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0條第1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之口罩壹個,手套壹雙均沒收,未扣案之墨鏡壹副,連帽外套壹件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甲OO雖預見若提供金融機構帳戶予身分不詳之他人使用,依一
般社會生活之通常經驗,將成為詐騙集團之犯罪工具,竟仍不違
背其本意,容任所提供之金融機構帳戶可能被犯罪集團用以詐欺
取財結果之發生,基於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
8月1日至同年月6日間之某時許,在不詳地點,以不詳方式,同時
將其向中國信託銀行大里分行(下簡稱中信銀行)、國泰世華商業
銀行南投分行(下簡稱國泰銀行)、台新銀行嘉義分行(下簡稱台新
銀行)所O請帳戶(中信銀行帳戶帳號000000000000號、國泰銀行帳戶帳
號000000000000號、台新銀行帳戶帳號00000000000000號,下稱上開3帳戶
)之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供其所屬、成
員不詳之詐騙集團使用
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誣告罪
,追加起訴,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1款、同法第265條第1項分別定有
明文
被告甲OO因詐欺案件,經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偵字
第7563號提起公訴繫屬於本院(107年度金訴字第21號),檢察官於該
案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以被告係一人犯數罪之相牽連案件,
就被告另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追加起訴,
並於107年11月28日繫屬於本院(107年度易字第823號),有臺灣嘉義地
方檢察署107年11月15日嘉檢珍往107偵8072字第1079005499號函及所附追
加起訴書1份附卷可考(見本院易字卷第5至21頁),揆諸首開規定,
檢察官之追加起訴,於法核無不合
二、本判決認定事實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等供述證據,因當事人均對證據能力方面表示同意作為證
據,而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
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
至其餘資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詳後述),亦查無違反
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規定,亦具
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互核上開供述,可見被告就其上開3帳戶提款卡究竟因何原因遭他
人使用、O時發現遺失、是否同時遺失之情事等節,所述前後反覆
、矛盾不一,其所辯是否為真,實有可疑
綜觀上開細節,已有相當端倪堪以推認被告應係自行將上開3帳戶
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不詳之他人使用,其辯稱遺失乙節,難以憑信
堪信上開3帳戶於交付不詳詐騙集團成員之前,均係由被告本人管
領支配,且其工作收入不定,生活已須節約始得度日,復須擔負
家中負債,若認其為籌措生活費及還款資金,而以交付上開3帳戶
為代價賺取額外報酬,亦非毫無犯罪動機
可見被告對於告訴人匯入款項時間、詐欺集團車手O時將騙得款項
提領完畢均有所瞭解,其卻刻意分別於上開3帳戶內之詐騙金額均
遭提領完畢、或確認經凍結無法提領後,始向開戶銀行O請就提
款卡掛失止付,益足示被告有意容任其帳戶供其他第三人使用
(2)末者,依照上述證據資料可知被告係分別於107年8月6日、同年月
10日等不同日期O請上開3帳戶之提款卡掛失,與其先前所辯係於
同日搬家時遺失上開3帳戶之情形顯有矛盾
又被告前O於102年間因交付帳戶涉嫌幫助詐欺取財,斯時被告亦係
以提款卡遺失為其辯詞,後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有本院
102年度嘉簡字第485號刑事簡易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各1份在卷足查(見本院金訴字卷第13頁、第27至31頁
)
是被告既有相類之前案經驗,為避免再罹刑典,於接連發覺帳戶
提款卡遺失、且網路銀行有不明帳款流入時,自應立即O請掛失止
付以杜後患,然其上開3帳戶竟均刻意遲至帳戶內詐欺款項遭提領
後始O請掛失
是被告交付其申設之上開3帳戶提款卡及密碼時,對於銀行帳戶等
資料將被詐騙集團成員利用於對不特定人訛詐財物,以規避偵查
機關偵查、遂行詐欺目的等節,應有所預見,則被告主觀上顯有
容任前揭犯罪事實發生之意欲,足認被告確有幫助真實姓名、年
籍不詳之成年人利用上開帳戶資料實施詐欺取財犯行之不確定故
意
然對照證人O育民、O政麟及O旭敏前揭證言均大致相符,關於本案
過程之描述與監視器錄影內容並無齟齬,渠等於偵查中復經具結
證言,衡情證人O育民雖與被告另有訴訟案件,然雙方並非深仇大
恨,實無藉此構陷被告並故為虛偽陳述而犯偽證重罪之必要,是
其等所為證言,應屬非虛
反觀被告前開辯詞,與本案監視器錄影內容多有矛盾,參以案發
當時正值初秋氣候,室內氣溫應屬暖和,若如被告所述,其進入
系爭瓦斯行之目的在於拜訪他人,實難想見其與他人會面期間均
會穿戴外套帽子、墨鏡及口罩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其所謂「住宅」
,乃指人類日常居住之場所而言,參酌證人O育民於本院審理中
之陳述:系爭瓦斯行1樓前面是店面,後面同一棟相連的就是住宅
,中間只有一道喇叭鎖的門相隔,平日我們家人也會在瓦斯行店
面看電視、吃便當,那裡也算生活起居的地方等語,足見系爭瓦
斯行整體均屬住宅無疑
次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
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4年度台上字第5998號、88年度台
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
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
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
本案被告提供上開3帳戶予他人使用,使他人得基於詐欺取財之犯
意,向告訴人施用詐術,致使告訴人陷於錯誤而分別匯款至被告
上開3帳戶內,以遂行詐欺取財之犯行,然被告O純提供帳戶供人
使用之行為,並不等同於向告訴人O以欺罔之詐術行為,此外,復
無其他證據證明被告有參與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是被
告提供帳戶供人使用之行為,係對於他人遂行詐欺取財之犯行資
以助力
是核被告所為,分別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
、同法第30條第1項暨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以一行為提供上開3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供詐騙集團作為詐
欺工具,造成告訴人3人受騙損害,係以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為
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幫助詐欺取財
罪處斷
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
又因偽造文書案件,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5年度審簡字第465號
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下稱丙案),上開甲、乙、丙3案,嗣經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5年度聲字第2898號裁定合併定應執行刑為有
期徒刑11月確定,被告於105年9月1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存卷可按,被告於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
畢後,5年內再故意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2罪,依刑法第47條第1項
之規定,均為累犯
另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本院審酌被告自102年間至
今所涉詐欺、偽造文書、竊盜、侵占等犯罪類型相似,多屬財產
犯罪並涉及對他人財產權益、信賴關係之侵害,且前開犯罪前科
時間連續而密接,被告於該等同罪質之前案經科處罪刑並執行完
畢後,仍未記取教訓再犯本案竊盜、幫助詐欺取財罪,足認其尚
未深刻反省,守法意識依然不足,對於財產犯罪頗具惡性,且對
前所執行刑罰之反省力顯屬薄弱,爰就本案犯行均依法加重其刑
(二)被告幫助前述詐騙集團成員而犯詐欺取財罪部分,為幫助犯,
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
4.被告前亦曾有幫助詐欺取財、竊盜前科,素行不佳,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
5.被告自述其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目前從事夜市擺攤、打零工等
工作,未婚無小孩、父母健在之家庭生活狀況及家中負債之經濟
狀況(見本院金訴字卷第197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就幫助詐欺取財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扣案之口罩1個、手套1雙、未扣案之太陽眼鏡1副、連帽外套1件
,均為被告所有,且係供其涉犯本案竊盜犯行所使用之工具,有
上開監視器畫面翻拍照片在卷可證,屬於犯罪所用之物,應依法
宣告沒收,未扣案部分,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又刑法第九十條第一項(舊法)規定:有犯罪之習慣或因遊蕩或懶惰
成習而犯罪者,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
工作
即係本於保安處分應受比例原則之規範,使保安處分之宣告,與
行為人所為行為之O重性、行為人所表現之O險性及對於行為人未來
行為之期待性相當之意旨而制定,而由法院審酌其行為之常習性
、O重性、O險性及對未來行為之期待性,依比例原則決定應否令
入勞動處所強制工作,以達預防之目的(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
3586號判決要旨參照
)
故是否宣告強制工作,仍應審查罪責是否相當,以符憲法第23條之
比例原則
又被告雖無資力租用固定攤位,然其仍按日於各地區夜市之流動
性攤販擺攤維生,並另以臨時清潔工賺取生活所需,業據被告於
本院審理中陳述在案(見本院金訴字卷第199至200頁),並庭呈其租用
、擺設夜市攤位資訊之通訊軟體LINE群組對話紀錄、臨時工派工
單、攤位清潔收據各1份、電子名片1紙附卷為憑(見本院易字卷第
121頁、第127至143頁
)
是以,本院依照憲法上之比例原則,審酌被告行為之常習性、O險
性、O重性及未來行為之期待性,認現階段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應足收懲儆之效,本案未達須以保安處分預防矯治之程度,尚無
O以強制工作之必要,附此說明
肆、公訴意旨另以:被告除本院上述認定有罪部分外,其能預見
提供自己名下之金融帳戶予陌生人士使用,常與財產犯罪密切相
關,可能被犯罪集團所利用以遂行財產犯罪,竟仍基於隱匿特定
犯罪所得本質、來源及去向之不確定故意,於107年8月6日前某日,
在不詳地點,以不詳方式、代價,將其O請之上開3帳戶之提款卡
及密碼,交付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
係違反洗錢防制法第第2條第2款而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等
語
一、按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
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再依同法第3條第2款規定,所謂「特定犯罪」,固包含刑法第339條
之詐欺取財罪在內
惟觀諸洗錢防制法之制定,立法目的旨在防止特定犯罪不法所得
之資金或財產,藉由洗錢行為轉換成為合法來源之資金或財產,
切斷資金與當初犯罪行為之關聯性,隱匿犯罪行為或該資金不法
來源或本質,使偵查機關無法藉由資金之流向追查犯罪者,因此
除行為人於主觀上就所欲掩飾、隱匿之不法所得係源於「特定犯
罪」乙情應有認知外,並為掩飾、隱匿該特定犯罪所得之客觀行
為,始屬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所欲處罰之範疇
職此,解釋上如該當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之「掩飾或隱
匿」,要件上應符合:(1)行為人有明確掩飾、隱匿行為、(2)須產
生犯罪所得、(3)行為人之掩飾或隱匿係針對犯罪所得來源有相當
程度使人不易察覺之行為
蓋構成要件係「掩飾或隱匿」,需視行為人O時提供人頭帳戶,行
為人需有積極參與犯罪所得移轉或隱藏來源、去向之行為,亦即
提供帳戶者有認知針對犯罪所得之來源、去向加以掩飾或隱匿,
則除非洗錢者與詐騙集團有相當程度之犯意聯絡,始可能事前提
供人頭帳戶復參與後階段洗錢行為,否則O純提供人頭帳戶者,於
其提供帳戶時,由於犯罪所得並沒有發生,依罪刑法定主義,礙
難認定符合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之「掩飾或隱匿」行
為甚明
二、依照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theUn-itedN
ationsConventionagainstIllicitTrafficinNarcoticDrugsandPsychotropicSubstances)及聯
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theUnitedNationsConventionagainstTransnation
alOrganizedCrime)之洗錢行為定義,該等公約均明訂「行為人必須知悉
洗錢標的財產是源自特定犯罪(knowingthatsuchpropertyisderivedfroma-nyof
fenceoroffences),知悉洗錢標的財產是犯罪所得(knowingthatsuchpropertyis
theproceedsofcrime),知悉洗錢標的財產是源自特定犯罪或該特定犯罪
之參與犯」可知前開國際公約既然強調行為人需知悉系爭財產係
源自犯罪或特定犯罪,來源犯罪或特定犯罪需已發生,行為人需
知悉所經手的財產係犯罪所得,才應論以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
2條第2款、第14條之洗錢罪乙節,至為明灼
準此,O純提供人頭帳戶者,於其提供帳戶時,犯罪所得尚不存在
,依罪刑法定主義,礙難認定符合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
款之「掩飾或隱匿」等因素
公訴意旨並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本案被告與詐騙集團具有共同正
犯之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亦無證據顯示其提供帳戶時,已有產
生犯罪所得
被告主觀上既不知悉系爭財產係源自犯罪或特定犯罪,亦未有經
手相關作為犯罪所得之財產,應認其提供上開3帳戶之行為不該當
修正後之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之「掩飾或隱匿」構成要件,礙
難成立修正後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洗錢罪
然因該無法證明之部分縱使成立犯罪,公訴意旨認該部分與前開
犯罪事實欄所示幫助詐欺取財罪,具有裁判上一罪關係,就此爰
不另為無罪之諭知,末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
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55條、第47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前段、第4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4年度台上字第5998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3586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 不確定故意 3 , 追加起訴 2 , 共同正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6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4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2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2

洗錢防制法,第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90條第1項,90,保安處分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7條第1項,7,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5條第1項,265,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