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168條,偽證及誣告罪 |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其他軍事犯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164條第2項,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普通重型機車| 為求隱蔽被告武維誠酒駕犯行|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 | 律師
主文
甲OO犯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偽證罪,處有期徒刑陸月
判決節錄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
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
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5分別
定有明文
(一)證人O曉瑛、O惠娟均於本院審理中到庭作證,其等於審理中
就被告甲OO與O逸群於106年9月24日在阿里山醫療站之對話內容,雖
曾一度均證稱不復記憶,然經提示其等警詢筆錄予以回想後,其
等皆證稱確有在阿里山醫療站當場聽聞被告甲OO向O逸群說「你怎
麼沒有阻止我騎車?」及O逸群回稱「我有阻止你啊,但你還是
要騎車
所述核與其等先前於警詢及檢察事務官詢問時所述之內容大致相
符,尚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所定之例外情形,依同法第159條第
1項規定,自應逕以審判中證述為據,要無引用其等先前陳述之必
要
而前述譯文係針對本案所製作,具個案性質,不具備例行性之要
件,自不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款傳聞例外之規定
三、共同被告乙OO於警詢時之陳述,原經被告甲OO之辯護人於本院
準備程序中爭執其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79頁),然被告甲OO及其
辯護人嗣於審理程序,已就此部分均改稱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
院卷第241頁),而本案其餘作為證據使用之相關審判外陳述,均
未經檢察官、被告甲OO、乙OO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過程中聲明異
議,本院審酌各該言詞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及證
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且與本案相關之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認
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規定,認均
有證據能力
四、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
取得之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證據能力
由此足認被告甲OO於阿里山醫療站就醫時,雖因口部受傷而稍微口
齒不清,然其意識清楚,針對旁人之詢問均能切題回答,且核與
客觀事實相符,尚無因意識模糊而胡言妄語之情形
是以,被告甲OO、乙OO及O逸群於阿里山醫療站就醫前,既不曾先就
本案交通事故之經過加以討論,被告甲OO及O逸群當不可能無端配
合被告乙OO之說詞,但其等3人卻能在阿里山醫療站就醫時,皆一
致表示被告甲OO為騎機車肇事之人,被告乙OO為乘客等情,顯見
其等3人當時皆是憑著自己所見所知而為陳述,所述當較貼近客觀
真實,而足以採信,是被告甲OO為本案交通事故之肇事駕駛人,
堪以認定
則被告甲OO於其酒後意識尚屬清楚之情況下,較之被告乙OO同屬酒
後,復不擅其車況及行車技術之狀態下,衡情被告甲OO應無同意
由被告乙OO騎乘該車搭載被告甲OO返家之理
且依本院勘驗結果(見本院卷第138至150頁),O逸群並無口齒不清
之情形,而被告甲OO雖因口部受傷,而稍有口齒不清,然其所述
內容大多能忠實傳達其意思,並為旁人所理解
核其所為,係犯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之血液中酒精濃度
達百分之0.05以上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
二、核被告乙OO所為,係犯刑法第164條第2項頂替罪、同法第168條
偽證罪
被告乙OO先後於附表一所示時地所為之頂替行為,時間間距上固非
相當緊密接近,惟均是出於使被告甲OO隱蔽之意思而為之,行為
態樣、狀況皆類同,所侵害之法益亦屬同一,各行為之獨立性極
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
論以接續犯一罪
構成數個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縱僅有部分交錯重疊,但如對該行
為進行自然觀察之結果,數犯罪構成要件重疊接合之部分,如係
屬於重要部分時,則仍得評價認為行為僅有一個,而成立想像競
合犯
查被告乙OO本案頂替及偽證之行為,均是為了達到使被告甲OO免於
酒駕罪責之同一目的,所為具有犯罪時間上之重疊關係,數犯罪
構成要件之重要部分亦有重複交疊之處,其偽證罪之犯意亦難認
為係源自其他新的意思之發動所生,於法律上應評價為一行為
從而,被告乙OO以一行為觸犯構成要件相異之數罪名,為想像競合
犯,依刑法第55條規定,應從一重之偽證罪處斷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為現役軍人,明知軍
方單位向來強力宣導酒駕禁令,並對於軍人酒駕行為嚴懲不貸,
然其仍以身試法,於飲酒後血液中酒精濃度達0.1469%之情況下,
抱持僥倖之心,貿然騎乘機車搭載被告乙OO行駛於蜿蜒之山路,
嗣果因受酒精影響致其注意力及駕駛能力減低,而駕駛失當自摔
肇事,造成被告2人均受傷,所為已對道路交通安全產生實害,自
應非難
另斟酌被告乙OO為被告甲OO之表哥(然非刑法第167條所定五親等內
血親或三親等內姻親),因恐被告甲OO受懲,為求隱蔽被告甲OO酒
駕犯行,而接連頂替之,並於具結後虛偽證述,所為提高檢察官
偵查犯罪之難度,亦可能影響法院認定事實之正確性,已妨害國
家司法權之行使,不僅耗費司法資源,甚至可能令犯罪之人脫免
罪責,亦屬不該
被告乙OO於審理中自陳教育程度為高中畢業,在山上務農為業,工
作不固定,月收入約1,000至2,000元,父母親均健在,尚未結婚,
無人需其扶養之家庭經濟狀況(均見本院卷第255頁)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甲OO所處之刑,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軍事審判法第1條第2項第2款,刑事訴訟法第299條
第1項前段,陸海空軍刑法第13條、第54條第1項第1款,刑法第164條
第2項、第168條、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軍事審判法,第1條第2項第2款,1,總則,法例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陸海空軍刑法,第13條,13,總則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54,分則,其他軍事犯罪

刑法,第164條第2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54,分則,其他軍事犯罪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2

刑法,第164條第2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2

陸海空軍刑法,第13條,13,總則   1

軍事審判法,第1條第2項第2款,1,總則,法例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67條,167,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