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罰則 |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3款,罰則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5款,罰則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及附表二編號1至4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及附表二編號1至4所示之宣告刑及沒收
所處拘役部分,應執行拘役捌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二條第五項第五款之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罪,處有期徒刑陸月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拾伍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詐欺取財未遂罪,處拘役貳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案被告甲OO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以
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
,經受命法官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其與公訴人之意見
後,本院合議庭認為適宜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爰
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規定,裁定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
審判程序,合先敘明
(一)按犯罪行為如繼續實施至新法施行以後,即應適用新法,尚無
行為後法律變更之可言(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2968號判決意旨
參照)
查期貨交易法第112條曾於民國105年11月9日修正公布,並自同年月
11日生效,而附表一編號1至3所載被告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之犯
行,犯罪時間係自105年6月間起至106年12月間,然被告多次非法經
營期貨經理事業之行為,於法律評價上屬包括一罪(詳後述),
是其犯行於上開期貨交易法修正施行後仍繼續實行,依上開說明
,即應適用修正後期貨交易法之規定,況被告所犯未經O可經營期
貨交易業務罪,則僅有條項之調整,構成要件及刑度均未變更,
故法律修正並無有利或不利被告之情形,爰逕行適用裁判時即修
正後之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3款規定論處
又所謂期貨經理事業,指經營接受特定人委任,對委任人之委託
資產,就有關期貨交易、期貨相關現貨商品或其他經主管機關核
准項目之交易或投資為分析、判斷,並基於該分析、判斷,為委
任人執行交易或投資之業務者,期貨交易法第82條第1項、期貨經
理事業設置標準第2條分別定有明文
(三)是核被告所為,就附表一所載,係犯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
第5款之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罪
就附表二編號1至3所載,各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就附表二編號4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3項、第1項之詐欺取財
未遂罪
又被告所犯前開詐欺犯行已著手施用詐術,然因告訴人拒絕交付
財物而不遂,為未遂犯,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犯之刑
減輕之
學理上所稱「集合犯」之職業性、營業性或收集性等具有重複特
質之犯罪均屬之,例如經營、從事業務、收集、販賣、製造、散
布等行為概念者是(最高法院95年度臺上字第4686號判決意旨參照
)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5款所稱之擅自經營期貨經理事業、期貨
顧問事業,就其經營事業行為之性質而言,均含有多次性與反覆
性,如行為人為經營同一事業之目的,基於同一犯意,而反覆、
延續性密接實行,應論以集合犯之一罪
核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3所載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之犯行,顯係
不斷利用機會說服他人同意委由其進行期貨交易,以藉此牟利,
可認被告係基於同一犯意,反覆實施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之犯
行,揆諸上開說明,應論以集合犯之一罪
(五)至被告所犯上開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罪、就附表二編號1至
3所示各所犯之詐欺取財罪及就附表二編號4所犯之詐欺取財未遂罪
間,犯意有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六)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不思循正當途徑賺取財物,未經主管機
關之O可並發給O可證照,即非法經營期貨經理事業,規避主管機
關之監理,破壞國家正常金融交易秩序,復利用告訴人對其之信
任,以附表二所示之方式向告訴人等詐取財物,造成告訴人受有
損害,所為實不足取,惟考量被告犯後坦承犯行,態度非差,另
於案發後,與告訴人3人協議,將其3人委由被告進行期貨投資及
遭被告詐騙之金額各自加總後分別賠償與渠3人,迄今被告已賠償
或告訴人經由民事強制執行程序執行所得之金額,告訴人O瑞蘋部
分為100,000元、告訴人O仲誠部分為245,803元、告訴人O聲竺部分為
85,000元,此有被告、告訴人O仲誠、告訴人O聲竺所提出被告還款金
額統計表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74頁、第82頁、第94至98頁)
,並據被告及告訴人O瑞蘋於審理中陳述明確(見本院卷第122至
124頁、第180頁、第182頁、第190頁),被告犯行所生損害已有減輕
,另考量其前未曾因另犯他案經法院判處罪刑確定,此有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23頁),素行非
差,兼衡其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小康之經濟狀況、尚須扶養父
母之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140頁、第212頁)、告訴人O瑞蘋之意見
等一切情狀,就被告所犯分別量處如附表一、附表二編號1至4所
示之刑,並就得易科罰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再就所
處拘役部分合併定如主文所示應執行之刑及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以資警惕
末以被告所犯附表一所示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依刑法第50條
第1項但書第1款規定,不得與附表二編號1諭知得易科罰金之有期
徒刑併合處罰,自應俟本案確定後,由其自行決定是否另依同條
第2項規定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併此敘明
(一)再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前2項之
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宣告前2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
不宣告或酌減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本文、同條第3項、第38條
之2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三)再附表二編號1至3所示被告詐得之款項係其犯罪所得,要屬無
疑,然案發後,被告與告訴人3人協議,將其3人委由被告進行期
貨投資及遭詐騙之金額各自加總後分別賠償與渠3人,迄今被告已
賠償或告訴人經由民事強制執行程序執行所得之金額,告訴人O瑞
蘋部分為100,000元、告訴人O仲誠部分為245,803元、告訴人O聲竺部
分為85,000元,已如前述,而本件核無證據足認被告就附表一所載
犯行有何犯罪所得,則就告訴人所取得之賠償,依有利於被告原
則,應先視為係賠償被告就附表二所載詐欺犯行之犯罪所得
從而,被告就附表二編號3所示詐騙告訴人O瑞蘋部分之犯罪所得,
扣除被告已賠付金額後,迄今尚餘150,000元(計算式:250,000元-
100,000元=150,000元),就被告尚未賠付之部分,雖未扣案,然為
免被告因犯罪而坐享犯罪所得,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本文及第
3項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至被告業已賠付之部分,倘再宣告沒收,恐有過苛之
餘,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
至就附表二編號1、2所示告訴人O聲竺、O仲誠部分,被告賠付之總
額均已逾越渠2人遭詐騙之金額,若再宣告沒收被告就附表二編號
1、2所示之犯罪所得,恐有過苛之餘,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
定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29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臺上字第468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集合犯 3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3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5款,112,罰則   2

刑法,第50條第2項,50,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期貨交易法,第82條第1項,82,期貨業,期貨服務事業   1

期貨交易法,第2條,2,總則   1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第5項第3款,112,罰則   1

期貨交易法,第112條,112,罰則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