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云云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係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
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
為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復無其他調查途徑可尋,法院即應為無
罪之判決(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482號、76年台
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無非係
以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之供述(見警卷第1頁至第4頁,
偵卷第21頁,本院易字卷第19頁至第21頁、第29頁至第37頁)、證
人即告訴人O建雄與證人即目擊案發現場之人O秀琴於警詢、偵查及
本院審理時之證述(見警卷第5頁至第8頁,偵卷第17頁、第20頁,
本院易字卷第31頁至第35頁),以及臺灣宜蘭地方檢察署檢察事
務官之勘驗筆錄、告訴人及被告所提出之現場照片共9張(見警卷
第12頁至第19頁,偵卷第22頁至第43頁),資為論據
(四)復本件縱認被告有將其O輛行駛至該處唯一出入口,並阻擋
告訴人駕車離去之行為,然觀諸前揭勘驗內容,告訴人與被告對
話期間,被告一再提及要報警處理,被告所聘僱之保全人員亦向
告訴人稱:「你們有叫警察來嘛,你們在這裡等一下好不好,你
們也是要等警察來啊」、「你等他過來,他不是也在過來的路上
嗎?」等語,業如前述,雙方當時已就該處所有權歸屬有所爭執
,被告於該處裝設之保全又因告訴人進入而遭觸動,既均已報警
處理,自無法排除被告係希望告訴人留於該處等待警方到場處理
之可能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未達於使通常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O度,不足使本院形成被告有何構
成強制罪之確信,此外,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公訴意
旨所指之犯行,既無證據證明被告犯罪,依上揭法條規定及判例
意旨說明,自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482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