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3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己○○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扣案己○○所有之球棒壹支沒收,未扣案己○○所有之未開鋒武士刀刀刃壹支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對己○○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依此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
調查中所為之供述,原屬該等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於有前揭第159條之2或其他法律例外規定之情形,始得採為證據(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被告丁○○及其辯護人否認證人甲○○於警詢陳述之證據
能力,經核該證言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之情形,亦不符合同
法第159條之3、第159條之5之規定
二、被告己○○及其辯護人、被告丁○○及其辯護人、檢察官於
本院審理時對下列所述其他證據資料,均不爭執其證據能力,本
院審酌該等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亦無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規定,自均有證據能力
二、論罪科刑:核被告己○○、丁○○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7條
第1項傷害罪
被告己○○、丁○○二人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
同正犯
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己○○、丁○○所為均涉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
段之傷害致重傷罪,惟查:
(一)按被害人所受之傷害,是否重大不治之重傷,乃屬醫學上之專
門學問,非有特別知識經驗之人予以診察鑑定,不足以資斷定,
最高法院82年度台非字第68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種,鑑定意見是否可採,屬證據取捨及其證明力判斷之問題,
此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並非案件一經鑑定,審理事實之法院必
受鑑定意見之拘束,最高法院86年度台非字第388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所謂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
治之傷害,係指傷害重大,且不能治療或難以治療者而言,故傷
害雖屬不治或難治,如於人之身體或健康無重大影響者,仍非本
款所稱之重傷,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6733號判決意旨參照
故本件告訴人乙○○所受傷勢是否已達到刑法第10條第4項所訂之
重傷害程度,除應由專業之醫師進行鑑定外,法院自得參酌全案
證據予以綜合考量並認定
另告訴人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之程度為5%,故告訴人所受傷害既然
可治療,即非「重大不治或難治之程度」,而其減少之勞動能力
為5%,尚對其身體或健康無重大影響,故難以認定告訴人本件所
受傷害合於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之重傷害
(五)告訴代理人雖以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105年9月2日診斷證明書
、羅東博愛醫院105年8月29日、9月11日、10月11日診斷證明書、105年
12月8日羅博醫字第1051200045號函所附醫師說明表及病歷、106年10月
6日羅博醫字第1061000033號函及所附醫師說明表、106年12月22日羅博
醫字第1061200095號函附醫師說明表(見本院卷第79、80、115、116頁
)等,認告訴人本件所受傷害應為重傷害,惟告訴人雖於105年8月
28日至醫院急診時意識不清昏迷,經醫師認為病情已至臨危狀況
而發出病危通知單予告訴人家屬,若非緊急手術清除腦中血塊,
100%死亡或成為植物人,但告訴人所受傷勢既仍有治癒可能,現已
可維持正常工作如前述,是告訴人所受傷勢即難謂合於刑法第1
0條第4項第6款「重大不治或難治」之重傷害
非謂一經持刀或以刀刺人,即必有殺人之故意,最高法院80年度台
上字第56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刑法上殺人罪與傷害人致死罪之區別,本視加害人有無殺意
為斷,其就有無不確定殺人故意之情形而言,應審酌加害人之行
為動機、手段、行為人對其行為客觀上足以造成死亡之結果,其
主觀上確信之程度如何,是否預見其發生而不違反其本意,及其
他情況證據等綜合判斷,本不以加害人下手之情形及被害人所受
傷害之程度為認定有無不確定殺人故意之主要標準,最高法院89年
度台上字第121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爰審酌被告己○○因與告訴人乙○○有感情糾紛,即與被告
丁○○共同持球棒、未開鋒之武士刀毆打告訴人,造成告訴人受
有損傷後之硬腦膜下出血、左顳骨骨折、左側頭皮之挫傷、左側
頂部頭皮之裂傷、頭部外傷併顱內出血、右側顳骨缺損等傷害,
若非緊急手術清除腦中血塊,100%死亡或成為植物人,顯然未知尊
重他人之身體法益,犯罪手段與所生危害非輕,所為殊值非難,
犯後雖均坦承犯行,但尚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或賠償任何損害,
自不應從輕量刑,其中被告己○○為犯罪發起人,球棒、未開鋒
武士刀均為其所有攜至犯罪現場做為犯罪工具,其刑度應高於被
告丁○○,兼衡被告己○○學歷高職肄業,目前從事餐廳廚師工
作,月收入約新臺幣(下同)2萬5千元、被告丁○○學歷高職肄
業,目前從事防水工作,月收入約3萬元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
(一)扣案球棒1支,為被告己○○所有供本件犯罪所用之物,業據
被告己○○於本院審理時陳述明確(見本院卷第170頁),爰依刑
法第38條第2項宣告沒收
(二)被告己○○犯本件傷害罪所用之未開鋒武士刀1支,於毆打告
訴人時斷裂,現場僅扣得斷裂刀柄而未扣得刀刃,有扣押筆錄、
扣押物品目錄表在卷(見警卷第62至65、81頁),惟該刀刃雖未扣
案,仍屬被告己○○所有供本件犯罪所用之物,爰依刑法第38條第
2項、第4項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對被告己○○追徵其價額
(三)按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
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
得不宣告或酌減之,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定有明文
本件員警於犯罪現場固扣得未開鋒武士刀斷裂之刀柄1根,惟該扣
案刀柄因宜蘭縣政府警察局宜蘭分局偵查隊鑑識小隊辦公室重整
致不慎遺失,有員警職務報告在卷(見本院卷第22頁),堪認扣
案斷裂之刀柄遺失係不可歸責於被告己○○,惟該斷裂刀柄業已
失其功能性,宣告沒收顯然欠缺刑法之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
2第2項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8
條、第277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第4項、第38條之2第2項,刑
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71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2年度台非字第68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86年度台非字第388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6733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80年度台上字第562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210號判決意旨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前段,277,傷害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3

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10,法例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277,傷害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前段,277,傷害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10條第4項,10,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