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4條第1項,A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明知武士刀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4條第1項第3款所列管之刀械,未經許可不得運輸,竟基於運輸
管制刀械之犯意,於民國106年10月間某日,透過臉書廣告連結至
商品網頁,以新臺幣2,888元向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購買
武士刀3把,並委託不知情之東慶國際運通有限公司以納稅義務人
「甲OO」之名義向財政部關務署臺北關,申報進口快遞貨物乙批
嗣臺北關人員發現貨物X光影像可疑,經會同東慶公司現場人員開
箱查驗發現疑似管制刀械武士刀3枝,經送鑑驗,認其中2把武士
刀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管制之刀械,因認被告涉犯槍砲彈
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4條第1項之非法運輸刀械罪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
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時,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有罪裁判之基
礎(最高法院29年度上字第3105號、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
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明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
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
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
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
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4條第1項之非法
運輸刀械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偵查中供述、桃園市政府
警察局107年2月26日桃警保字第1070011769號函文暨所附刀械鑑驗小組
工作紀錄表及相片1張、進口快遞貨物簡易申報單、財政部關務署
臺北關扣押貨物收據、搜索筆錄各1紙、宅急便執聯1份及扣案武
士刀2把為其論據
五、綜上所述,被告是否涉犯上揭非法運輸刀械犯行,既有合理
懷疑,且公訴人認為被告涉犯非法運輸刀械犯行所憑之前開全部
證據,經綜合評價後,仍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依刑事訴訟制度「倘有懷疑,即從
被告之利益為解釋」、「被告應被推定為無罪」之原則,即難據
以為被告不利認定
從而,檢察官既未舉證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犯行,自屬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條文及判例意旨,應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度上字第3105號、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4條第1項,14,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3款,4,A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