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3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殺人未遂罪,處有期徒刑伍年陸月
又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陸年
扣案水果刀壹支沒收
判決節錄
理由一、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
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分別定
有明文
再者,扣案水果刀1支全長為20公分、單刃、刀柄塑膠製10公分、刀
刃尖鋒10公分、金屬製等情,有本院勘驗筆錄1份附卷可參(見本
院卷第74頁),觀諸被告所持水果刀之外觀形狀,該水果刀具有
一定之長度,且甚為鋒利,顯具有殺傷力,持該刀攻擊人體重要
部位,必將立刻造成該人受有顯著而危及生命之傷害,其理甚明
,又據被告於偵、審中均供述係先與證人O明哲發生口角衝突而遭
O明哲毆傷,報警處理並至醫院包紮傷口後,心有未甘,遂至喜
互惠超市購買水果刀1支,被告既主動決意攜帶1支水果刀前去找證
人O明哲,並持水果刀近距離接續攻擊證人O明哲,則其於明知所
持用者係質地堅硬之金屬器械,在客觀上足以對他人生命、身體
造成危害,猶持用上開刀械供作加害他人之工具,顯已危害他人
生命安全,且知悉其所攻擊胸部、腹部為人體重要部位,仍趁證
人O明哲不及防備之際,以手持水果刀朝被害人O明哲胸、腹部連
刺2刀,被告欲刺第3刀時,幸證人O柏偉出面搭救,而被告接連近
距離攻擊證人O明哲之重要部位,衡諸一般人均可認知與人近身搏
鬥時,手持利刃揮砍、戳刺人之胸部、腹部重要部位,將造成開
放性傷口,致使人體血脈破裂或重要臟器破裂,導致大量出血,
縱及時急救,常難以挽回生命而致人於死,徵諸被告為本案犯行
時業已57歲,擔任廚師工作,為國中畢業之教育程度,則依被告
之年紀、智識、經驗,顯為具一般社會智識能力之人,對此自當
有所認識,再參照證人O明哲至羅東聖母醫院時,左胸撕裂傷為5&
#215;2.5公分,左腹撕裂傷為6×2.5公分,從證人O明哲傷口之長度
,亦可見被告於攻擊證人O明哲時,其用力必定甚猛,就此各節勾
稽以觀,被告對於其行為將導致證人O明哲死亡之結果乙節,顯
已有所認識,卻趁證人O明哲不備之情況下持刀攻擊證人O明哲,於
行兇後見證人O明哲受有傷害,不僅無任何施救舉措,且欲一再
舉刀刺向證人O明哲,對於證人O明哲因其持刀攻擊受有前開如犯罪
事實欄所示傷害顯在預料、期望之中,被告復無任何驚慌、恐懼
、呼救等行止,足見被告確有殺害證人O明哲之直接故意無誤
(一)核被告所為,分別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
、同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至受傷處所是否致命部位,及傷痕之多寡,輕重如何,僅足供認
定有無殺意之參考,原不能為區別殺人與傷害致人於死之絕對標
準(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718號判例意旨參照)
行為人於行為當時,主觀上是否有殺人之故意,除應斟酌其使用
之兇器種類、攻擊之部位、行為時之態度、表示外,尚應深入觀
察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衝突之起因、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
下手力量之輕重,被害人受傷之情形及行為人事後之態度等各項
因素綜合加以研判(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
據證人O柏偉於檢察官訊問時證述:107年9月12日凌晨3時30分許,當
時遊藝場前面的同事有打內線過來說被告跑來現場,但當時伊不
知道被告回來要幹嘛,伊聽到後面防火巷有吵雜聲,伊有聽到O明
哲大喊,所以伊就過去查看,伊看到被告手持刀子,O明哲已經
受傷了,伊就上前想奪刀,伊要抓住被告的手,結果被告就直接
把刀劃向伊的肚子,被告只有劃伊這1刀,伊就受傷了,後來被告
就跑掉了等語(見107年度偵字第5551號卷第27頁背面),由上揭證
詞可徵被告與證人O柏偉彼此間並無糾紛或深仇大恨,再以客觀情
形而言,係因證人O柏偉阻止被告再繼續攻擊被害人O明哲,而奪
取被告所持之水果刀,被告若有非致證人O柏偉於死不可之犯意,
被告手持水果揮砍之際,依理應是一再攻擊證人O柏偉之身體要
害部位才是,然被告並未如此而為,其持水果刀劃傷證人O柏偉之
腹部時,見證人O柏偉受傷,隨即停手並逃離現場,是綜合被告之
犯罪動機、下手程度、案發情節、證人O柏偉傷勢程度等各節,
經依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審慎判斷,被告顯無致證人O柏偉於死之
殺人動機,亦無即使致證人O柏偉死亡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殺人犯意
,然依一般人生活之經驗法則,手持刀刃又與他人拉扯之結果,
將有導致他人受傷之可能,被告於手持水果刀下又與證人O柏偉
發生拉扯,證人O柏偉身體可能因此受傷,此應為被告所能預見,
被告仍執意為之,致證人O柏偉受有上述傷害,被告所為自有傷害
證人O柏偉之不確定故意,公訴意旨認被告就證人O柏偉之部分亦
涉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容有未洽,然因起
訴之基本事實既屬同一,本院自得變更起訴法條
(三)又被告雖於密接之時地,持水果刀殺害被害人O明哲及傷害被
害人O柏偉,然係出於不同之犯罪動機,分別起意,侵害不同人之
生命、身體法益,是其所為殺人未遂與傷害犯行,犯意各別,行
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四)被告已著手上開殺人行為之實行,惟未造成被害人O明哲死亡
之結果,為未遂犯,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
之
(五)爰審酌被告係智識思慮俱屬正常,且有相當社會經驗之成年人
,應知悉在現代社會中,對於任何糾紛之解決,當本諸理性、和
平之手段與態度為之,詎其不思此為,竟因細故因持水果刀攻擊
被害人O明哲之胸、腹部,且見被害人O柏偉出面阻止,又與被害
人O柏偉於奪刀過程中,持水果刀劃傷被害人O柏偉之腹部,雖幸
未發生死亡之結果,但被害人O明哲、O柏偉當時受有前揭嚴重之傷
勢,若未及時就醫治療,恐危及生命,其等身心所受傷害當不言
可喻,亦危及社會治安,被告所為自應受有相當程度之刑事非難
,雖能坦承犯行,惟迄今尚未與被害人O明哲、O柏偉達成和解,
參以被告之素行(妨害自由、詐欺、妨害公務等前科紀錄),兼
衡被告犯罪之手段與情節、其智識程度(自陳國中畢業)、家庭
生活與經濟狀況(自陳勉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定其應執行之刑,以資儆懲
四、扣案之水果刀1支,為被告所有,且為被告犯罪所用之物,已
據被告供承在卷,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7
1條第2項、第1項、第277條第1項、第25條第2項、第51條第5款、第38
條第2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71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3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