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院用以認定被告甲OO犯有本案犯行之卷內供述證據資料
,因檢察官、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均未爭執該等證據之
證據能力,復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
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不宜作為證據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事,以
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之規定,均
得作為證據
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
取得之情形,依刑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應均具證據
能力
(一)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於106年12月13日上午8時許,透過電話
假冒其為全民健康保險局人員之身分,向被害人O蘇月里稱:因其
全民健康保險卡被盜用,且郵局遭坐牢的人士存入80餘萬元,如
不快處理會被警抓去云云,致被害人O蘇月里因而陷於錯誤,並依
前開不詳之人指示,先到其開設於玉山商業銀行之帳戶內,提領
現款新臺幣(下同)66萬元,並持該66萬元現金及其另在中華郵
政股份有限公司(卡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申辦之提款卡1張(
帳戶內有32萬5,041元)等財物,於106年12月13日下午1時25分許,在基
隆市安樂區樂利三街38巷口,當場交付給與前開不詳之人具有犯
意聯絡而冒用檢察官身分到場之O進昌,惟O進昌隨即為警查獲等
節,除經被告所不爭執,亦經證人O進昌、證人即被害人O蘇月里等
人就此部分證述綦詳,並有贓物認領保管單、基隆市警察局第四
分局扣押筆錄暨扣押物品目錄表、扣案行動電話通訊紀錄及訊息
畫面擷取照片、查獲現場及扣案物照片、被害人存摺帳戶內頁明
細影本等證據在卷可按,且經本院前以107年度訴字第102號確定判
決(認定證人O進昌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
,並判處有期徒刑1年)認定無訛,是此部分之事實,均可認定
是以本件既經被告否認犯行,且徵諸被告、證人O進昌之歷次陳述
,難認尚有除渠2人及「貓咪」以外之第三人對於渠等介紹、認識
之過程有所了解,則有關被告將證人O進昌介紹予「貓咪」過程
,自僅得耙梳被告及證人O進昌歷次於警詢、檢察官偵訊及本院審
理時所為之陳述,一併敘明
(六)被告雖又辯稱:伊認知的詐騙集團是去自動櫃員機提款,而這
工作是要面對面取款等語,然徵諸詐騙集團業已橫行日久,各類
新聞媒體亦已一再可見冒用公務員身分之人直接向被害人取款之
報導,本院亦由職務上知悉近年此等逕向被害人取款之車手案件
與日俱增,被告既為智識能力並無缺陷之青年,對此等事件即難
認毫無所悉,是其前開辯解,顯與O情有悖,自難信實
(八)被告雖又辯稱:伊雖然在介紹的現場,但是讓「貓咪」與證人
O進昌自己去講,伊在旁邊做自己的事等語,然徵諸被告於本院
審理時又稱:證人O進昌於第一次犯案回來後有跟伊說,伊有勸證
人O進昌不要再做等語(見本院卷第88頁),參以被告自承聽到賺
錢的管道會介紹給證人O進昌,及前開被告O陳稱:伊有告知「貓
咪」伊不用分紅,都給證人O進昌賺等語(見臺灣基隆地方檢察署
107年度偵字第4027號卷第6頁),可見被告對於證人O進昌應有相當
之關心,本件又係其介紹證人O進昌與「貓咪」認識,殊難想像被
告既會在嗣後勸證人O進昌不要再犯案,何以於介紹當時、談論
工作內容時,被告完全未曾理會,由是益見被告辯解實與其先前
之陳述及其自身之行為矛盾,不足採信
(九)由被告自陳有關其欲向證人O進昌介紹「貓咪」提供之工作內
容,已可見其報酬給與之方式與一般正常合法工作之情形大相逕
庭,如係無風險之工作,自無從獲取如此與付出不成對比之收益
,更可由此判斷被告應知悉所要介紹之工作,乃屬風險高之工作
,而工作內容如係「當面收錢」,工作風險又高,徵諸目前國內
之經濟與社會環境,除違法收取錢財之外,難以想像有何其他工
作兼具上開性質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指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
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
例參照),且幫助犯在客觀上對正犯之犯罪行為有所助力外,其
主觀上須對該犯罪之事實亦有共同認識始能成立(最高法院91年度
台上字第2851號判決可參)
被告將證人O進昌介紹給「貓咪」,證人O進昌乃進而依「貓咪」之
指示與詐欺集團成員聯繫,並接受指示從事本案詐欺犯行當中,
犯罪分工中之車手工作,雖被告於介紹伊始即知悉證人O進昌將
因而參與詐欺犯行,然無證據證明被告和上開實際實施詐欺犯罪
之人間有直接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或參與詐欺取財等構成要件
行為之分擔,其介紹證人O進昌參與之行為,自屬詐欺取財構成要
件以外之助力
再依前開證據資料,尚不足以認定被告於介紹證人O進昌予「貓咪
」之際,即對其所屬之本案詐欺集團之組織有所認識,或對其施
加之詐術係以偽冒政府機關或公務員之名義為之,自無從以幫助
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罪名相繩
故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
欺取財罪
(二)被告上揭被訴犯行,僅係以幫助之意思及幫助之地位犯罪,未
實際從事犯罪構成要件行為,惡性及犯罪所得均較正犯為輕,故
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三)爰審酌被告於本案案發前,從未曾因故意犯罪而受法院有期徒
刑以上刑之宣告,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
渠介紹證人O進昌參與詐欺集團擔任車手,助長詐騙犯罪之風氣
,並致使上揭被害人O蘇月里因而受有損失,實為當今社會層出不
窮之犯罪事件所以發生之根源,且使警察機關追查真正幕後正犯
平添困擾、助長犯罪,益見被告行為之危害性,並將對社會互信
造成負面影響,復以被告始終否認犯行,難見其確有悔悟之情,
又衡酌被告於案發時約22歲,思慮未臻成熟,而本件被害人O蘇月
里雖經詐騙,然員警既已當場查獲證人O進昌,並將被害人交付之
現金、提款卡等物均返還被害人O蘇月里等情,有證人即被害人
O蘇月里證述在卷可按,復有贓物認領保管單在卷可查,堪認本件
被害人損失已經減至最輕等一切情狀,爰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四、末查,本件並無證據證明被告確有因介紹證人O進昌參與本案
詐欺犯行而從中獲有利益,或已取得分紅,被害人O蘇月里遭詐而
為證人O進昌所取走之款項、提款卡等物又已全數返還,已見前
述,是均不能認定被告就其所為有何犯罪所得,自亦無從併予諭
知沒收,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前
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