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綠牌約翰走路威士忌壹瓶,|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拘役陸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犯罪所得綠牌約翰走路威士忌壹瓶,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犯罪所得軒尼詩VSOP洋酒壹瓶,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核被告如附件起訴書犯罪事實欄所示2次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320條第1項之竊盜既遂罪
(二)又被告所犯前揭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異,應分論併罰之
(三)關於累犯:1.被告有起訴書犯罪事實欄所載之前科,此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其於前案有期徒刑執行完畢
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O合刑法第47條第1
項累犯之構成要件
2.雖然累犯之法律效果為:「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依據刑法第
67條之規定,有期徒刑加重者,其最高度及最低度同加之,但累
犯加重其刑的理由在於:「行為人」對於前案刑罰反應能力薄弱
,而有加重其刑之比要
此一加重理由,是否有違反「一事不二罰」、「罪責原則」等憲
法原則,迭生爭議,對此,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O釋認為,累
犯加重本刑,並不違憲,但立法者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最低本刑
」,導致刑罰超過行為人應承擔的罪責之個案,不O合罪刑相當原
則而違憲!大法官除了要求有關機關應在2年內,依據O釋之意旨
修正外,亦要求法官「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
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依本O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以刑法第185條之4的肇事逃逸罪為例,該罪之O定刑為「1年以上7年
以下有期徒刑」,若行為人O合累犯,處斷刑應為「1年1月以上10
年6月以下有期徒刑」,但若情節輕微,前、後案亦無關連性,採
取甲說,推論過程為:處斷刑的累犯加重最低本刑,原則應屬合
憲,但法官在量刑時,發現不O合刑法第59條,且對行為人判處最
低度處斷刑(1年1月)顯屬過苛時,可以例外不適用累犯加重最
低度本刑的法律效果(因為在違憲的範圍),法官可以判處最低
O定刑1年,但不能再適用刑法第59條
據此,處斷刑應為:「1年以上10年6月以下有期徒刑」(最高度本
刑合憲,無庸裁量),在量刑階段,若法官認為有刑法第59條之
例外情狀,亦得酌量減輕其刑,法官可以判處有期徒刑6月
乙說則認為累犯一律加重最低度本刑違憲,故法官在個案,應審
查是否有加重必要,且依法應在判決書中說明理由(刑事訴訟法
第310條第4款參照),此種方法,與O釋前相較,明顯增加法官說理
義務(兩個思考脈絡,詳如附圖)
7.本院曾窮盡所能,試圖論證累犯全部違憲,但未被大法官接受,
這號O釋,雖然是「妥協折衝下所為之O釋」,但也不能違反刑法
理論,畢竟,刑罰涉及生命、自由、財產與一般行動自由,更應
該採取嚴格的標準,本院從O釋文看不到大法官對於累犯違反「行
為罪責」的質疑有任何說明,本院深信,刑法第57條雖然將行為
人的品行,列為量刑的要素之一,但並非所有的品行,都可以當
成是量刑因素,只有該品行構成本案行為人的特殊人格罪責時,
才可以被列入考量,否則將使量刑因素無邊無際,而刑法第57條
的量刑,是在立法者預設的O定刑內,進行刑度裁量,量刑的O定框
架,還是在O定刑內,而立法者預設的O定刑最高刑度,代表行為
罪責的上限,若有加重刑罰的必要,應該要著眼於行為不法內涵
,而非行為人本身的人格因素
但刑法第47條之累犯加重其刑,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機械性的加
重其刑,是根據行為人個人刑罰感受能力而來,以之作為O定刑
加重的唯一理由,這裡並非出於行為罪責的思考,完全是行為人
刑法,於此,違反行為罪責,核與憲法罪責原則有違
(2)採取甲說,似乎混淆處斷刑加重,與刑法第59條的體系適用關係
應注意,立法者在各別的不法構成要件,設有O定本刑,經過刑的
加重減輕後,得出「處斷刑」,法官應在處斷刑的框架內,進行
個案合義務的量刑,但在框架內,法官認為個案有「情輕法重」
、「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之特別情狀時,依據刑法第59條之規
定,可以予以「酌量減輕其刑」(此為該法條之用語),此與其
他減刑條款的用語(例如:刑法第30條第2項幫助犯的減輕、第62條
前段自首的減輕),有所不同,刑法第73條因而規定:「酌量減
輕其刑者,準用減輕其刑之規定」,可知「減輕其刑」與「酌量
減輕其刑」這2個概念有顯著之差異
據此,刑法第59條本質上並非O定刑的減輕,而是在決定處斷刑的
範圍之後,法官於個案量刑時的特別減輕事由,在概念上,或可
以稱之為「處斷刑減輕」,與O定刑的加重減輕不同
採取甲說的立場,可能導致邏輯上的錯亂,因為既然累犯加重最
低度本刑的結論合憲,法官就應該在加重後的處斷刑內量刑,且
受此框架的拘束,這是「先決問題」,一旦採取甲說,論證方式
是「倒果為因」,只有法官在量刑時,極端量刑不合理的特別情
狀(宣告處斷刑最低度本刑,且不O合刑法第59條之要件),才會
構成累犯違憲的例外,此時,再反過來不適用累犯加重最低度本
刑的規定,而將處斷刑的下限解除,回歸O定刑
(4)本院也不得不承認,O釋文看起來,是比較O合甲說的觀點,黃虹
霞大法官在協同意見書亦大聲疾呼,應該採取甲說的看法,不可
誤解O釋文的意旨(黃虹霞大法官甚至認為只有在最低度O定本刑
為6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才有本案O釋之適用),但至少有4位大
法官採取乙說的觀點,且O釋文的文義所稱「於不O合刑法第59條所
定要件之情形下」,似乎並未禁止其他案例類型,O釋文所指,
只是說明累犯一律加重最低本刑過苛案例「之一」,並不代表完
全禁止其他案例,或反對乙說的推論
10.因此,被告已有前述O合刑法第47條1項累犯定義的前科,就O定刑
最高度刑部分,自應依法加重其刑,就最低度O定本刑部分,依
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O釋意旨,本院考量被告所犯之前案,
均屬竊盜,與本案罪質同一,從前案之判決書看來,被告亦涉及
多次超商竊酒案,與本案犯罪情節相仿,被告正值盛年,本應依
靠自己的努力獲取財物,前案入監服刑,無法讓被告學習如何尊
重他人財產權,予以加重最低度本刑,並無罪刑不相當之情形,
自應依法加重最低度本刑
(四)爰審酌被告正值盛年,本應依靠自己的努力,獲取合法財富,
竟貪圖小利,冀望不勞而獲竊取他人財物,其犯罪之動機實屬可
議,且被告之前已有多次竊盜前科,竟又再犯本案竊盜犯行,尤
其本案隨機在便利超商竊取洋酒,足見被告漠視他人財產權,此
一法敵對意識的高度展現,構成本案行為主觀不法的重要內涵,
自應充分考量,且被告迄今都未能與2位被害人達成和解,難認
其於犯罪後積極彌補損害,被告於犯罪後坦承犯行,態度尚稱良
好,其為高中畢業之教育程度、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陳稱:我目
前自己一個人生活,職業是臨時工,工作狀況不穩定,我沒有結
婚,父母也過世了,我住在祖厝一個人生活,我已經沒有再施用
毒品了,但因為經濟困難,無法賠償,且我涉及的其他的竊盜案
,也是偷酒等語之家庭生活狀況,被告所竊得之財物價值不高,
此構成刑罰之上限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主文欄所示之刑
,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五)又刑法第50條、第51條並未明文規定在個案中應該如何量定應
執行之刑,對此,本院認為數罪併罰案件定應執行刑之目的在於
「罪責原則」及「特別預防」之考量,刑罰之一般預防功能,將
使行為人淪為「警惕世人」的工具(手段),侵害人性尊嚴(刑
罰的一般預防功能在於立法者所設定的O定刑的本身),不應該在
量刑或定應執行刑予以考慮,而經過此一特別之量刑程序,方能
充分反應各行為整體之不法內涵,進而進行充分且不過度的罪責
評價,尤其是各宣告刑對於行為人的刑罰意義,也應該充分考量
行為人本身的人格特性及刑罰經濟原則,過重的刑罰反而無法達
到教化之目的,更有可能違反比例原則
此外,本院亦認刑法第57條所規定之各款量刑事由,就同一事由在
定應執行之刑時予以再次評價,並不違反「雙重評價禁止」,主
要的理由在於兩者的制度目的不同,在決定宣告刑時,法院應該
考量宣告刑之處遇是否合乎罪責原則與特別預防功能,在罪責框
架基礎內決定具體刑度,但在決定應執行刑時,則是出於整體刑
罰執行的考量,行為人的人格罪責,已經在各罪宣告刑累加的上
限下,作為得減輕應執行之刑之事由,尤其是行為人所犯數罪的
犯罪特質,總和的累加觀察,更可以充分反應行為人的主觀法敵
對意思,以及法益侵害的總體威脅程度
因而斟酌本案被告所犯之2次竊盜罪,罪質同一,犯罪情節雷同,
本案犯罪時間、地點相近,整體財產法益侵害的威脅程度不高(
僅2瓶洋酒),而被告於犯罪後坦承全部犯行,尚未與2位被害人
達成和解等一切情狀,定應執行之刑如主文所示,且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三、關於不法利得沒收:被告所竊得之綠牌約翰走路威士忌、軒
尼詩VSOP洋酒壹瓶各1瓶,均未扣案,亦未實際發還被害人,此些不
法利得,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450條第1項、第454
條第2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8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73條,73,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67條,6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47,累犯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4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