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四條第二項及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
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
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
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八一
六號、廿九年上字第三一0五號、卅年上字第一八三一號、四十
年台上字第八六號及七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九八六號判例意旨參照
)
其以間接證據斷罪時,尤須基於該證據在直接關係上所可證明之
他項情況事實,本乎推理作用足以確證被告有罪,方為合法,不
得徒憑主觀上之推想,將一般經驗有利被告之其他合理情況逕予
排除,此觀諸最高法院三十二年上字第六七號判例意旨亦甚彰明
三、本案公訴人認被告甲OO違反洗錢防制及涉幫助詐欺取財犯行,
無非以被害人O潓籈指訴遭詐騙集團詐騙之十二萬元(新台幣,
下同),係匯入被告之合作金庫商業銀行羅東分行(以下簡稱合
庫)帳戶經人提領,並有刑事報案三聯單、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
案件紀錄表及被害人被詐騙之郵政跨行匯款O請書、被告合庫之歷
史交易明細及查得被告之雙向通聯紀錄有與經165專線通報詐欺三
十五次之0000000000門號聯絡,認被告與詐騙集團有所聯繫等資為論
據
訊據被告堅詞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辯稱:其係搬家遺
失存摺、提款卡,於一0七年一月十日於APP接獲合庫入款通知,
因無去登入APP查詢,方找不到合庫及中小企業銀行羅東分行(以
下簡稱企銀)二存簿,即分別打電話掛失,提款卡密碼均書寫於
便條夾於存摺內,其未曾交付帳戶供人使用
五、綜上觀之,本案被告堅詞否認有將帳戶交付他人使用,而檢
察官所列證據及卷內訴訟資料,亦無從證明被告有交付帳戶予他
人使用之情,乃檢察官之舉證尚未令本院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
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人所指之幫
助詐欺取財或違犯洗錢防制法之犯行,乃本案事證不足,自應為
被告無罪之諭知,以符法制
六、本案既為無罪之諭知,則檢察官另以臺灣宜蘭地檢署一0七
年度偵字第四一二五號案卷就被告企銀帳戶之詐騙入款部分移送
併辦,即無從准許,應退予檢察官另行依法處理,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八一六號、廿九年上字第三一0五號、卅年上字第一八三一號、四十年台上字第八六號及七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九八六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三十二年上字第六七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