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甲OO雖可預見金融機構帳戶係個人理財之重要工具,且關係個
人財產、信用之表徵,如將自己之金融機構帳戶提款卡及密碼提
供他人使用,有供作財產犯罪用途之可能,竟仍基於縱若有人持
以犯罪亦無違反其本意之幫助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而詐欺取財之
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4月11日前之某日,在不詳地點,將其所
開立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平鎮O陵郵局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
(下稱O陵郵局帳戶)、高雄銀行楠梓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
(下稱O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交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
詐騙集團成員使用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
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
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二、訊據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固不爭執O陵郵局、O銀帳戶均為其所有
,及上開帳戶均被詐騙集團用於實施附表所示之詐騙犯行等事實
,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犯行,辯稱:我這兩個帳戶的存摺、
提款卡都放在家中抽屜,有一天我要領錢無法領,銀行說我的帳
戶被凍結,然後我才發現上開帳戶的存摺、提款卡被人偷走了云
云(見易卷第104頁至第107頁)
再者,提款卡之密碼乃由帳戶所有人自行設定,苟單純帳戶提款
卡遭竊,他人在不知密碼之情況下,實無輕易使用該提款卡提款
之可能,而本案被害人受騙匯款至上開帳戶後,款項均於匯入當
日即遭以提款卡分次提領一空,有O陵郵局及O銀帳戶之交易明細可
參(見警卷第21頁、偵一卷第12頁),是若非由被告將上開帳戶
之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他人使用,實無從解釋為何詐騙集團成員能
夠如此輕易、順利使用被告之提款卡,將被害人匯入之款項提領
一空
然被告上開帳戶都是於107年4月11日遭到通報警示,有財團法人金
融聯合徵信中心通報案件紀錄資訊可參(見易卷第19頁至第20頁)
,故無論被告是在107年2月或3月發現失竊,應該都不會發生其警
詢時所述「發現當天就去報警,但警察表示帳戶已被凍結」之情
形
且被告於本院審理時所稱「4月30日先發現無法領錢,回家後才發
現遭竊」云云,亦與其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所述「107年2月就發現
存摺、提款卡失竊,同年4月才知道帳戶被凍結」云云顯然有違
再者,被告於107年5月31日警詢時,就警方所詢為何詐騙集團成員
能持其提款卡提領被害人匯入之款項乙節,答稱「我不知道」云
云(見警卷第2頁反面),但若依被告於本院審理時所辯,其是因
為將密碼寫在紙條上跟提款卡放在一起,才會被詐騙集團得知密
碼,何以其於警詢時卻未向警方告知此事,反而表示自己並不知
道?顯不合理
被告雖辯稱當時郵局、O銀帳戶均沒什麼錢且未使用,而其家中並
無任何其他財物、只有神明,除前揭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外都沒
有其他損失,因而未報警云云(見易卷第105頁、163頁),然查被
告除前述2帳戶外,尚有一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左營郵局帳號
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左營郵局帳戶),該帳戶每月均固定會
有租金補助、低收補助、就學補助等款項匯入,有中華郵政股份
有限公司高雄郵局108年2月11日高營字第1081800234號函及附件交易明
細可參(見易卷第140頁至第148頁),則若被告所述屬實,何以進
入被告住處行竊之人會剛好僅偷走被告未在使用的本案2個帳戶
,卻獨漏被告在使用、定期會有款項匯入之左營郵局帳戶?實過
於巧合
一個門號會拿到1支手機,多支手機都跟失竊的存摺、提款卡放在
同一個抽屜云云(見易卷第107頁),然此與被告上開所稱家中只
有神明、沒有其他財物云云顯不相符,亦與其於本院107年11月27日
準備程序時所稱存摺遭竊的抽屜平時是用來裝照片、公文云云(
未提及尚有大量手機)有別(見審易卷第41頁),益見被告所辯
難以採信
查被告為48年出生,於本案發生時已50餘歲,並非年輕識淺之人,
且其於本案發生前曾先後任職於眾多不同公司,工作經驗豐富,
有其勞保投保資料查詢結果可參(見易卷第51頁至第52頁),足見
被告具有相當之社會歷練,對於上開社會現實,自無不知之理,
卻仍率爾將自己所申辦O陵郵局及O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提供他人任意使用,堪認其就提供上開提款卡予他人使用,有遭
人利用作為詐欺取財工具之可能,有所預見且不違背其本意
綜上各情,被告為本案交付存摺、提款卡之行為時,主觀上確有
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乙節,已堪認定
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而係出於幫助之意思
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非共同正犯
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
財罪
被告以提供上開2個帳戶之一行為幫助詐欺集團成員,分別向本案
被害人施用詐術後詐取財物得逞,屬一行為觸犯數同一罪名之同
種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重論以一幫助
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並未實際參與本案詐欺取財犯行,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
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四、爰審酌被告知悉國內詐騙案件盛行,且可預見交付其所有帳
戶可能被詐欺集團利用於遂行詐欺犯罪,竟仍率爾將其金融機構
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密碼交予他人使用,終使不詳詐騙集團成
員得以隱匿自己身分而詐取他人財物得逞,除造成告訴人因而分
別受有財產上損失外,並致使國家追訴犯罪困難,助長詐欺犯罪
之猖獗,並危害社會人與人之間互信關係,增加遭受詐騙之被害
人尋求救濟之困難,亦擾亂社會正常金融交易安全,所為實屬不
該,且被告犯後飾詞否認犯行,態度難認良好
復考量被告本件提供帳戶之數量、告訴人所受損失程度及被告於
本院審理時自陳國小畢業之學歷、現從事園藝工作,月收入好的
時候有3萬多元、與兒子同住,另有女兒已成年之生活狀況(見易
卷第165頁)及其他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如易
科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之折算標準
五、本件告訴人雖因遭詐騙而將款項匯入被告之前述帳戶中,然
依本案卷內所存證據資料,並無從證明被告有分取該等詐得款項
,亦無證據證明被告有實際獲取其他犯罪所得,自無從為沒收犯
罪所得之宣告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前
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 共同正犯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