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以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作成之相關供述證據
,公訴人、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均對證據能力不予爭執,亦未於
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
,尚無違法取得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
適當,而其餘所依憑判斷之非供述證據,本院亦查無有何違反法
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且上開各該證據均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進
行證據之提示、調查、辯論,被告於訴訟上之防禦權,已受保障
,故上開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二)被告雖以前詞置辯,然查證人即告訴人O茂崴於警詢時即證稱
:被告拿著裝滿伊外套、制服、背心及配件之塑膠袋朝伊頭部丟
擲,因為伊要離職,被告不同意、一氣之下就攻擊伊,伊有因此
腦震盪等語(參偵卷第3頁),而於偵查中證稱:伊當天去公司辦
離職,要繳回制服,裡面有一件外套、2件襯衫、2件褲子、1件背
心、領帶及領帶夾,粗估約1公斤重,伊把這些東西裝在紅白塑膠
袋內,且放在桌上,因為被告不答應讓伊離職,就拿起那些東西
往伊頭上狠砸,造成伊腦震盪等語(參偵卷第31頁),觀諸證人
O茂崴前後證述情節相符,且於偵查中亦已具結擔保其證詞之可信
度,甚且與被告僅因離職一事生有齣齬然並無深仇大恨,自無為
求誣陷被告而自傷己身,而涉入較重之誣告或偽證罪責者,是證
人O茂崴所證其遭被告持物品丟擲以致成傷一節,即非不可採
有本院勘驗筆錄1份在卷可查(參本院卷第27頁),再被告亦不否
認自監視錄影畫面上看到其所丟擲之物品確實有丟到告訴人(參
本院卷第27頁),益徵被告朝告訴人之方向丟擲裝有告訴人衣物之
塑膠袋(內含外套1件、制服2套、背心、配件等),確有丟擲、
撞擊到O茂崴之頭、臉部,自堪認定
(四)再被告雖又辯稱其係要丟擲旁邊的岔栽、或稱只是要將衣物丟
還給告訴人等語,然被告此部分所辯前後不一,且顯係互相矛盾
之詞,況依上開監視錄影畫面顯示,被告係持物品大力朝告訴人
之頭、臉處丟擲(參理由貳一(三)),其所辯自屬事後卸責之詞
,諉無足採,被告有大力丟擲物品以傷害告訴人之意,自堪認定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二)爰審酌被告與告訴人原為同事關係,不思和睦相處,且遇事亦
未以和平理性方式溝通,而為傷害告訴人之犯行,所為並無足取
,且犯後否認犯行,犯後態度難稱良好,兼衡被告之智識程度、
經濟狀況、告訴人所受傷勢輕重及迄今未賠償予告訴人等一切情
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
儆
三、公訴意旨雖另以:被告於為上開傷害告訴人O茂崴之行為後,
告訴人遂走出辦公室以手機報警,被告亦跟隨在後,接續前開傷
害之犯意,持置於辦公室外之鐵條走近O茂崴,然隨即經旁人勸阻
並拿走甲OO手中之鐵條,甲OO始罷手並返回辦公室,因認被告此
部分亦涉有傷害罪行,惟被告此部分縱有傷害告訴人之犯意,然
尚未動手,且未因此致告訴人受有傷害,自未涉有傷害犯行,惟
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揭有罪部分為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之關係
,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11條前段、
第27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名詞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