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iPAD平板電腦11臺(每臺價值新臺幣【下同】9000元|
主文
甲OO犯竊盜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追徵不能沒收之犯罪所得價額共新臺幣肆萬伍仟元
又犯攜帶兇器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案被告甲OO所犯之罪,均係死刑、無期徒刑、最
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就前揭被訴
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本院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
人之意見後,本院裁定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規定,進行簡式審
判程序,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
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
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二、犯罪事實二之部分,公訴意旨雖謂被告竊得現金約6000元至70
00元等語,固以告訴人O柏凱於警詢之指述為據,惟被告於偵訊時
辯稱:我印象中我偷的金額沒有那麼多,應該只有5000多元等語(
見偵6228號卷第25頁),經本院再次向告訴人O柏凱確認,其陳稱:
我無法確定失竊金額多少,只有被告本人知道等語(見本院卷二
第33頁),另佐以告訴人O柏凱陳稱被告母親已支付5000元作為補
償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17頁),本於罪疑唯輕原則,應採對被告
有利之認定,應認被告竊得之現金為5000元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
兇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
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
之,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
帶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
旨參照)
(二)按所謂「犯意變更」,係指行為人在著手實行犯罪行為之前或
行為繼續中,就同一被害客體,改變或提昇原來之犯意,在另一
新犯意支配下而實行其他犯罪行為,按重行為吸收輕行為之法理
,應依其中較重犯意所實行之犯罪行為整體評價為一罪
核與另起新犯意而實行其他犯罪行為,應分論併罰之數罪不同(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72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犯罪事實二之部分,被告原本基於竊盜之犯意,欲以釣魚工
具竊取福德宮香油錢箱之金錢,惟因其操作不慎,致釣魚工具掉
落香油錢箱內,被告為求順利竊得香油錢箱內之金錢,乃提昇原
來之竊盜犯意為攜帶兇器竊盜罪,旋於同日13時59分許,攜帶足供
兇器使用之砂輪機1支返回福德宮,並以該砂輪機鋸開香油錢箱而
竊取其內金錢,依上開說明,應論以被告較重犯意之刑法第321條
第1項第3款攜帶兇器竊盜罪而為整體評價
(三)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就犯罪事實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
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已有財產犯罪之紀錄,
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查(見本院卷一第
9至17頁),素行非佳,且欠缺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考量被告
犯罪事實一、二竊取之財物價值,念及被告犯後坦承犯行,態度
尚可,且被告之母親已賠償5000元給告訴人O柏凱,但被告迄今完全
未賠償告訴人O耀圳(見本院卷
一第113頁),兼衡被告自陳大學肄業之學歷、從事電腦維修工作
、月薪約3至4萬元、已婚、育有2名年幼子女由母親及配偶照顧、
入監前獨居之生活狀況(見本院卷一第112至113頁)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得易科罰金之宣告刑,諭知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而因本案所宣告之罪刑,各為得易科罰金及不
得易科罰金,依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但書,本院自不得定其應執
行刑,但依同條第2項規定,本案判決確定後,被告仍得請求檢察
官聲請定應執行刑,附此敘明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犯罪事實一之部分,被告竊得11臺本案平板電腦,將其中6臺朋
分給共同被告O信宏、O哲緯,自己僅保留5臺,復囑共同被告O哲
緯前往至正行動通訊館變賣得款3萬元,應如何對被告宣告沒收
或追徵?1.依沒收修正理由以「任何人O不得保有犯罪所得」此一
普世基本法律原則下所引申沒收適用裁判時法之說明,刑法第2條
立法修正理由一(二)即指出,民法領域及公法領域均存在不當得
利機制,刑事法領域亦然,犯罪所得本非屬犯罪行為人之正當財
產,依民法規定並不因犯罪而移轉所有權歸屬,法理上本不在其
財產權保障O圍,自應予以剝奪,以回復合法財產秩序,而同法第
38條之2立法理由二更謂犯罪所得之沒收性質上屬類似不當得利之
衡平措施,非屬刑罰,是以就犯罪所得沒收規範之理解,應自其
本質即類似不當得利衡平措施的概念為立論
2.按刑法修正後犯罪所得之沒收機制,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
定屬於犯罪行為人犯罪所得之沒收,同條第2項規定第三人取得犯
罪所得之沒收,同條第3項則規定上開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就此機制之運作,學說上雖有
主張如犯罪行為人將犯罪所得轉讓給第三人,仍應對犯罪行為人
追徵該犯罪所得之價額,並就該受轉讓之第三人進行第三人沒收
,然民法第183條針對不當得利之受領人無償讓與第三人,規定因
此免返還義務,應可作為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因對行為人過苛不
宣告沒收的理由等語,惟:(1)刑法第38條之1立法理由三(一)關於增
訂沒收第三人之犯罪所得之說明已指出:「現行犯罪所得之沒收
,以屬於犯罪行為人者為限,則犯罪行為人將其犯罪轉予第三人
情形,犯罪行為人或第三人因而坐享犯罪所得,現行規定無法沒
收……」,可知當犯罪行為人已將犯罪所得轉與他人之情形,並
無法透過沒收犯罪行為人犯罪所得之規定沒收,乃有增訂第三人
沒收規定之必要
」可知上述所謂之「善意」第三人,係指不符合第三人沒收規定
(即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而取得犯罪所得之第三人,此際既無法
對該第三人沒收,即應對犯罪行為人追徵犯罪所得之替代價額,
從而,就刑法第38條之1沒收機制之運作應理解為:犯罪所得如屬
於犯罪行為人,依第1項規定對犯罪行為人沒收
如屬於第三人,視第三人取得犯罪所得是否符合第2項規定,如是
則依該規定對第三人沒收,如否便依第3項規定,對犯罪行為人追
徵犯罪所得之替代價額,又如第三人於符合第2項規定情形下取
得犯罪所得,但嗣後該犯罪所得滅失或由「第四人」善意取得,
則應依第3項規定,對該第三人追徵犯罪所得之替代價額
(2)就上揭刑法第38條之1沒收機制之運作觀察,可知係以犯罪所得
為基準,視犯罪所得屬於行為人或第三人,分別適用不同規定沒
收之,但對於已非屬於行為人但無法適用第三人沒收規定之情形
,此時與犯罪所得滅失相同,皆屬無法對犯罪所得「原物」沒收
,乃改以追徵替代價額之方式,可知刑法沒收機制乃著眼於犯罪
所得之流動,與民法不當得利之立法目的在避免利益不當流動,
確有若干契合之處,是以立法理由稱沒收為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
措施,其來有自
是以上開論者所主張刑法沒收規定之適用,應有所誤會,基本的
質疑在於,犯罪所得如何同時既屬於犯罪行為人又被第三人取得
?至於所謂民法第183條規定可作為過苛免予宣告沒收之理由,然
民法第183條係規定:「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以其所受者,無償讓
與第三人,而受領人因此免返還義務者,第三人於其所免返還義
務之限度內,負返還責任
」乃規定「受領人因此免返還義務者」,而非「受領人因此免返
還義務」,即受領人是否仍具返還義務,應依同法第182條規定視
受領人是否知無法律上原因為斷,在犯罪行為人取得犯罪所得之
情形,豈不知無法律上原因?如何能謂無返還義務而認為宣告沒
收過苛?如未能據此認定過苛,則刑法對犯罪行為人與第三人均
沒收犯罪所得之正當性為何?與修法後已申明沒收並非刑罰有無
牴觸?3.準此,參諸民法第182條規定:「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不知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其所受之利益已不存在者,免負返還或償還
價額之責任(第1項)
如有損害,並應賠償(第2項)
」,如將此規定對照刑法第38條之1沒收機制,犯罪行為人作為不
當得利之受領人,其自屬於受領時知無法律上原因,從而應償還
「受領時」所得之利益,即應沒收犯罪行為人「取得時」所得之
利益,如斯時之後該利益減損或滅失,並不影響應沒收之O圍,然
應辨明者在於,該所謂「利益減損或滅失」乃指非符合第三人沒
收之情形,如第三人因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情形取得犯罪所得,對
犯罪行為人自已無沒收或追徵規定之適用,質言之,犯罪所得之
「流動」(指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情形)造成沒收或追徵對象之
變更,而犯罪所得之「消費、減損或滅失」,對於沒收之對象與
O圍均無影響
4.本案被告雖竊得11臺本案平板電腦,但被告將其中6臺無償贈與給
共同被告O信宏、O哲緯,此6臺本案平板電腦已非屬於被告,而可
能係共同被告O信宏、O哲緯涉犯收受贓物之犯罪所得,應於其等
被訴贓物案件宣告沒收(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778號判決意旨
可資參照),並無不能沒收而應宣告追徵價額之問題
於本院準備程序又改稱:我購買本案平板電腦1臺價格為9900元,但
當時市價為1萬2000多元,我未留存本案平板電腦購買價格的資料
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03至104頁),則既乏證據可資佐證,應採對
被告有利之認定,以1臺9000元計算其價額,因該5臺本案平板電腦
已由第三人善意取得,而無從原物沒收,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
規定,宣告追徵不能沒收之犯罪所得價額共4萬5000元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320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3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之
1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72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77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2 , 評價為一罪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6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沒收   6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4

民法,第183條,183,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3

民法,第182條,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2

民法,第38條之2,38-2,A   1

民法,第182條第2項,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1

民法,第182條第1項,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0條第2項,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但書,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