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06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06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6條第1項之侵入住宅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再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而有合理性懷
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
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06條第1項侵入住宅罪嫌,無
非係被告甲OO之供述、告訴人O水豐之指述、證人O紫鶯之證述為主
要論據
訊據被告甲OO固坦承於上揭時地有進入告訴人O水豐之住處,且登
上二樓之事,惟堅決否認涉有上開犯行,辯稱:因O紫鶯是伊妻子
的友人,伊跟O紫鶯不熟,當天晚上是伊妻子要伊送O紫鶯回家,
伊跟O紫鶯走在路上時,O紫鶯說要去找O水豐理論,伊勸O紫鶯說已
經晚上了、等天亮再處理,但O紫鶯不聽,執意走到O水豐家樓下
,伊也不敢拉O紫鶯,到了O水豐家樓下後,O紫鶯就衝上去,伊也
來不及拉住她,為避免O紫鶯與O水豐發生衝突,伊只好跟著O紫鶯
上去,上去之後伊也有拉開O紫鶯,避免造成更大的傷害,伊並非
無故進入O水豐住處等語
(一)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跟隨證人O紫鶯進入告訴人O水豐住處,且
一同登上二樓等情,業據被告甲OO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自承
無訛(參偵卷第9-10頁、第42頁背面、本院卷第23頁、第30-31頁)
,核與證人即告訴人O水豐、證人O紫鶯於警詢及偵查中證述之情節
相符(參偵卷第3-5頁、第14-15頁、第42-43頁),再被告甲OO亦不否
認其時未經告訴人O水豐之同意一節,是被告甲OO於上開時地未經
告訴人O水豐之同意,即行進入告訴人之住處之事實,自堪認定
屬實
(二)按刑法第306條所謂「無故侵入」,係指行為人未得有權人之同
意,而無正當理由,進入他人之住宅或建築物
是本案所應審究者,自係被告是否為「無故」侵入告訴人之住處
:1.證人O紫鶯證稱:甲OO知道伊要去找O水豐理論,怕會有衝突才
陪伊過去,到了O水豐住處門口伊先敲門,沒有人回應後,伊就拉
開門進去且直接上2樓,甲OO確實在當和事佬,阻止伊與O水豐發生
糾紛等語(參偵第3頁背面-第4頁背面),核與被告甲OO所辯情節
均大致相符,被告縱於與O紫鶯一同步行前往時即知O紫鶯欲找告
訴人O水豐理論,然此時O紫鶯是否即有侵入他人住宅之意未明,亦
難僅以此即認被告其時即有侵入告訴人住宅之意
3.又證人O紫鶯為一女性,被告甲OO所辯其時原要護送O紫鶯回家,
即非無可能,是被告既因其時已值夜半時分,為維護O紫鶯之人身
安全而護送其回家,於遇O紫鶯孤身一人進入告訴人O水豐之住處
欲與O水豐理論時,因擔憂O紫鶯之安全及避免O紫鶯與O水豐發生衝
突,始陪同O紫鶯進入O水豐住處,其所為自非道義上所不許,而
無逾越社會正常之倫理秩序
揆諸前揭判例說明,被告之無故侵入住宅之事實既屬不能證明,
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6條第1項,306,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06條,306,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