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20190314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9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有罪暨定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甲OO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強暴侮辱罪,共貳罪,各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拘役部分應執行拘役壹佰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如附表二所示部分均無罪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被告上訴仍執陳詞否認犯罪,固無可採,然原判決關於被告有罪
部分及定執行刑部分,既有上開可議之處,自應予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二)本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與本案待證事實均有關連性
,亦無證據證明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以不法方式所取得
,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當有證據能力
辯護人亦為被告辯護稱:告訴人O祐甄就附表一編號1於106年提告時
,距行為時已有7至8個月之久,應已逾6個月告訴期間,且被告所
稱「000號、死強盜、垃圾女、好手好腳、詐騙垃圾」只是形容詞
,無任何識別得與告訴人O祐甄有所連結,而被告就附表一編號
15所說「壞女人」,係堅決表達不願出售00號房屋之立場,被告認
為告訴人O祐甄或其家人逼迫其出售房屋是不對的,才會以「壞女
人」形容O祐甄,並非對O祐甄表示不屑或輕蔑,又被告主觀上認
為自己承受長時間遭受鄰居壓迫,情緒積壓過大,才有附表所示
丟擲雞蛋、冥紙之行為,至多僅係情緒發洩,不構成恐嚇危害安
全罪或公然侮辱罪,況且冥紙亦有金紙、銀紙之分,金紙燒予神
明或祈福,銀紙燒予O先、鬼魂或亡靈
另被告住處自107年開始遭數名不明人士連續噴漆、毀損、放火,
顯然被告辯稱其10餘年遭受欺凌並非不實,被告所為應屬言論自由
之表達範疇不罰云云
(二)經查:1.被告係00號房屋住戶,與O蓮縣○○鄉○○村○村○街
000號、00號之住戶,即告訴人O祐甄、O縈縈均為鄰居,被告因認多
年來告訴人O祐甄、O縈縈分別有對00號房屋灌注不明液體,用電
擊棒、電擊箱對00號房屋通電,致其感覺不適之行為,疑係為了迫
使其出售00號房屋,而認告訴人O祐甄、O祐甄為詐騙集團之成員
,且自98年起,被告甲OO對告訴人O祐甄提起之多起刑事告訴均經檢
察官為不起訴處分,被告有於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2、編號4至編號
57所示之時間、地點,以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2、編號4至編號57所
示之方式,對告訴人O祐甄住處為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2、編號4至編
號57之行為,並於附表一編號3所示之時間、地點,以附表一編號
3所示之方式,對告訴人O縈縈住處為附表一編號3之行為,業據被
告於偵查、原審及本院準備程序時供承在卷,並有如附表一各編
號證據出處欄所示之各該證據可佐,且有臺灣O蓮地方檢察署98年
度偵字第4523號、100年度偵字第749號、103年度偵字第5392號、104年
度偵字第4957號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按,此部分事實應堪認定
(2)按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係指對人詈罵、嘲笑、侮蔑,
其方法並無限制,不問以文字、言詞、態度、舉動,只須以公然
方式為之,而足使他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難堪或不快之虞
,減損特定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即屬之
惟:(1)按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係指以使人心生畏怖為目
的,而將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旨通知於被害人
,且該通知內容客觀上須行為人以人力而直接或間接得加以支配
掌握者
5.關於附表一編號3部分,被告雖亦以前詞置辯,但與前述4.相同之
說明,依民俗習慣,揮灑冥紙有詛咒對方去死或不得好死之意思
,而被告於附表一編號3所示時、地丟擲冥紙之處所,遍布告訴
人O縈縈住處之大門、小門與0樓房間落地窗,範圍甚廣,足見被告
係針對居住00號之告訴人O縈縈所為,對象已可特定,且被告經由
丟擲冥紙之舉止,隱含加害生命、身體之意恐嚇告訴人O縈縈,
致其因而心生畏懼,亦至為明確
惟按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所稱之「侮辱」,係以使人難堪
為目的,直接以言語、文字、圖畫或動作,表示不屑、輕蔑或攻
擊之意思,足以對於個人在社會上所保持之人格及地位,達貶損
其評價之程度
至於侮辱之方法,並無特別之限制,透過口頭、文書、圖畫或動
作,固屬侮辱之方法,以丟雞蛋、灑冥紙等方式,亦屬侮辱之方
法,若採取強暴手段如打耳光、以水潑人者,則屬刑法第309條第
2項規範之加重侮辱行為
而為能達到刑法公然侮辱罪所保障之法益,亦即保障人之名譽與
社會評價,刑法第309條第2項所稱「強暴」,應採廣義解釋,指包
括一切對人、對物有形力或物理力之不法行使,並導致被實施人
在精神上、心裡上感受到不堪,失其名譽與社會評價者而言
易言之,直接對人之身體施以有形不法力量,例如打耳光、潑人
污水等固屬之,朝多數人得以共聞共見之住處施以有形不法力量
,例如丟擲雞蛋、丟撒冥紙、O生紙,與前揭對人潑灑污水所產生
污衊之效果,對於被實施者之心理感受而言,並無二致,自應論
以刑法第309條第2項之強暴公然侮辱罪,始為恰當
其次,告訴人O縈縈、O祐甄住處門口乃多數人得共聞共見之處,被
告對其等住處丟擲冥紙、雞蛋、O生紙施加不法有形力量之行為
,有暗喻居住該處之告訴人O縈縈、O祐甄行為不當,並有詛咒其等
去死、不得好死、遭蛋洗之輕蔑用意,故被告於告訴人2人住處
門口之公共場所撒冥紙、雞蛋、O生紙,顯係值得非難之行為,並
有藉此貶損告訴人O縈縈、O祐甄之人格、名譽與社會評價,使其
等難堪受辱之故意要甚明顯
又如前開4.所載,被告於附表一編號10、編號12至編號14、編號18至
編號19、編號25至編號41、編號43至編號49、編號51至編號53、編號
55至編號57丟擲冥紙(部分亦丟擲雞蛋、O生紙)之時間,包含一般
人晚間在家休息及夜間上床就寢之時刻,甚至有凌晨1時、2時仍
持續丟擲之情形,按諸常情,告訴人O祐甄已在其住處內,則被告
對O祐甄住處所為有形力之不法行使,應為住處內之O祐甄所知悉
,並導致O祐甄在精神上、心裡上感受到不堪,致其名譽與社會評
價有所減損
再者,被告住處即00號房屋於107年9月、10月間遭案外人許○、張
○宏、吳○○軒等人為潑漆、破壞電表、小鐵門等毀損行為,經
本院向O蓮縣警察局吉安分局調閱相關偵查資料(見本院卷二第
1頁至第107頁),固堪認屬實,然案外人許○、張○宏、吳○○
軒等人上開所為均在本案發生之後,而告訴人O縈縈、O祐甄皆非
前述案件之嫌疑人,再依案外人許○、張○宏、吳○○軒等人
之警詢筆錄所載,渠等均無供稱與本案告訴人O縈縈、O祐甄認識或
有關,被告於上開案件中則稱其於107年9月20日在住家門口前與案
外人許○及另位年輕人有過交談(見本院卷二第92頁),案外
人許○、吳○○軒亦稱渠等與被告於107年9月20日發生口角(見
本院卷二第89頁反面、第91頁反面),堪認107年9月、10月間被告住
處遭潑漆、毀損之事實,與告訴人O縈縈、O祐甄並不相涉,無從
憑此認定被告所稱10餘年來遭受鄰居O縈縈、O祐甄欺凌之辯詞為實
在
(一)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即透過對於同一法益
之同種類侵害行為繼續不間斷之實行,業已稀釋個別行為之獨立
性,致使刑法評價時將之視為單一、整體之犯罪行為,而應論以
接續犯(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一公然侮辱、恐嚇危害安全之主觀犯意,被告主觀上認為告訴人
O祐甄應停止其所稱灌注不明液體、通電之行為,客觀上皆在密切
接近之時間,於相同或相近之地點所為,侵害告訴人O祐甄同一法
益,即學理上所謂「重覆性接續犯」,其各行為之獨立性均極為
薄弱,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
為合理,應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被告一行為觸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同條第2項強暴公然
侮辱罪及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
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檢察官認附表一編號1、編號2、編號15、編號16(即起訴書附表編
號8、編號3、編號6、編號5)為各別行為應分論併罰,附表一編號
3以外其餘部分則論以一罪,尚有未當
(二)核被告就附表一編號3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2項之強暴公然
侮辱罪及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被告一行為觸犯數罪名
,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刑法第305條之
恐嚇危害安全罪
(三)被告所犯上開二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四、撤銷改判之理由:原審就被告有罪部分據以論罪科刑,固非
無見,惟本件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2、編號4至編號57所為數行
為,乃學理上所謂「重覆性接續犯」,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合
為包括以一行為評價,論以接續犯一罪,且被告此部分所為係想
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依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斷
一編號3所為,係屬想像競合犯,亦應從一重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斷
,業如前述,原判決未予詳查,遽認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2、編號
3至編號4、編號5至編號14、編號15至編號57,應各論為一罪,又忽
略附表一編號3之被害人為O縈縈,與附表一其他編號之被害人O祐
甄不同,遽認附表一編號3、編號4屬一行為,容有未洽
被告上訴仍執陳詞否認犯罪,固無可採,然原判決關於被告有罪
部分及定執行刑部分,既有上開可議之處,自應予撤銷改判
五、科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與告訴人O祐甄及
O縈縈為鄰居關係,遇事應理性解決,被告卻多次將冥紙、雞蛋、
O生紙等朝告訴人O祐甄住家丟擲,嚴重影響告訴人O祐甄生活起居
,並使告訴人O祐甄深感恐懼,對其造成之危害甚深
兼衡被告對告訴人O縈縈所為之犯行時間較短,造成之損害較小,
以及被告於警詢自陳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於本院審理時供稱目
前無業,子女已經成年,應無須撫養等一切情狀,就被告對告訴
人O祐甄所為量處有期徒刑5月,就被告對告訴人O縈縈所為量處拘
役30日,如主文第2項所示,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六、沒收部分:供被告為附表一編號1至編號57號所用之錄音檔、
雞蛋、冥紙、O生紙等物,均未扣案,且非屬違禁物,皆欠缺刑法
上之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定,均不予宣告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款訂有明文
又所謂「同一案件」,乃指前後案件之被告及犯罪事實俱相同者
而言,既經合法提起公訴或自訴發生訴訟繫屬,即成為法院審判
之對象,而須依刑事訴訟程序,以裁判確定其具體刑罰權之有無
及範圍,自不容許重複起訴,檢察官就同一事實無論其為先後兩
次起訴或在一個起訴書內重複追訴,法院均應依上開規定就重行
起訴之同
而所稱「同一案件」包含事實上及法律上同一案件,舉凡自然行
為事實相同、基本社會事實相同(例如加重結果犯、加重條件犯
等)、實質上一罪(例如吸收犯、接續犯、集合犯、結合犯等)
、裁判上一罪(例如想像競合犯等)之案件皆屬之(最高法院60年
台非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依附表二備註欄所示,各該編號之犯行實與附表一各該編號
部分犯行相同,應屬同一案件於同一起訴書內重複起訴,參照前
開說明,本應為不受理之判決,惟起訴意旨既認此部分與前經本
院論罪科刑部分具有接續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不受
理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309條第1項、第2項、第305條、第55條、第41條第1
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0年台非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2 , 吸收犯 1 , 結合犯 1 , 加重結果犯 1 , 集合犯 1 , 接續犯 5 , 想像競合 5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309條第2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6

刑法,第309條第2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4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3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05條第2項,305,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2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