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9條,贓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前揭所為,涉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之加重竊盜罪嫌等
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
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
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
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亦可資參照
投檢偵緝卷第86頁至第93頁)可知,被告停靠的O輛停於三山國王廟
外圍牆,距離行竊地點具相當之距離,此一情狀與一般把風者會
將O輛停靠於共犯行竊地點附近,以利共犯得隨時上車逃離現場
之情形有違,且上開O輛係登記在被告名下,此有O輛詳細資料報表
1份(警卷第10頁),被告以自己的O輛參與行竊,僅徒增自身事
後被查緝之風險,實務上常見一般把風之O輛都會竊取他人O牌換上
,就此點來看,檢察官立論不免牽強
(四)、被告雖於偵查時供稱:當日我並沒有與O天華一起去三山國
王廟,O天華說要載女友出去前一天傍晚就借他了,106年4月30日才
把車子歸還,才跟我說到南投廟裡偷香油錢等語,然其於本院審
理時供稱:因為O天華平常就常常跟我借車,他跟我借2、3次,當
時偵訊時,檢察官只有跟我說日子跟三山國王,根本不知道是什
麼時候借的,只知道O天華有借我的車子去載女友,不知道O天華
那時候去偷的是三山國王廟,沒有要推給O天華,因為時間過太久
,我只記得我的車子借給O天華等語(本院卷第223頁、第225頁),
觀被告製做偵訊筆錄時間為106年9月,有被告偵訊筆錄1份可參(
投檢偵緝卷第32頁),距離O天華上開行竊日期已有一段時間,則
被告雖面對刑事追訴,在刑罰效果嚴厲下,第一時間會有防衛心
理,而且本案確實是O天華所出之事端,所以被告雖於偵訊時否認
在場,但不能以被告辯詞前後矛盾,逕行推論其有把風之竊盜行
為分工
五、職權告發部分:被告供稱:O天華行竊上車後,有告訴我他去
偷香油錢,下交流道後我們就用這筆錢買東西吃等語(本院卷第
225頁、第226頁),所涉刑法第349條贓物罪嫌,本院爰依職權告發
,然而,煩請檢察官能待本案及相關另案均確定後再行偵辦
六、本院應適用之法律: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49條,349,贓物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