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甲OO雖可預見提供自己金融機構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予不具信
賴關係之他人使用,可能幫助該他人從事財產犯罪,竟仍基於幫
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4月13日12時49分
至同年月17日17時38分間之某時許,將其申辦之高雄銀行帳號000000
000000號帳戶(下稱高雄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交予
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使用,而容任該不詳之人
及其所屬之詐騙集團成員使用其上開高雄銀行帳戶資料作為詐欺
取財之犯罪工具
再衡以本案告訴人O宇廷、O冠鋐甫將款項匯至被告上開高雄豐銀行
帳戶內後,該等款項旋即遭不詳人士持該帳戶之提款卡提領一空
,更足見該詐騙集團成員在向本案告訴人O宇廷、O冠鋐O以詐術之
時,必確信上開高雄銀行帳戶不會遭該帳戶之原所有人即被告辦
理掛失,以免渠等無法提領詐騙所得
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而係出於幫助之意思
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非共同正犯
被告所提供予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人及成年同夥使用之上
開高雄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雖使該受付之人及其同
夥得基於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向告訴人等2人施用詐術,固如上
述,惟被告O純提供上開高雄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供人
使用之行為,並非直接向告訴人O以欺罔詐術,且亦查無其他積
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參與本件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或
有何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應僅得以認定其所為係對於該實行詐
欺取財犯行之人資以助力,則參照前述說明,自僅應論以幫助犯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
欺取財罪
被告以一交付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行為,侵害告訴人等2人
之財產法益,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論
以一幫助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未實際參與詐欺犯行,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法第
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至本案詐欺集團成員固係冒用警察、書記官等公務員名義實施詐
術,惟被告既僅係提供上述帳戶交詐騙集團成員使用,且卷內亦
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告對本案詐欺正犯之具體詐欺手法有所
認識,自應認被告僅具有幫助普通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尚難
謂有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所定之加重條件之認知存在,附此敘明
四、爰審酌被告理應知悉國內現今詐騙案件盛行之情形下,且可
得預見交付其所有帳戶可能為詐欺集團或其他犯罪集團所取得,
並用之以遂行詐欺犯罪或不法用途使用,竟仍率爾提供其所有金
融機構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予欠缺信賴關係之人使用,因
而終使不詳犯罪集團或詐騙集團成員得以隱蔽自己身分而詐取他
人財物得逞,除造成告訴人等2人蒙受上述財產損害及面臨求償不
便,並致使國家追訴犯罪困難,助長詐欺犯罪之猖獗,且危害社
會人與人之間互信關係,並擾亂社會正常金融交易安全,所為實
屬可議:兼衡以其犯後後復飾詞否認犯行,迄今亦未為任何賠償
以填補告訴人所受損害,犯後態度難認有悔意
暨衡及其教育程度為大學肄業、家庭經濟狀況為小康暨無前科之
素行等一切情狀,認檢察官求刑有期徒刑6月,尚屬適當,爰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五、查本件告訴人等2人分別匯入被告上開高雄銀行帳戶內之款項
,旋即遭不詳詐騙集團成員提領一空,業如前述,固可認該等款
項係本案詐欺取財正犯所取得之犯罪所得,惟依本案現存卷證資
料,尚無其他證據可資認定被告有因而分得上開犯罪所得之事實
,故本院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之,附此敘明
六、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4條第1項,逕以
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 共同正犯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