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20條第1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7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四所示之罪,各處如該表「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宣告多數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參月
未扣案偽刻之「洪○○」印章壹枚及附表二編號1所示偽造本票共捌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張○○」印章壹枚及附表二編號2所示偽造本票共捌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參月
未扣案偽刻之「陳○○」印章壹枚及附表二編號3所示偽造本票共捌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江○○」印章壹枚及附表二編號4所示偽造本票共捌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林○○」印章壹枚及附表二編號5所示偽造本票共捌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張○○」印章壹枚及附表三編號1所示偽造本票共肆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林○○」印章壹枚及附表三編號2所示偽造本票共伍紙均沒收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未扣案偽刻之「陳○○」印章壹枚及附表三編號3所示偽造本票共伍紙均沒收
判決節錄
壹、程序方面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
,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
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查本件作為證據使用之相關審判外陳述,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
於本院審判程序時均同意作為證據(106年度訴字第397號卷二〈下
稱訴二卷〉第237頁),本院並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另審酌此
等證據資料作成時並無違法不當之瑕疵,亦無其他依法應排除證
據能力之情形,乃認以之作為證據要屬適當,均得採為本件認定
事實之依據
(三)按本票係可資流通市面之票據,自為刑法第201條規定之有價證
券
而所謂「偽造」有價證券,係指本無其內容,或內容尚未完備,
或其內容之效力已失,經無製作權人之製作,使發生有價證券效
力之行為而言(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78號判決意旨參照)
嗣於審判程序時具結證稱:我去現場標會時,被告幾乎都有在上
開租屋處,我沒看過被告投標,我的會錢有交給O淑英及被告過,
有時候是開標當天現場交,我有看到被告用別人名義在寫本票,
他寫完後O淑英就拿給我,我有看到O淑英當場蓋印章,我就將會
錢給她,有時是三天內我拿到O淑英住處,若O淑英不在,我看到被
告就會拿給他,O淑英也有這樣交代過,有一次被告有拿本票給
我,我也有看過被告拿本票去向其他會腳收會錢,據我的瞭解O淑
英都稱呼被告為「老公」,看得出來他們是男女朋友,之前有聽
O淑英說上開租屋處是被告租給她住的等語在案(訴二卷第23至26
、30至31、33至37頁)
然證明告訴人指訴與事實相符之證據,並不以直接證據為限,若
間接證據已足供佐證告訴人之指訴為真實,亦非不得以之與告訴
人之指訴相互印證,併採為判決之基礎(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
4632號判決意旨參照)
首應敘明者為,本案經告訴人O簡○○等人提出告訴而開始偵查後
,共同被告O淑英即因合法傳喚、拘提俱未到案,經臺灣橋頭地方
檢察署檢察官於106年1月9日發佈通緝,且迄至本案辯論終結前仍
未緝獲乙節,有臺灣高等法院通緝紀錄表1紙存卷可稽(訴二卷第
193頁),又本案審判中經本院以證人身分合法傳喚、拘提O淑英
亦均未到庭之情,則有送達證書、高雄市政府警察局旗山分局107
年12月18日高市警旗分偵字第10771800900號函附拘票暨拘提報告書、
戶役政個人基本資料查詢結果、臺灣高等法院在監在押全國紀錄
表及本院刑事報到單在卷足佐(訴一卷第267、269頁、訴二卷第85、
149、151、163至181、199頁),致無從透過詰問共同被告之方式調查
被告在A、B會運作過程中實際參與O度為何,僅能勾稽其他證
據方法予以認定事實
而稽諸告訴人O簡○○、O邱○○、O林○○、范○○及李○○歷次
證述內容可知,針對被告除簽寫本票外有無在本票上O章、有無在
場參與主持投、開標、是否有收取會款暨交付本票予活會會員之
行為等情,各該告訴人所述彼此間、甚且同一名告訴人先後之陳
述稍有不一,然審諸民間合會之運作模式係按月持續進行,每次
會期現場狀況(包括到場參與成員、開標經過等)必定有所差異
,而所屬會員親自前往開標會場參與之頻率既屬不一,則彼此所
見聞之會期狀況亦必定有別,況若會員有持續到場參與之習慣,
更未必能精確記憶某次會期之具體情形,加以受訊問者回答內容
之用語暨詳實O度亦常繫諸於詢問者之設題方式、有無進一步追問
用詞定義而有所差異,尤以合會運作牽涉到「會單」、「標單」
、「本票」等用語,受訊問人各次陳述時未必清楚瞭解其定義(
例如訴二卷第54頁證人O邱○○即當庭自承偵查中將「標單」與「
本票」混淆),是揆諸上開說明,自不得僅以渠等彼此及先後證
述稍有不符即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
而自其等上開證述內容可知,證人2人在案發前皆與A、B會之會
首O淑英無任何關係,反而均曾與被告有同事關係,其中證人張○
○事先更完全不認識O淑英,與本案合會舉行之據點甲仙區亦僅
有運送信件至甲仙郵局之地緣關係,後續配送信件予民眾則係由
其他甲仙郵局人員負責,且因其擔任送信之外勤職務,非如對民
眾開放之郵局櫃臺人員較有機會使洽辦民眾得悉姓名,則O淑英當
不致能自行憑空得悉其姓名
6.又告訴人O簡○○等人指證被告與O淑英互動關係密切乙節固為被
告所否認,然依告訴人等所提出上開租屋處於98年間之租賃契約
書以觀(訴一卷第287至290頁),所記載之承租人確實為被告之姓
名無訛,證人范○○亦進一步釋稱:我們鄉下人就是一開始有簽
租約,後來只要有按月繳納租金就好,不會另外再簽新約,本件
是後來O淑英跑掉後我去問屋主,才知道先前有簽約等語明確(訴
二卷第82至83頁),而被告雖矢口否認上開租約為渠所簽訂(同卷
第230頁),然參諸其既另自承「立契約人」欄記載身分證字號為
其個人資料無誤,並稱:甲仙地區並無其他名叫「甲OO」之人等
語在案(同卷第230、244頁),此外亦未見其曾針對此節訴請偵查
機關偵辦他人在前揭租約上偽簽姓名及使用其個人資料之情,足
見告訴人等人指稱上開租屋處係由被告出面承租供O淑英使用一事
尚屬有據
反之,如上所析述被告與張○○、O進益曾為同事關係,亦知悉渠
等遭虛列為本案合會會員一事,另林○○、江○○及陳○○與被
告雖無此部分之親誼關係,然由被告在本案合會中持續負責簽寫
得標者之本票,以及渠自承:我寫本票這件事,范○○她們在10
0年就知道了等語(訴二卷第200頁)所示先前由O淑英擔任會首之其
他合會長久以來均由被告簽寫本票之情以觀,已可憑佐渠在本案
合會之運作過程中確與O淑英有相互配合之密切關係,而非如其
所辯僅係偶然受一般交情之O淑英請託幫忙簽發本票,則林○○、
江○○及陳○○亦係虛列之人頭會員一事,自亦為被告所知悉
而被告既非毫無智識O度之人(其庭訊時自稱學歷為國小畢業,然
依卷附戶役政系統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顯示則為「國中畢業」
,詳訴一卷第23頁),於審判程序時經詢及擔任郵差送信時倘收
信人不會簽名得否代簽一事時亦供稱:如果收信人真的不會簽名
,我會叫他蓋手印等語(訴二卷第241頁),顯見其知悉無製作權
人不得任意代替他人簽寫姓名之理
再進一步言之,如前所析述被告既知悉洪○○等5人係虛列之人頭
會員,即已知悉該5人不可能授權會首O淑英或其他任何人以渠等
名義簽寫本票,包括簽名、填寫金額等欄位及蓋印,竟猶仍以渠
等之名義填載本票必要記載事項並簽名,至此已堪認定渠主觀上
確有偽造有價證券之故意無訛,而與後續是否需要蓋用印文、指
印方能完成乙節無涉
(五)按冒用他人名義書寫標單,以冒標他人之互助會,茍標單上除
書寫被冒標者姓名及欲標取會款所出利息之金額外,並書有「標
單」之意旨,而就文義內容之本身,使人一見即知係投標會款之
標單,該標單固係刑法第210條所稱之私文書
惟如僅在紙上書寫被冒標者之姓名及所出利息之金額,就文義本
身並不足以獨立表示一定用意之證明,如非依民間互助會之習慣
,尚無從認定其上之文字,係用以表示該名義人願出所書金額之
利息以標取互助會會款之證明者,則非刑法第210條所規定之私文
書,而屬同法第220條以文書論之準私文書(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
第1319號、91年度台上字第5683號判決意旨參照)
(六)再者,被告及共犯O淑英以虛構會員參加合會,使其他不知情
之會員無從藉會單之記載正確知悉會首之資力狀況,因此對會首
之清償能力及該合會之組成成員是否健全等產生錯誤之評估,進
而陷於錯誤參與該等合會(惟支付首會會款部分不在本件起訴範
圍),並依合會運作方式於他人得標時交付活會會款,而有在風
險評估錯誤下交付財物之情形,因之本件被告以前揭方式使他人
交付財物(會款),顯屬刑法詐欺罪所稱之「詐術」無訛
又起訴書犯罪事實欄原漏未具體認定各次詐取財物數額,嗣經公
訴檢察官表示以【(1萬元-投標金額)×被害者會數】之計算
公式認定之(訴一卷第215至217頁補充理由書參照),然細繹補充
理由所羅列「被害者會數」內容可知,僅有納入本案實際提出告
訴之告訴人O簡○○、O邱○○、O林○○、范○○、李○○及O蘇○
○6人,惟除前開告訴人外,未提出告訴之其餘活會會員亦屬因
洪○○等5人遭冒標而受有財產損害之人,僅因渠等自始未提供所
收取之得標者本票供偵查機關判認是否另涉偽造有價證券情事,
遂未據列為偽造本票之行使對象而一併起訴,然仍無礙於渠等同
有因被告與O淑英之冒標行為遭詐取會款之認定,故本院乃認各該
冒標會期詐欺取財之金額,應以【(1萬元-投標金額)×被
詐欺之活會會數】計算之,而關於「被詐欺之活會會數」之認定
,則應以總會數扣除遭虛列為人頭會員之洪○○等5人之會數,再
扣除具有本案犯罪故意之O淑英與被告之會數(蓋無論係虛列人頭
會員或具本案犯罪故意之行為人,均不會有陷於錯誤交付會款之
問題),另再扣除死會會員之會數,方屬允恰,爰認定詐欺被害
金額如附表二、三所示,附此陳明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與O淑英實施附表二所示犯行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業經立法
院修正,並由總統於103年6月18日以華總一義字第10300093721公布施
行,而於同年月20日生效
修正後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
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50萬元以下罰金」,足見修正後上開條項規定提高所科或併科罰
金上限,經比較新舊法結果,修正後之規定並未較有利於被告,
故針對附表二犯行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本文規定,適用被告行為時
即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處斷
是起訴書針對此部分犯行認應適用現行刑法第339條第1項乙節,即
有未妥
(一)核被告與共犯O淑英就冒用洪○○等5人名義偽造標單,復持以
參與競標之行為,均犯刑法第216條、第220條第1項、第210條行使偽
造準私文書罪
渠等在A會冒用該5人名義及在B會冒用張○○、林○○、陳○○
3人名義偽造本票後,分別交付附表二、三「行使對象」欄所示告
訴人以行使因而詐得會款之行為,則犯同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
價證券罪、(修正前)同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其中如前所
述附表二所犯為修正前法條,附表三則為現行法條,下同)
另渠等於A、B會共8次冒標之會期中,各次向告訴人O簡○○、O
邱○○、O林○○、范○○、李○○「以外」之其他活會會員收取
會款之行為,亦均犯(修正前)同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與O淑英就上開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針對冒用洪○○等5人名義得標之會期中,分別在標單上偽造渠等
署名之行為,為偽造準私文書之階段行為,而偽造準私文書之低
度行為,復為嗣後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二)次者,就冒用洪○○等5人名義而得標之各該會期,向活會會
員詐取會款所犯之詐欺取財犯行,於同一會期中各係以一行為同
時觸犯數個詐欺取財罪,均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論以想像競合犯而
從一重處斷
此與同時偽造不同被害人之文書或票據時,因有侵害數個人O益,
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者迴異(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3629號判決
參照)
至被告與共犯O淑英於上述8個會期中,冒用洪○○等5人名義偽造
標單,並據以行使該等偽造準私文書得標後,佯稱係標單名義人
得標,復偽造上開本票,持以向告訴人O簡○○、O邱○○、O蘇○
○、O林○○、范○○、李○○等人行使而取得會款,及向其他活
會會員收取會款之舉措,依此整體行為觀之,該等行使偽造準私
文書、偽造有價證券行為均係為掩飾各次會期之冒名標會犯行,
以遂行詐騙會款之目的,依一般社會觀念之概念標準,整體上應
係無可分割之法律上一行為,應依想像競合犯均從一重論以偽造
有價證券罪處斷
至於其先後於8次會期偽造有價證券之舉,時間乃屬明確可分,所
侵害者亦為不同名義人之O益,顯係犯意各別,即應分論併罰
(三)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部分:按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
性,法律固賦予法院裁量權,但此項裁量權之行使,除應依刑法
第57條規定,審酌行為人及其行為等一切情狀,為整體之評價,
並應顧及比例原則與平等原則,使罪刑均衡,輕重得宜,以契合
社會之法律感情
又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所謂
「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
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
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O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以為
判斷(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以虛列之人頭會員競標,再偽造上開本票供擔保以訛騙活
會會員之舉雖已觸法,然考量被告偽造本票並加以行使之目的,
係因參照一般合會之運作,配合提出本票供擔保之要求而隨同偽
造並行使之,此與一般偽造之公債票、公司股票等類型有價證券
混充流傳而嚴重危害市場交易秩序之態樣有異,影響範圍有限,
加以A、B會係由O淑英擔任會首,如前所述案發後O淑英亦逃匿無
蹤而遭通緝,堪信被告辯稱會款均遭O淑英取走等語尚非無稽,
則依本案犯罪參與分工情形觀之,相較於O淑英而言被告係居於較
次要之地位,故考量被告之惡性及犯罪情狀,縱所涉犯行各處以
偽造有價證券罪之法定最低度刑即有期徒刑3年,猶嫌過苛,在客
觀上顯足以引起一般之同情,爰均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
(四)本院審酌被告運用與洪○○、張○○之昔日同事關係與O淑英
共同將渠2人虛列為本案合會會員,復與O淑英共同冒標進而偽造本
票詐取活會會員之會款,已使合會制度之信賴基礎蕩然無存,並
致使告訴人O簡○○等人及其他活會會員受有各數萬元之財產損
失,犯罪所生危害並非輕微,此觀告訴人O簡○○、O邱○○均指稱
:那都是我們的辛苦錢等語自明(訴二卷第38、56頁)
又於本案偵審過程中被告非僅矢口否認犯行,更有意撇清與共犯
O淑英間之關係而避重就輕,另本案犯罪所得雖係由共犯O淑英所取
得(詳後述),使得以被告角度而言,告訴人等人向渠請求償還
全額損害或嫌過苛,然案發後被告亦始終未就自身之違法行為向
渠等表達歉意,或釋放願局部賠償之善意,反而於庭訊時稱:我
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合會,沒有和解意願,我寫本票這件事告訴
人她們很早就知道了,卻未在O淑英人還在甲仙的時候提告或反
應,就是因為她們貪利息,我懷疑告訴人她們有預謀,不曉得她
們是否與O淑英有勾結云云(訴一卷第117、200頁),O然未見其悔意
惟念渠於本件案發前無任何論罪科刑之刑事前案紀錄,素行良好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復就本案犯罪分工
情形觀之,被告既有實質簽發本票之舉,故其犯罪參與O度並非邊
緣之角色,然相較於擔任會首、為會員交付會款之主要對象、嗣
後復取走所詐得會款之共犯O淑英而言,參與O度仍較輕微
兼衡被告自稱國小畢業(然如前所述戶役政系統登載資料為「國
中畢業」)、現無業、月領勞保年金2萬餘元、與配偶同住子女已
成年、腰椎須開刀影響行走、經濟勉持之智識O度與家庭經濟生活
狀況(訴二卷第245頁)等具體行為人責任基礎之一切情狀,復參
酌各該告訴人、被害人歷次到庭所陳量刑意見(訴一卷第109至1
17頁、訴二卷第38至39、56至57、73、83至84、104、249頁),暨公訴檢
察官以:被告O然否認在本案之分工角色,犯後態度欠佳,請予從
重量刑之意見(訴二卷第249頁),分別量處如附表四「主文」欄
所示之刑
並審酌所涉8罪雖係分論併罰,然罪名及犯罪手段均屬相同,遭冒
名之發票人有部分重複,且就同一附表之各次犯行時間尚非相隔
甚遠,故於量定應執行刑時更應遵循限制加重原則,爰合併定其
應執行刑如主文所示,以資懲儆
(五)沒收部分:1.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
沒收之,刑法第219條定有明文
又偽造、變造之有價證券、郵票、印花稅票、信用卡、金融卡、
儲值卡或其他相類作為提款、簽帳、轉帳或支付工具之電磁紀錄
物及前條之器械原料及電磁紀錄,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同法第205條亦有明訂
故被告與共犯O淑英所偽造「洪○○」、「張○○」、「陳○○」
、「江○○」、「林○○」之印章各1枚,暨偽造如附表二、三所
示本票雖均未扣案,然依既有事證既不能證明已經滅失,不問屬
於被告與否,均應各依刑法第219條、第205條規定宣告沒收,且不
生刑法總則沒收規定關於不能沒收時追徵價額之問題
2.至被告與共O淑英各次冒標時偽造之標單,固因被告O盤否認犯行
而無從得悉現時下落為何,然參諸民間習慣,標單咸應已在各次
標會開標後即行撕毀丟棄,況行為人為免犯罪被發覺,衡諸常情
當無留存所偽造標單之必要,基此堪認上開標單業已滅失而不存
在,爰不另為沒收之諭知
3.末被告實施本件全部犯行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已於104年1
2月30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2條第2項修正為
:「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故
關於沒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於新法施行後應一
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定
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1
第1項本文定有明文
又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額分別
為之,先前對共同正犯採連帶沒收犯罪所得之見解,已不再援用
及供參考(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7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463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91年度台上字第568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3629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 , 低度行為 1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2
適用法條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20條第1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2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2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20條第1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20條,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1

刑法,第201條,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