可資參照)
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
(二)又按刑法第47條第1項關於累犯加重之規定,係不分情節,基於
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一律加重
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
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
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
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
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
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
號解釋文參照)
亦即,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之「應」加重最低本刑(即法定本刑
加重),於修法完成前,應暫時調整為由法院「得」加重最低本
刑(即法官裁量加重),法院於量刑裁量時即應具體審酌前案(
故意或過失)徒刑之執行完畢情形(有無入監執行完畢、是否易
科罰金或易服社會勞動而視為執行完畢)、5年以內(5年之初期、
中期、末期)、再犯後罪(是否同一罪質、重罪或輕罪)等,綜
合判斷累犯個案有無因加重本刑致生行為人所受的刑罰超過其所
應負擔罪責的情形
查,被告甲OO有上開所載之前案紀錄暨科刑執行情形,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可稽,其於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
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為累犯,本應依刑法
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然參酌上開解釋意旨,法官仍應
於個案量刑裁量時具體審認被告有無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
弱之情
」等情節,亦有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0號刑事判決書、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件附卷可憑,職是,本院審酌被告前案所犯
上開犯攜帶兇器竊盜罪、犯竊盜未遂罪之犯罪類型及侵害法益,
與本案加重竊盜案件之種類,尚屬相類,且被告於警詢中供稱前
已有多件竊盜犯行遭判決確定,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1件附卷可憑,是被告有重複與本案相類犯行之傾向,洵堪認定,
揆諸上開解釋意旨,本院審酌上開各項量刑事由,認有加重本件
法定本刑之必要,以評價被告所應負擔之罪責,爰依刑法第47條
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併此敘明
(三)茲審酌被告現正值青壯年,竟不思循正當管道賺取財物,任意
竊盜他人財物,顯見缺乏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嚴重破壞社會
秩序危害治安,實應予非難,惟念其犯後坦承犯行,態度尚佳,
兼衡本件被害人並未提出告訴(見同上偵卷第12頁)或到庭追究
,並考量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得利益甚微、所生損害
非鉅,然其一再犯罪之宿習,有待矯治,暨其自述高職畢業之教
育程度、從事鐵工、家庭及經濟狀況貧困(見同上偵卷第7頁之被
告警詢筆錄「受詢問人」欄),與上開累犯之加重事由等一切情
狀,爰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用啟被告內心生起戒貪決心,日後
不要再竊他人財物,亦勿心存僥倖,否則,種如是竊因、得上開
如是果,硬擠進獄牢世界,最後搞的遍體鱗傷的還是自己,自己
何必害自己呢?自己用心甘情願的真誠心,以無愧心者,凡有合
理於心無愧者,勿謂無利而不行,但有逆理於心有愧者,勿謂有
利而行之,若存惡心,瞞心昧己,損人O己,行諸惡事,則自己
抉擇硬擠進牢獄的世界,報應昭昭,苦了自己,為難了別人,善
惡兩途,禍福攸分,近報在身,不爽毫髮,自己何必如此害己害
人呢?職是,自己要好好想一想,依本分而遵法度,善人則親近
之,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永無惡曜加臨,作事須循天理,常有
善人相助,惡人則遠避之,併宜改自己竊盜不好宿習慣性,才是
自己可以掌握、改變的,因此,善惡兩途,一切唯心自召,禍福
攸分,端視自己當下一念心善惡,加上自己宿習慣性之運作,以
決定自己不殘害自己,夫心起於惡,惡雖未為,福已不存
(一)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固定有明文
(二)次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前二項之
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雖分別亦有明定
惟查,本件被告竊得之現金110元(依罪疑有利被告原則認定之)
,並未扣案,而本院考量該金額甚低,認執行刑罰已足,且本件
被害人亦未提告(見同上偵卷第12頁)或到庭追究,諭知沒收或追
徵並無刑法上之重要性,再者,為兼顧訴訟經濟避免開啟助益甚
微之沒收程序,乃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諭知宣告沒收
,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第47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文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引用法條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5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3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3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9條第2項前段,27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