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 | 刑法第62條前段,刑之酌科及加減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主文
甲OO施用第二級毒品,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施用第一級毒品,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柒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甲OO明知海洛因、甲基安非他命分別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
條第2項第1、2款所列管之第一級、第二級毒品,非經許可,不得
任意持有及施用,竟分別為下列犯行:
一、本案被告甲OO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
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以外之罪,且於本院準備
程序進行中,被告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被告簡式
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檢察官、被告之意見後,本院合議庭裁定
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是本件之證據調查,依刑事
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
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亦明定:「簡式審判程序之證據調查
,不受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
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此乃因簡式審判程序,貴在審判程序之
簡省、便捷,故調查證據程序宜由審判長以適當之方法行之即可
,亦即關於證據調查之次序、方法、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方式等
,均不須強制適用一般審判程序之規定
是以,本案既依上開規定適用簡式審判程序,則本判決所採用之
證據,均不受傳聞證據證據能力之限制,且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對
犯罪事實亦表示認罪,對各項證據皆不爭執其證據能力,可認定
被告並無行使反對詰問權之意,而本案各項證據亦均無非法取得
之情形,是本判決下列所採用之證據,皆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一、前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坦承不
諱(見本院卷第21頁、第24頁),且經員警徵得其同意採尿後,於
107年10月6日所採集之尿液檢體送往慈濟大學濫用藥物檢驗中心以
GC/MS氣相層析質譜儀法進行檢驗結果,呈安非他命、甲基安非他
命及嗎啡陽性反應等情,有慈濟大學濫用藥物檢驗中心107年10月1
5日慈大藥字第000000000號函暨檢驗總表、偵辦毒品案件涉嫌人尿液
檢體送驗記錄表第一聯、第二聯、勘察採證同意書、證物清單存
卷足憑(見警卷第6頁至11頁),足認被告上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
實相符,堪予採信,故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之犯行堪以認定,應
予依法論科
(一)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於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自93年1月9日施
行,其中第20條、第23條將施用毒品之刑事處遇程序,區分為「
初犯」及「5年內再犯」、「5年後再犯」
倘被告於5年內已再犯,經依法追訴處罰,縱其第3次(或第3次以
上)再度施用毒品之時間,在初犯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
完畢釋放5年以後,已不合於「5年後再犯」之規定,且因已於「5
年內再犯」,顯見其再犯率甚高,原實施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
,已無法收其實效,即應依該條例第10條處罰(最高法院97年度第
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經查,被告前於105年間,因施用毒品案件,經本院以105年度毒聲
字第48號裁定送觀察、勒戒,嗣因認其有繼續施用毒品之傾向,經
本院以105年度毒聲字第187號裁定送強制戒治,並於106年6月9日停
止強制戒治處分執行釋放出所,並經臺灣花蓮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以106年度戒毒偵字第45號、第46號、第47號、第48號為不起訴處分
確定後,復於107年間,因施用第二級毒品案件,經本院以107年度
易字第148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紀錄表附卷可參,是被告前因犯施用毒品案件經觀察、勒戒、
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後,5年內已再犯施用毒品犯行,揆諸上揭
意旨,本件自應依法追訴處罰
(二)按海洛因、甲基安非他命分別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
2項第1款、第2款所列之第一、二級毒品,不得持有及施用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施用第一級毒
品罪及同條第2項施用第二級毒品罪
其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前持有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及施用第二
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前持有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低度行為
,均應分別為其施用第一級毒品、施用第二級毒品之高度行為所
吸收,均不另論罪
又被告本件施用第一、二級毒品之行為,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予分論併罰
(三)按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
減輕其刑
次按刑法第62條所謂自首,祇以犯罪行為人在犯罪未被發覺之前,
向該管公務員申告犯罪事實,並接受裁判為已足
且雖知有犯罪事實,而不知犯罪行為人為何人,或雖知有犯罪嫌
疑人,而不知犯罪事實時,犯罪行為人有受裁判之意思,自動向
有偵查犯罪職權之機關或人員坦承其事,均不失為自首(最高法
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416號判決意旨)
再參以被告於本院審理中供陳:員警拘提我是因為當時有案件要
到法院報到沒有報到,那個案件我聲請延後執行,後來拘提我去
執行,與本案是不同案件等語(見本院卷第24頁),復觀諸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被告於107年間曾經本院以107年度易字第
148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並經被告聲請延期執行,執行
案件之字號為臺灣花蓮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執字第2156號,有上開前
案紀錄表可考,可見被告於107年10月6日遭警方拘提之原因,係為
執行前開案件之有期徒刑,與被告本件施用毒品之犯行無關,被
告於警詢時主動供出其於犯罪事實一
(一)之時、地有施用第二級毒品犯行,自屬未被有偵查犯罪職
權之公務員發覺犯罪前,承認施用毒品並接受裁判,認其符合自
首之要件,故就犯罪事實一(一)部分,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
,減輕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前有因施用毒品經觀察、勒戒、強制戒治及科
刑之紀錄,卻未能戒除毒癮,仍再犯本案施用毒品犯行,足見其
戒絕毒癮之意志薄弱,且其分別施用兩種不同種類之毒品,益見
其戒毒意志不堅,實屬不該,惟念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對於施用
毒品之被告改以治療、矯治為目的,非重在處罰,係因被告違反
本罪實係基於「病患性」行為,其犯罪心態與一般刑事犯罪之本
質並不相同,應側重適當之醫學治療及心理矯治為宜,又其施用
毒品行為本質乃屬自殘行為,反社會性之程度較低,並參以被告
犯罪後坦承犯行,態度尚可,兼衡其自陳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
從事鐵工、月收入約2至3萬元、家庭經濟狀況勉持、須扶養母親(
見本院卷第25頁),暨其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素行等一切情
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定其應執行刑,併均諭知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儆懲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第2項,刑法第11條、第62條前段、
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416號判決意旨
名詞
低度行為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10,A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10,A

刑法,第11條,11,法例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2,A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10,A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10,A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2,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2,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3條,23,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20,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10,A   1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