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339條,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主文欄所示之刑
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附表三所示之物依附表三「沒收方式」欄所示沒收
其餘被訴詐欺取財部分,無罪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又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上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
於偵查及本院坦認不諱,核與其於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下稱彰
化地檢)另案105年度偵字第8042號案件(下稱彰化地檢另案)所具
書狀(刑事補充告訴理由暨聲請調查證據狀《彰化地檢另案卷第
37至41頁》)供述有關犯罪事實欄一之情節相符
至證人O麗珠雖於彰化地檢另案警偵及本院均稱被告以附表一所示
支票,前後向其借款金額計300萬元,然查,此為被告否認,雙方
就前後總計之借款金額究為多少,各執一詞(被告稱其本案前後
向O麗珠所借之金額僅共62萬5千元),衡情出借人第1次借款後,
因未能清償本金及利息,陸續交付含有借款本金、到期利息在內
之票面金額的支票,以為清償,乃非少見而無可能之事,是O麗珠
所述被告之總借款金額是否為真,乃非完全毫無疑問,茲審酌O麗
珠並未提出其他事證以實其說,自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附此敘
明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為犯罪事實欄一犯行後,刑法第339條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
公布施行,並於同年月20日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
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修正後刑法第339條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是修正後刑法第339條就此犯罪之選科或併科罰金之數額已提高
至50萬元,經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修正前即行為時之規定對被告
較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被告本案犯罪事實欄一有
關涉及此罪部分之犯行(均為修法前所為),自應適用其行為時
即修正前刑法第339條之規定論處
(二)次按銀行支票,係有價證券之一種,以他人O白支票偽填內容
而資行使者,即屬偽造有價證券(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1918號判例
意旨參照)
又按行使偽造有價證券,以取得票面價值之對價,固不另論詐欺
罪,但如以偽造之有價證券供作擔保或作為新債清償而借款,則
其借款之行為,為行使有價證券以外之另一行為,即難置該行為
所涉及之詐欺罪於不論(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637號判決意旨
亦可參照)
檢察官起訴固認被告此等行使偽造有價證券、詐欺取財犯行,各
係屬接續犯
足徵其5次偽造進而交付附表一各編號偽造支票予O麗珠以行使,所
涉偽造有價證券犯行,及2次持各該偽造支票(附表一編號1、3)
向被害人O麗珠詐貸之詐欺取財犯行,均各係另行起意,行為有
別,尚難認有檢察官起訴所稱「係於密接之時間持續實施,侵害
之目的、法益同一,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之情而難論以接
續犯,檢察官起訴認其此等部分所為行使偽造有價證券、詐欺取
財犯行,各係屬接續犯,尚有誤會
又檢察官就被告持附表一編號1、3所示偽造支票向O麗珠行使之犯
行,雖未起訴論及被告涉犯修正前詐欺取財罪,惟被告此等部分
犯行,分別與起訴並經本院論罪之各該次偽造有價證券犯行,有
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並經本院於審
理時當庭為罪名及權利告知,而給予被告充分答辯及攻擊防禦之
機會,本院自得併予審理
(四)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
造私文書罪、同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
其偽造私文書後並持以行使,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
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被告行使偽造私文書,使被害人O建宏受騙而交付借款,其行使偽
造私文書與詐欺取財2罪間,實行行為客觀上已具局部重合,且行
為之重合時點,依社會一般通念,可認被告所為,乃基於同一犯
罪故意,而實行一個犯罪行為,核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五)被告上開所犯6罪如附表二所示,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
分論併罰
(六)按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固賦予法院裁量權
,但此項裁量權之行使,除應依刑法第57條規定,審酌行為人及
其行為等一切情狀,為整體之評價,並應顧及比例原則與平等原
則,使罪刑均衡,輕重得宜,以契合社會之法律感情
又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所謂
「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
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
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以
為判斷(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般同情而顯有憫恕之情,是就被告所為5次偽造有價證券部分,
爰各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
(七)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不思以正當方式調度資金
,未經被害人O婉寧、O清風之同意及授權,冒用其等名義偽造支
票及私文書,持以向被害人O麗珠、O建宏之當鋪詐貸,破壞票據
流通之安全性及被害人等之財產法益,所為實不可取,並考量被
告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被害人等所受損害,及業
已償還向O建宏之當鋪詐得之10萬元及向O麗珠詐得之50萬元,此分
經O建宏、O麗珠供述在卷,並有前揭O麗珠手寫清償資料影本可稽
(臺灣南投地方檢察署106年度偵字第2982號卷第14頁、彰化地檢另案
第9、31頁、本院卷第327頁),兼衡酌被害人等之意見(被害人O清風
到庭稱:願意原諒被告給被告機會,希望從輕量刑
就不得易科罰金部分(犯罪事實欄一之5次偽造有價證券部分),依
刑法第51條第5款規定,定其應執行之刑
而新修正施行之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
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是刑法雖就沒收部分有所修正,
揆諸前開條文,即應適用裁判時即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刑法沒
收之相關規定,而毋庸為新舊法之比較
惟本案有關偽造支票、偽造署押沒收所應適用之條文為刑法第205
條、第219條規定(詳下述),屬新修正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規定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之所謂有特別規定者,自無刑法
第38條第2項本文之適用
刑法第205條、第219條分別定有明文
至系爭偽造授權書,被告既已持以O草屯當鋪O建宏行使,即不屬其
所有,爰不予宣告沒收
(三)被告持附表一編號1、3所示偽造支票,向O麗珠詐得之借款(本
金計62萬5千元),為其犯罪所得,惟被告業已清償O麗珠50萬元,
是就已償還之50萬元部分,既為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O麗珠,依刑
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至其他差額部分即12萬5千元,雖被告O稱亦已返還O麗珠,然為O麗
珠否認,且被告並未提出相當證據以實其說,尚難認其所述是實
,是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
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另被告為犯罪事實欄二犯行所詐得之借款10萬元,亦為其犯罪所得
,然業均償還,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O建宏之當鋪,依刑法第38條
之1第5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一)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基於詐欺之接續犯意,先於105年1
1月2日至106年1月5日,接續至告訴人O侑誠位於彰化縣○○鎮○○路
000號住處,O告訴人O侑誠佯稱:因承作搭帆布工程,需要押標金
、現金周轉等語,並交付如附表五編號1至5所示本票共5紙,以為
擔保,使告訴人O侑誠陷於錯誤,而借款50萬元予被告
嗣於106年2月農曆年假期間,又承前開接續犯意,以其母親過世需
要喪葬費用為由,持附表五編號6至7所示支票,要求以票貼方式
借款20萬元、30萬元,使告訴人O侑誠又陷於錯誤,另交付50萬元款
項予被告
因認被告此部分涉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因認被告此部分涉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161條第1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
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分別著有92年台
上字第128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檢察官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附表四所示證據為其
論據
2.依被告所述及告訴人兼證人O侑誠於本院所證,可知被告係經由
兩人共同認識的朋友介紹認識,認識之目的即是為了被告之借貸
需求,告訴人O侑誠幾乎不認識被告,於本案借款之前,曾多次借
款予被告,當時被告均如期繳息還款,告訴人O侑誠本案會借款予
被告,是因信任朋友即兩人的介紹人,渠除向被告收取利息及要
求以票據為擔保外,並未要求被告或介紹人提供其他不動產或動
產抵、質押擔保,對於被告所稱借款之理由,也未曾求證過,渠
只要是認識的朋友介紹,能賺利息,就願意借款(本院卷第113、
491至492、496至497、501至502、505頁)
而被告曾O告訴人O侑誠借款多次均如期返還,本案借款亦曾繳付利
息,此為被告及告訴人O侑誠所是認(本院卷第499頁),也適可
佐證被告借款之初,並非無還款之意,難認有不法所有意圖,自
難僅以其事後周轉不靈,無法還款,即推論其借款初始即意在詐
欺
3.固被告持以交付告訴人O侑誠之如附表五編號6至7所示支票(發票
人均為重銨有限公司,下統簡稱系爭重銨公司支票),係案外人O家
俊出借名義給不詳真實姓名之人開設人頭公司(重銨有限公司)
所開立之人頭支票,此經證人O家俊到庭證述在卷,O家俊並因不
詳之人出售該公司為發票人之支票予案外人歐程貴,幫助歐程貴
O他人詐欺取財,經臺灣苗栗地方法院另案以107年苗簡字第611號判
決認定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而判處有期徒刑5月確定,有該判決書
存卷可佐(本院卷第211-1至211-5頁)
然查,被告於本院已稱其綽號「阿俊」之友人係50幾歲之人,並非
O家俊(本院卷第153頁),其雖無法提出「阿俊」之真實姓名年
籍資料,然亦難以此即逕予推認其持系爭重銨公司支票予告訴人
O侑誠時,知悉為人頭公司開立之芭樂票,而對告訴人O侑誠施用詐
術
5.綜上所陳,堪認被告本案被訴O告訴人O侑誠借款而未返還,乃純
為債務不履行之民事問題,核與刑法詐欺取財罪之構成要件尚屬
有間
經查,被告所辯有與其父親一起經營帆布生意,並於晚會等相類
活動,做攤販、賣攤位乙節,非不可採,已如前述,是尚難認其
以此為由O告訴人O瓊鎂借款,係施用詐術
又以被告O告訴人O瓊鎂借款,曾先清償部分款項,目前也陸續清償
之情,亦難認其有不法所有意圖
(一)(二)詐欺取財部分犯行所舉各項證據,既無從說服本院形成被
告此等部分有罪之確信心證,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
為此等檢察官所指之犯行,其此等部分犯罪即屬不能證明,自應
為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191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637號判決意旨亦可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可資參照
名詞
接續犯 4 , 想像競合 2 , 低度行為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前段,38-2,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