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309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罰則 |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附表編號一至三所示之各罪,各處附表編號一至三所示之刑,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緩刑參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貳年內,向國庫支付新臺幣拾貳萬元
甲OO共同犯O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填製不實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O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填製不實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O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填製不實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件被告甲OO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以
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被告於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
述,經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公訴人、選任辯護人及被
告之意見後,本院合議庭認為適宜而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
規定,裁定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且依同法第273條
之2、第159條第2項之規定,不適用同法第159條第1項傳聞法則有關
限制證據能力之相關規定,亦不受同法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
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二、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甲OO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自白不
諱,核與證人韓其昌於財政部國稅局審查四科談話紀錄(偵卷第
343頁至第347頁)及檢察官偵查中結證情形相符(偵卷第545頁至第
547頁)
且附表編號二至三之營業人勝兆公司除經裁罰195,000元外,所須補
繳102年3至4月(營業稅429,000元)、5至6月(營業稅390,000元)各期
營業稅共計819,000元,復已據勝兆公司補繳完畢之情,分別有財政
部臺北國稅局內湖稽徵所107年11月19日財北國稅內湖營業二字第
1070960152函(本院卷第147頁至第148頁)、財政部高雄國稅局前鎮稽
徵所107年8月15日財高國稅鎮銷字第1070553722號函、107年10月5日財高
國稅鎮銷字第1070554516號函附卷足稽(本院卷第133頁至第135頁、
第31頁至第32頁),此外,並有萬年青造景工程有限公司涉嫌開立
不實統一發票案情報告(偵卷第15頁至第477頁),故被告開立附
表編號一至三所示不實統一發票除幫助營業人O誠公司逃漏營業稅
110,589元外,復分別2次幫助營業人勝兆公司逃漏營業稅429,000元、
390,000元之情,即堪認定,被告自白相符得為不利被告認定依據
三、被告行為後,稅捐稽徵法第43條於103年6月4日修正公布,並自
103年6月6日施行
修正前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規定:「教唆或幫助犯第41條或第4
2條之罪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新臺幣6萬元以下罰金
」,第2項原規定:「稅務稽徵人員違反第33條規定者,除觸犯刑
法者移送法辦外,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鍰
而修正後第43條第1項規定為:「教唆或幫助犯第41條或第42條之罪
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新臺幣6萬元以下罰金
」,第2項規定為:「稅務人員、執行業務之律師、會計師或其他
合法代理人犯前項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第3項規定為:「稅務稽徵人員違反第33條規定者,處1萬元以
上5萬元以下罰鍰
」,僅係將原第1項後段規定移至第2項,及將原第2項規定移至第
3項並刪除「除觸犯刑法者移送法辦外」,僅為文字條項之異動,
此項修正不屬於刑法第2條之法律變更,本身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
題,依法律適用原則,應逕行適用現行法
而記帳憑證則係指證明處理會計事項人員之責任,而為記帳所根
據之憑證而言,有收入傳票、支出傳票及轉帳傳票三類,此觀諸
O業會計法第15、16、17條之規定自明
統一發票係營業人依營業稅法規定於銷售貨物或勞務時,開立並
交付予買受人之交易憑證,足以證明會計事項之經過,應屬O業會
計法所稱之會計憑證(最高法院87年度台非字第389號判決參照)
次按會計憑證,依其記載之內容及其製作之目的,亦屬文書之一
種,凡O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
計事務之人員,以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者
,即該當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又該罪與刑法第215條從事業務之人登載不實事項於業務上文書罪
,皆規範處罰同一之登載不實行為,應屬法規競合,前者為後者
之特別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應優先適用O業會計法
第71條第1款、第5款之罪論處(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3677號判例意
旨、98年度台上字第5819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按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犯罪主體必
須為O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
事務之人員
故不論公司法第9條第1項或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均屬因身
分或特定關係始能成立之犯罪
又按所謂「O業負責人」,依O業會計法第4條已明定「本法所稱O業
負責人,依公司法、O業登記法及其他法律有關之規定」,而公司
法第8條所稱之公司負責人,在無限公司、兩合公司為執行業務
或代表公司之股東
另依O業登記法第10條規定,本法所稱O業負責人,在獨資組織,為
出資人或其法定代理人
故依公司法、O業登記法所規定之公司負責人,並不包含不具前述
身分之所謂「實際負責人」在內(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108號
判決同此意旨)
再按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雖為一獨立之犯罪型態,為獨立之處
罰規定,此所謂幫助,乃犯罪之特別構成要件,有別於刑法上之
幫助犯,並非逃漏稅捐者之從犯
故如二人以上者同犯該條之罪,應不排除共同正犯之適用(最高
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被告甲OO為萬年青公司之登記負責人與共同被告O信郢明知為不
實事項而填製附表編號一至三所示不實統一發票,並將附表編號
一至三所示之統一發票交付予附表編號一至三所示各該營業人充
作進項憑證,持以向稅捐主管機關申報進項金額,憑供扣抵銷項
稅額,致使附表編號一之營業人O誠公司得以逃漏營業稅110,589元
,復使附表編號二至三之營業人勝兆公司先後2次逃漏營業稅429,
000元、390,000元,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
填製不實罪、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幫助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
法逃漏稅捐罪
被告甲OO與共同被告O信郢,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就所犯稅
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之幫助逃漏稅捐罪,及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
之填製不實罪部分,均應依刑法第28條論以共同正犯
一次之不同期別營業稅申報而於不同期別分次填製不實會計憑證
犯行,應採一罪一罰方遵立法意旨,況既向來通說一致認為行為
人於刑法修正前分次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行成立連續犯,實已
贊同分次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行乃屬數行為卻非單一行為之犯
罪本質,不能罔顧刑法修正強調一罪一罰之法律本衷擅加擴大接
續犯之適用範圍,再者,營業稅之申報,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
業稅法第35條第1項明定,營業人除同法另有規定外,不論有無銷
售額,應以每2月為一期,於次期開始15日內,向主管稽徵機關申
報
而每年申報時間,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施行細則第38條之
1第1項規定,應分別於每年1月、3月、5月、7月、9月、11月之15日
前向主管稽徵機關申報上期之銷售額、應納或溢付營業稅額,是
每期營業稅申報,於各期申報完畢,即已結束,以「
一期」作為認定逃漏營業稅次數之計算,區別不難,獨立性亦強
,於經驗、論理上,似難以符合接續犯之行為概念(參最高法院
100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判決、101年度台上字第3275號、101年度台上字
第4362號刑事判決意旨),從而,被告甲OO分別於附表編號一至三
所示各申報期別之營業稅課稅期間,接連開立不實統一發票,且
先後幫助附表編號一至
被告甲OO於各該申報期別之營業稅課稅期間虛開統一發票,分別幫
助營業人O誠公司、勝兆公司逃漏營業稅之行為間具備客觀上之
局部重合,自可評斷被告在同一申報營業稅期別所為虛開發票、
幫助逃漏稅捐行為,乃基於單一犯意實行一個犯罪行為,並以一
個犯罪行為觸犯前揭O業負責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及幫助他人逃
漏稅捐罪之兩項罪名,均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55條規定,各
從一重之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O業負責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處斷
又被告甲OO分別於附表編號一至三所示申報期別之營業稅課稅期間
所虛開之統一發票,既屬不同期別營業稅申報之分次犯行,自當
應予分論併罰
公訴意旨固認被告甲OO前揭附表編號一至三之全部犯行應依集合犯
論以一罪,惟所謂集合犯,乃其犯罪構成要件中,本就預定有多
數同種類之行為將反覆實行,立法者以此種本質上具有複數行為
,反覆實行之犯罪,認為有包括一罪之性質,因而將此種犯罪歸
類為集合犯,特別規定為一個獨立之犯罪類型,例如營業犯、收
集犯、職業犯等
而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不實填製會計憑證罪及稅捐稽徵法第43
條第1項之幫助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罪,自其犯罪構
成要件觀察,尚無從認定立法者本即預定該犯罪之本質,必有數
個同種類行為而反覆實行之犯罪,且在刑法修正實施前,實務亦
似無此見解,故前開二罪均難認係集合犯(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7817號、101年度台上字第657號判決意旨參照),衡情開立不實
統一發票、逃漏稅之稅期相異,其所侵害之法益應非同一,於經
驗、論理上,難認被告於不同稅期虛開統一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
之行為,與立法者本即預定有數個同種類行為將反覆實行之集合
犯概念相符
惟念及被告犯後坦承全部犯行,態度尚可,兼衡本件虛開統一發
票之金額及逃漏之營業稅額,其中附表編號二至三部分均已補繳
完畢,業據證證人O錦瑩即財政部中區國稅局審查四科審查員於本
院陳明(本院卷第131頁),並有財政部高雄國稅局前鎮稽徵所10
7年8月15日財高國稅鎮銷字第1070553722號函(本院卷第132頁)、財政
部高雄國稅局107年10月5日財高國稅鎮銷字第1070554516號函(本院
卷第31頁)足稽,僅餘附表編號一營業人O誠公司所逃漏營業稅110
,589元無從認定已補繳,所生損害已降至最低,並考量被告之犯罪
動機、參與情節、所生危害,暨被告自陳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
目前從事路邊攤、育有國中在學子女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
表編號一至三主文欄所示之刑,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並
定其應執行刑及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末查被告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足稽,因一時失慮致觸刑章,事後已坦認過
錯,經此偵審程序,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本院認所宣告
之刑,均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併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
4款之規定宣告緩刑3年,且諭知應於本判決確定後2年內向公庫支
付新臺幣12萬元,以啟自新,用觀後效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係萬年青公司之登記負責人,為O業會計
法之O業負責人,其於附表編號一所示期間,明知萬年青公司與附
表編號一所示鴻基公司及源發公司間,皆無實際交易,且萬年青
公司並無進貨之事實,竟基於幫助鴻基公司及源發公司逃漏營業
稅之犯意,開立附表編號一及一所載內容不實統一發票會計
憑證給鴻基公司及源發公司,該行為除成立本判決論罪科刑之O業
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外,因該行為又分別幫助鴻基公司及源發
公司成功逃漏營業稅各131,400元、107,836元,故被告就該部分另成
立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幫助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
罪
(二)檢察官所以認被告就上揭部分另成立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幫
助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罪,不外以附表編號一所示
不實統一發票所載之稅額為據,訊之被告固自白上開行為另犯稅
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幫助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罪,
惟查,稅捐稽徵法第41條之逃漏稅捐罪,係屬結果犯,須發生逃
漏應繳納稅捐之結果,始足構成
而行為人虛設公司、行號,為製造該虛設公司、行號確有營業之
假象,乃與其他虛設公司、行號彼此間對開發票,或自有實際營
業而無實際銷售貨物或勞務之公司、行號取得發票,因該虛設公
司、行號並無實際營業行為,即無逃漏營業稅捐之可言(最高法
院99年度台上字第7817號判決可資參照)
上揭案件係屬涉案期間,依財政部78年8月3日台財稅第000000000號函
釋規定,鴻基公司無銷貨事實出售統一發票牟取不法之利益,非
屬營業稅課徵之標的,是免予課徵營業稅等情,有財政部臺北國
稅局大安分局107年10月15日財北國稅大安營業字第1070464712號函足
稽(本院卷第34頁至第35頁),準此,鴻基公司係虛設公司行號根
本無任何銷貨之事實,該公司自無從為營業行為之可能,更無營
利事業所得存在,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1條規定根本無
需繳交營業稅,因此鴻基公司本身並無逃漏營業稅,殊堪認定,
則被告擔任萬年青公司負責人期間,由其開立附表編號一所示G
M00000000等6筆虛偽不實統一發票予鴻基公司,縱經鴻基公司全數申
報進項稅額及與銷項稅額進行扣抵,亦無幫助逃漏稅捐之犯行可
言
上揭案件係屬涉案期間,依財政部78年8月3日台財稅第000000000號函
釋規定,源發公司無銷貨事實出售統一發票牟取不法之利益,非
屬營業稅課徵之標的,是免予課徵營業稅,有財政部臺北國稅局
107年11月14日財北國稅內湖營業二字第1070959231號函足稽(本院卷
第145頁至第146頁),足徵,源發公司係虛設公司行號根本無任何
銷貨之事實,該公司自無從為營業行為,更無營利事業所得存在
,依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1條規定,根本無需繳交營業稅
,因此源發公司本身並無逃漏營業稅,則被告擔任萬年青公司負
責人期間,由其開立附表編號一所示GM00000000等5筆虛偽不實統一
發票予源發公司,縱經源發公司全數申報進項稅額及與銷項稅額
進行扣抵,亦無涉幫助逃漏稅捐之犯行可言
(五)綜上,被告開立附表編號一所示GM00000000等6筆及GM00000000等5筆
虛偽不實統一發票,給鴻基公司及源發公司縱成立本判決所論處
之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亦不另構成稅捐
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幫助納稅義務人鴻基公司及源發公司以不正當
方法逃漏稅捐罪,惟檢察官認此部分與本判決附表編號一論罪科
刑部分,具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故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O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刑法第11條前段
、第28條、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第74條
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7年度台非字第389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3677號判例意旨、98年度台上字第581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108號判決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參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判決、101年度台上字第3275號、101年度台上字第4362號刑事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817號、101年度台上字第6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817號判決可資參照
名詞
連續犯 1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1 , 集合犯 2 , 法規競合 1 , 共同正犯 2 , 接續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71,罰則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43,罰則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緩刑

引用法條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71,罰則   11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43,罰則   10

稅捐稽徵法,第41條,41,罰則   2

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1條,1,總則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2條,2,法例   2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稅捐稽徵法,第43條,43,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2條第2項,42,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2條,42,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33條,33,稽徵,調查   1

商業登記法,第10條,10,A   1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第5款,71,罰則   1

商業會計法,第4條,4,總則   1

商業會計法,第17條,17,會計憑證   1

商業會計法,第15條,15,會計憑證   1

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施行細則,第38條之1第1項,38-1,稽徵   1

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35條第1項,35,稽徵,申報繳納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3條第1項,43,易刑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1

刑法,第42條第2項,42,易刑   1

刑法,第42條,42,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41,易刑   1

刑法,第3條,3,法例   1

刑法,第33條第2項,33,刑   1

刑法,第33條第1項後段,33,刑   1

刑法,第33條,33,刑   1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2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司法,第9條第1項,9,總則   1

公司法,第8條,8,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