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3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部分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主張告訴人O洁及饒朝清警
詢之陳述為傳聞證據及警卷所附手機損壞之照片(見警卷第28頁)
為告訴人O洁自行提出之私文書均無證據能力,本院之判斷如下
:
一、證人O洁及饒朝清於本院審理時之上開證述,核與其於警詢時
所為之陳述大致相符,就使用證據之必要性而言,因有本院審理
時之證述可供證據使用,證人O洁及饒朝清於警詢時所為之陳述,
並非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且被告及辯護人均表明不同意
其警詢時之陳述具有證據能力,不符傳聞法則例外之規定,故無
證據能力
二、除上述證據外,本判決所引用其他具有傳聞證據性質之各項
證據,均經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及審理時
不爭執證據之證據能力(見院易卷第41、349頁),且於本院調查證
據時,均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於
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再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該等傳聞證據製作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依同法第159條之5規
定,認該等傳聞證據均有證據能力
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對於具有高度特別可信之文書,如公務
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及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
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等,在兼具公示
性等原則下,雖屬傳聞證據,例外容許作為證據使用
因此,採取上開文書作為證據,應注意該文書之製作,是否係於
例行性之公務或業務過程中,基於觀察或發現而當場或即時記載
之特徵(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273號判決可資參照)
查警卷所附手機損害照片為承辦員警O志棋所拍攝後附於警卷內,
業經證人O志旗到庭結證屬實(見院易卷第337頁),故上開照片應
屬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復無顯不可信或違法不當及證
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堪認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
158條之4規定意旨,應認有證據能力
三、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係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
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要件,所謂強暴,係指以有形之暴力行
為強加諸被害人之身體或周圍物品,以抑制其抗拒或行動自由之
謂
又O洁於案發時,與被告因債務糾紛而於開始談話前即以手機啟動
錄音功能,其意在蒐證甚明,被告亦明知O洁以手機錄音,因而心
生不滿,並要求關閉錄音功能遭拒,始憤而為上開犯行,業如上
述,故而O洁開啟手機錄音功能本有其正當目的,且為被告所明
知,O洁並非為竊錄行為,被告可在有錄音之情形下,拒絕與O洁或
饒朝清對談,但無權奪取手機並拒絕返還或強行關閉錄音功能
檢察官公訴意旨固稱被告有妨礙O洁報案之情,惟查前揭報案紀錄
雖無O洁以自己或饒朝清手機門號報案之記錄,但在無其他積極證
據可佐下,尚難以此反推被告有妨礙O洁報案之情,此節尚難遽
信,併此敘明
(一)正當防衛必須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始得為之,侵害業已過去,
即無正當防衛可言,又彼此互毆,必以一方初無傷人之行為,因
排除對方不法之侵害而加以還擊,始得以正當防衛論,故侵害已
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行為,均
不得主張防衛權(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行為人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本乎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意
思,在客觀上有時間之急迫性,並有實施反擊予以排除侵害之必
要性,且其因而所受O益之侵害,亦符合相當性之情形,予以實
施防衛行為(反擊)者,始稱相當,倘若行為人表面上縱受有侵
害之狀態存在,然欠缺防衛之意思,反係本於加害對方之意圖,
基於藉口、報復、利用機會等情形,而實施犯罪行為,因其非出
於防衛之意思,自不得認為其所為係屬「正當防衛」之防衛行為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衡諸常情,O洁與被告體型差異甚大,為保護手機不被搶走,或當
其手機遭被告搶走,為將手機取回時,必定需拉扯或推擠對方,
在排除侵害的過程中,以手推、抓或腳踹可觸及之被告頭部、四
肢、身體部位之方式,要屬合理,尚合於刑法第23條前段正當防
衛之規定
綜上所述,衡諸雙方之行為先後及被告所受之傷害結果,O洁因遭
受被告之不法攻擊,而實施正當防衛行為,雖於拉扯間或因此致
被告受傷,核其所為係屬阻止客觀上之現時不法侵害所必要,亦
未逾必要之程度,而無過當防衛之情事,揆諸前開說明,其行為
核與正當防衛之構成要件相符,具有阻卻違法事由而不罰
五、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是核被告上開所為,係犯刑法第
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及同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均堪認定,應依法
論科
一、是核被告於案發時地以手揪住O洁之頭髮拖行,造成告訴人受
有前揭傷勢,並以此強暴手段妨礙O洁取回手機並強行關閉錄音之
行為,係以一行為同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同法第304
條第1項強制罪,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
害罪
二、又按「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
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
,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
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
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
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
則
」為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在案
被告於100年間因違反政府採購法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O雄分院以
100年度上訴字第834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併科罰金新臺幣7萬
元確定,於100年12月20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為累犯,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
本院審酌被告僅因細故即為本件犯行,顯然輕視他人身體自由O益
,其動機亦無可憐憫之處,仍有因累犯加重其刑,以收教化功能
之必要,故有適用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本刑之必要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僅因細故與告訴人O洁發
生爭執時,不思以理性方式處理,反以暴力相向,造成告訴人O洁
受有前揭傷勢並妨礙其正當權利之行使,實不可取
告訴人所受傷害程度,暨被告專科畢業之智識程度、離婚、生活
經濟狀況等一切情況(見院易卷第352頁),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嗣O洁欲拿起饒朝清所有置於桌上之三星牌行動電話錄音,甲OO即
基於毀損之接續犯意,先搶走該支行動電話摔往旁邊,O洁見狀,
又拿出其所有之Sony牌行動電話欲報警,甲OO再接續搶走第2支行動
電話摔往旁邊,O洁再拿出第3支饒朝清所有Sony牌行動電話,卻猶
經甲OO搶走並摔往旁邊,致上開3支行動電話均毀損不堪使用,足
生損害於O洁、饒朝清
因認被告此部分行為,另涉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及同法
第354條之毀損他人物品罪嫌等語
貳、證據能力部分: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
記載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
」,又按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
別情形記載左列事項:1、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
由
」,復按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
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
「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
職是,有罪判決書理由內所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經O格
證明之證據,另外涉及僅須自由證明事項,即不限定有無證據能
力之證據,及彈劾證人信用性可不具證據能力之彈劾證據
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經法院審理結果,認為
被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
訴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
據認定之」事實存在,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
由內記載事項,為法院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
卷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相符,或其論斷與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無
違,通常均以卷內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
明檢察官起訴之事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
證據為限,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
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著有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足
資參照)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再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
81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52年度臺上字第1
300號、92年臺上字128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再則,以被害人之陳述為認定犯罪之依據時,必其陳述並無瑕疵
,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始足採為科刑之基礎(最
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所謂無瑕疵,係指被害人為不利被告之陳述,社會上一般生活經
驗或卷存其他客觀事實並無矛盾而言,至所謂就其他方面調查認
與事實相符,非僅以所援用之旁證足以證明結果為已足,尤須綜
合一切積極佐證,除認定被告確為加害人之可能外,在推理上無
從另為其他合理原因之假設,有不合於此,即不能以被害人之陳
述做為論斷之證據
惟訊據被告雖不否認有在爭執中導致手機落地,惟堅詞否認有毀
損之主觀犯意及有侮辱O洁之詞,辯稱:並無辱罵O洁,手機係爭執
中不慎落地而損壞,並無毀損故意,刑法第354條規定不處罰過失
等語
(二)被告涉犯公然侮辱等情,證人即告訴人O洁固於偵查中證述甚
明,並有證人饒朝清之證述可佐,然O洁為被害人,饒朝清為O洁之
配偶,其二人證詞難免偏頗,誠難遽採
又告訴人O洁及饒朝清復在偵訊及本院審理時證述遭被告故意毀損
所致,然其二人均為被害人並為配偶關係,其二人證詞難免偏頗
,誠難遽採
從而,被告雖不否認因拉扯而導致告訴人手機受損,可認有過失
,但刑法第354條規定不處罰過失,洵難以此罪責相繩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確有公訴人所指之公然
侮辱及毀損之犯行,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
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77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
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273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著有100年度臺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52年度臺上字第1300號、92年臺上字128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名詞
彈劾證據 2 , 傳聞證據 6 , 想像競合 1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3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23條前段,2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