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5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主文
甲OO犯搶奪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本案被告甲OO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就卷內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陳述,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均表示沒有意見(見本院卷第98頁反面
),經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作成情況,並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
,認均適為本案認定事實之依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的規定
,均有證據能力
二、又本案認定事實引用之卷內其餘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
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依同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均
有證據能力
第三人O琦倫知道被害人被搶後才到場關心等語迥然有異(見本院
卷第154頁反面、第155頁反面),且證人O承佑亦於審理中證稱:證
人O小龍於包包被搶時不在,證人O小龍是被告拿走包包後沒有20
秒出現,告訴人跟證人O小龍說她的包包遭被告拿走,事後是證人
O小龍開車追被告等語(見本院卷第179頁反面至第180頁),復參以
證人O建成、O承佑、O雅玲均證稱於被告跑離現場後,證人O建成
始離開屋內表示包包不見,於眾人尋找後,始察覺係遭被告奪取
等語(見警卷第53頁反面至第54頁,本院卷第117頁反面、第180頁)
,從而,證人O建成、O小龍就本案發生時屋內有何人及當時其等
於屋內所為何事,證述內容業已相歧,況若確如證人O建成、O小龍
所言,當時屋內尚有O小龍等人在場見聞被告奪取置於告訴人腿
上之黑色背包,當毋須於屋外廣場遍尋不著黑色背包後,始察覺
係由被告奪取,是證人O建成、O小龍前開關於被告係於告訴人腿上
奪取黑色背包之證述,尚難採信
3、又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奪取之黑色背包內有錢包、望遠鏡、身心
障礙證明、身分證、健保卡、郵局存簿、愛心乘車卡、印章、手
飾、玉珮、相機、新臺幣1萬元、美金100元等語,惟被告僅坦承該
部分竊得之物並無新臺幣1萬元及美金100元,而參以該部分金額
及手機僅有告訴人之單一指證,且卷內尚乏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
明告訴人所述黑色背包內尚有新臺幣1萬元及美金100元為真,故僅
能為有利被告之認定,認被告所竊得之物如犯罪事實欄所示
刑法第325條第1項所稱之「搶奪」,係指乘人不備或不及抗拒而公
然攫取他人支配範圍以內之物,移轉於自己實力支配下之行為而
言
茍其出手攫奪財物之情形已達共見共聞或不畏見聞之狀況,而不
掩形聲,急遽攫取者,仍不失為搶奪,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6
34號、82年度台上字第2445號、91年度台上字第6753號判決、106年度台
上字第2828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
從而,本案被告掠取之黑色背包自始至終均在告訴人身旁之床上
,而被告趁告訴人不及防備之際,公然出手攫奪告訴人之黑色背
包,並不掩其奪取之行為,已達共見共聞之狀態,依前揭說明,
被告所為,仍應評價為乘人不備,構成「搶奪」行為,被告所辯
其所為僅係竊盜,不足採取
2、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5條第1項之搶奪罪
被告前因竊盜等案件,經本院以98年度聲字第320號裁定應執行有期
徒刑8年7月確定,嗣於105年2月2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並於同年
10月15日假釋期滿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其於受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
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
加重其刑
本院衡酌被告搶奪財物之方式、財物價值所蘊含之不法內涵,另
參以被告對本案犯行之客觀事實部分始終坦認、與告訴人於偵查
中業已達成和解所揭其已自我認識於本案中錯誤之行為準則(見
偵卷第37頁至第38頁和解書),及被告自述國中肄業之智識程度,
未婚、有1個成年小孩、無須扶養之家人、會幫忙扶養妹妹的小孩
、從事建築業、月收入約新臺幣3萬元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對
其遵法能力之影響性等一切情狀(見本院卷第184頁),量處如主
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及強化一般民眾對於自身受法律保護之
合理期待
至被告搶奪所得之單側背包1只、錢包3個、望遠鏡1個、身心障礙
證明1張、身份證1張、健保IC卡1張、郵政存簿1本、愛心乘車卡1張
、印章1個、手飾1包、玉佩2個、相機1台,業已發還告訴人一節,
有贓物認領保管單1紙附卷可稽(見警卷第40頁),揆諸刑法第3
8條之1第5項規定,爰均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2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25條第1項、
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5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
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634號、82年度台上字第2445號、91年度台上字第6753號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2828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29條第1項前段,229,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159條第1項,159,妨害秩序罪   1

刑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事訴訟法,第229條第1項前段,229,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