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22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丁○○知悉國內金融機構帳戶之申辦手續堪稱簡便,而現今
社會利用他人金融帳戶資料詐財之犯罪型態甚為猖獗,屢經國內
平面及電子等各類媒體多年來廣為披露,顯能合理預見若將自己
之金融帳戶資料供他人使用,該帳戶有可能被作為詐財及掩飾犯
行之工具,詎其猶基於縱有他人持其金融帳戶資料詐財亦不違背
其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6年11月21日晚間6時4
0分至106年11月25日下午5時24分間某時,在不詳地點,以不詳方式,
將其名下之安泰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安泰銀行
帳戶)、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中國信託
銀行帳戶)、遠東國際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遠
東銀行帳戶)(以下合稱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密碼,交
給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及其所屬詐欺集團成員使用(無證據
證明為3人以上共犯),以此方式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之犯行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被告就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之
證據能力表示沒有意見,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該等具有傳聞證據性質之證據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
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應無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認以
之作為本案之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
認該等供述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二)按刑法上之故意,區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不
確定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
生者」為直接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
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為間接故意
又按金融帳戶為個人之理財工具,一般民眾皆可依金融機構之規
定自由O請開設金融帳戶,並無任何特殊之限制,得同時於不同金
融機構O請多數存款帳戶使用,而提款卡僅為供存、提款或匯款之
用,本身幾無何經濟價值,無為借款或信用之目的使用,衡諸一
般O情,金融帳戶及提款卡等物事關個人財產權益之保障,其專
有性甚高,除非本人或與本人親密關係者,難認有何理由可自由
流通使用,當均有妥為保管及防止他人任意使用之認識,且該等
專有物品如落入不明人士手中,而未加以闡明正常用途,極易被
作為與財產犯罪有關之犯罪工具,此為一般人依通常生活所易於
體察之常識,而有犯罪意圖者,非有正當理由,取得他人提供帳
戶之提款卡、密碼,客觀上可預見其目的供為某筆資金之存入後
再行領出之用,且該筆資金之存提領過程係有意隱瞞其流程及行
為人身分曝光之用意,人本於一般認知能力均易於瞭解(最高法
院93年度台上字第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於107年9月18日偵訊供稱:「我在高雄的某處遺失上述4間銀行的帳
戶提款卡及存摺,確切地點我不知道,當天出門我帶一個提袋,
提袋內裝有我名下的4間銀行及我男朋友的妹妹的一間銀行存摺及
提款卡,後來我忘記是袋子沒帶回家還是途中弄丟」等語(O檢
107偵2616號卷第36頁),綜觀被告從警詢至偵訊之供述,就本案帳
戶遺失之原因或稱係搬家遺失,或稱不知何以遺失,或稱係於銀
行辦事遺失,不一而足,且遺失之帳戶係4本或5本亦有所不同,而
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又進一步供稱其遺失裝有存摺之提袋內,亦包
含其零錢包(本院卷第277頁),則何以其先前偵訊時又稱其無遺
失其餘物品?況被告自陳當天出門僅帶該提袋,無攜帶包包及O
夾之習慣,因而該提袋內有其賴以生活必需之零錢包,但被告卻
於返家時對提袋之遺失毫無察覺,需待凱基銀行通知方察覺遺失
之情,顯與O情有違,故被告所辯是否為真,已有所疑
一個小鐵盒裡面等語(基檢107偵851號卷第26頁),就此觀之,因本
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係放置在不同位置,被告卻將不O使用裝
在鐵盒之存摺、提款卡攜出,顯係刻意為之,與其所辯「沒有想
太多」等情相悖,而該不O使用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何以被特別攜
出,被告無法提供一合理用途之解釋,其何以攜帶這些帳戶之存
摺及提款卡外出,亦未見說明,僅空言其忘記了,其沒有想太多
等語,然從被告自陳出門可以不需攜帶O夾,卻將本案存摺及提款
卡隨身攜出,可見被告對該存摺、提款卡之重視,被告卻一再辯
稱其於遺失當下毫無察覺,亦顯與O情相違
(四)末查,現今從事詐騙之人既知利用他人之帳戶以達掩飾犯罪所
得之目的,亦當知社會上一般人如帳戶存摺、提款卡遺失或遭竊
,為防止拾(竊)得之人盜領存款或供作不法使用,必會於發現
後立即報警或向金融機構辦理掛失,在此情形下,從事詐騙之人
如仍以該帳戶作為犯罪工具,則在被害人將款項匯入該帳戶後,
極可能因帳戶所有人O請掛失而無法提領,則其等費盡心思詐騙
被害人,卻無法提領被害人匯入之款項,將使詐騙行為功虧一簣
,易言之,從事詐騙之人必會確定帳戶所有人不會報警或掛失,
確定其等能於一定時間內自由使用該帳戶存提款或轉帳,方能肆
無忌憚地於該期間內要求被害人匯款至該指定帳戶,而觀之被告
本案帳戶之交易明細,本案詐欺取財之正犯提領款項均未受阻,
倘非被告將其名下之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提供給本案
詐欺取財之正犯使用,本案詐欺取財之正犯要無可能順利地使用
被告本案帳戶提領款項,亦無可能告知本案告訴人將款項匯入本
案帳戶,由此,已足證明持有被告本案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之人,對於能夠使用本案帳戶,無須擔心本案帳戶遭被告掛失,
已經有所掌控,堪認被告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係被
告自行交付予他人無疑,被告辯稱其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
密碼係遺失云云,甚難採信
(一)按幫助犯之成立,主觀上行為人須有幫助故意,客觀上須有幫
助行為,意即需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助之意思
,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
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件依告訴人乙○○、戊○○、庚○○、辛○○、丙○○、甲○
○之指述,遭詐欺過程中,未曾直接與詐欺集團成員有何面對面
接觸,是被告提供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予不詳人士,使告訴人等
遭不詳人士詐騙而匯款至其所提供之本案帳戶之行為,充其量僅
足認定係詐欺取財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幫助行為,尚難遽認其與
詐欺集團成員本於共同犯罪之犯意聯絡,而有參與或分擔詐欺之
犯行
況使用他人帳戶犯罪者,本欲利用他人帳戶以隱瞞自己身分而逃
避檢警追緝,是被告雖可預見使用本案帳戶者將利用其所交付存
摺、提款卡及密碼,供為詐欺不法犯行,惟其主觀上並無將使用
本件帳戶者所實施之詐欺犯行,視為己身犯行之共同犯意聯絡,
自無由令其負共同詐欺之罪責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
欺取財罪
至洗錢防制法第2條雖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
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
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而本條所稱之特定犯罪,依同條例第3條第3款之規定,固包括
刑法第339條之詐欺取財罪在內
然考量洗錢防制法之制定,旨在防止特定犯罪不法所得之資金或
財產,藉由洗錢行為,諸如經由各種金融機關或其他交易管道,
轉換成為合法來源之資金或財產,切斷資金與當初犯罪行為之關
連性,隱匿犯罪行為或該資金不法來源或本質,使偵查機關無法
藉由資金之流向追查犯罪行為人,其所保護之法益為國家對特定
犯罪之追訴及處罰,而本案被告提供其所有之帳戶予詐欺集團成
員,使詐欺集團成員得以使用該等帳戶供作收受被害人匯款之工
具使用,被告提供銀行帳戶之行為,係對於詐欺集團詐欺取財犯
罪之幫助行為,並非主觀知悉他人實施詐欺取財犯罪後,另基於
為掩飾、隱匿犯罪所得之犯意,而提供帳戶供詐欺集團使用,故
就本案卷證觀之,未有被告提供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係為掩飾,隱匿該等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或使
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之具體事證,是被
告所為,並不該當於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洗錢罪,檢察官認被告此
部分並涉有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第14條,容有誤會,惟起訴
書既認此部分與前開有罪部分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
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二)按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刑法第30條第2項定有
明文
本案被告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為幫助犯,本院衡其犯罪情節
顯較正犯為輕,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另本件既無任何證據顯示其所幫助之詐欺集團成員為3人以上,
或為未滿18歲之少年,依有疑唯利於被告認定之原則,認為均無
未滿18歲之人,且非3人以上)
前揭詐欺集團成員就詐欺取財犯行,固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為共同正犯,惟幫助犯係從犯,從屬正犯而成立,刑法上既無「
共同幫助」之情,當亦無「幫助共同」之可言
(三)爰審酌近年來國內多有詐欺集團犯案,均係使用人頭帳戶以作
為收受不法所得款項之手段,並藉以逃避查緝,被告竟仍輕率提
供其所申辦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來幫助他人為詐欺取
財之犯行,且提供帳戶之數量不少,其行為足以助長詐欺集團之
惡行,而破壞人與人之間之信賴關係,實際上亦已使告訴人受詐
騙並受有損害,實不可取,且犯後矢口否認犯行,並飾詞為辯,
迄今未賠償告訴人之損失,難認其犯後態度良好,兼衡被告自陳
與奶奶同住,未婚,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曾從事美髮、旅行社
、O藝場工作等一切情狀,處如主文所示之刑,暨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
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 傳聞證據 1 , 直接故意 1 , 想像競合 1 ,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3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3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