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5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5條第3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主文
甲OO共同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搶奪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判決節錄
一、本件被告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
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本院
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公訴人、被告之意見後,爰依刑
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規定合議裁定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
審判程序
一下車時,O季陵馬上從後座挪移至前座,並坐在仍發動中之機車
前座等候」,亦顯O季陵對被告甲OO不再騎駛290-LDJ號普通重型機車
,而欲換騎他車之情,係屬至為了然於胸而心知肚明!再既同乘
290-LDJ號普通重型機車前去上址附近購物,復以「(他沒騎幾步
就停下來這過程中他有跟別人借車嗎?)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跟別
人借車」,此並據O季陵於本院審理時承明(見本院卷第69頁),
況ABP-0221號與290-LDJ號此2部普通重型機車原停放處更祇相隔約7、8
輛機車之距離,謂之屬近在咫尺,尤不為過,抑且,倘係向友人
借車,借得時勢必問清究明車之所在,以便順利取車,既如是,
則在近旁已有另輛經借得而可供合法騎用之機車若此情況下,取
車時當必1人各取1輛騎用,寧有捨近求遠,化簡為繁,反由甲OO先
騎駛000-LDJ號普通重型機車搭載被告前行一小段距離,待越過ABP-
0221號普通重型機車車停處後始忽然停車,並向O季陵示意謂:「等
一下,看到我騎車子跟著我後面走就對了」,再折返步行抵前去
牽車之可能?是以純從諸此悖逆取用合法借得機車所應有舉措之
違常行徑觀之,甲OO實係騎車經過ABP-0221號普通重型機車時,因
見有可趁之機,方萌意竊取該車,類此淺顯易辨,幾近昭然若揭
之事,只須稍具普通智識者,咸必可輕易洞澈詳悉,則O季陵豈有
唯獨不然之理?稽上足證經聞言察行後,O季陵旋心領神會,頓知
甲OO係欲折返竊車,狀極彰明
四、核被告甲OO所為,分別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及同法
第325條第3項、第1項之搶奪未遂罪
就竊盜罪部分,被告與O季陵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
正犯
被告所犯上開二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
次查,被告O有如事實部分所載之犯罪科刑執行情形,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可按,因之,其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
於5年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件二罪,均為累犯,悉應依
法加重其刑
又被告已著手於搶奪犯行之實行,因該金項鍊被拉斷掉落之意外
障礙始未得逞,為障礙未遂,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
犯之刑減輕之,再此部分刑之加、減且應依法先加重而後減輕之
爰審酌被告竊盜及搶奪之犯罪動機、目的皆僅意在牟得非份財物
供己使用,不具任何倫理、道德上之值憫可宥性,雖竊盜部分係
徒手為之,手段仍屬平和,但係居主導之地位且親任下手為竊之
責,與犯情節自重於僅擔任等候接應之O季陵,另就搶奪部分則係
隨機擇定行搶對象,造成任何臨經其旁者皆淪為潛在之被害人,
易令大眾因而惶惴不安致視外出行路如畏途,嚴損社會秩序,其
次,被告竊得之普通重型機車(含車鑰),幸已經警查扣發還,
此除據被害人O曉萍於警詢時陳明外,並有車輛尋獲電腦輸入單及
贓物認領保管單各1份可參,被害人O曉萍所受之財損已告弭平,
雖如是,惟被告前已曾屢屢因竊盜及搶奪案件經判處罪刑確定,
或已執行完畢,或現正因此在監執行中,此同有前引之前案紀錄
表為憑,詎尚不知省惕,未能記取教訓,卻依然屢罰屢犯,竟更
一仍舊貫,復萌貪圖非分財物之故態而再犯本件竊盜及搶奪罪,
惡性極重,自應秉其一再觸犯之情從嚴懲處,期能使之時時銘刻
在心,莫敢須臾擅忘前愆俾杜覆蹈,末以被告事後始終坦白認罪
,態度尚可等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另衡酌案發時被
告之職業為「清潔人員臨時工」,家境則屬「勉持」,有警詢筆
錄所載供參,資力顯然不佳,再者,自由刑倘准易科罰金,折算
標準當應考量為換取自由勢須支付而無從豁免之代價暨依其職業
、身分及家境所應有之資力等節予以綜合酌定,方能在財力豐貧
各異、優劣參差者間維持刑罰執行之有效性及公平性等各情,就
所犯竊盜部分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有關犯罪所得部分,現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雖亦定為
「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惟參酌此次增、修之立法說明
,針對犯罪不法利得之沒收係植基於類似不當得利若此衡平措施
之觀點,本於「無人能因犯罪而受利益」之原則,著重在犯罪不
法利得之澈底剝奪,復更明揭「犯罪行為所得本非屬犯罪行為人
之正當財產權,『依民法規定並不因犯罪而移轉所有權歸屬』,
法理上本不在其財產保障範圍,自應予以剝奪,以回復合法財產
秩序」之旨,再為保障被害人之既有權利不致因不法利得之沒收
致遭侵蝕,除於現行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明定「犯罪所得已實際合
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即所謂「被害人優先
原則」外,於現行刑事訴訟法第473條且設有「『權利人』或因犯
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於沒收、追徵財
產裁判確定後一年內,仍得聲請發還或給付」之規定,又既與「
債權請求權之人」併列,因之,此之「權利人」當唯指各類「物
權權利人」而言,是自涵蓋「所有權人」在內,佐此亦見不法利
得之沒收實兼具係為就沒收標的仍擁有「物權(含所有權)」之
被害人追索轉交之性質,凡上足徵應沒收之犯罪所得並不以行為
人取得「所有權」為限,但祇行為人對沒收標的具有事實上之支
配、處分權能即屬之,皆在應沒收之列,均合先敘明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第1項及第2項之犯
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至5項定有明文甚明
七、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10條
之2、第454條,刑法第28條、第320條第1項、第325條第1項、第3項、
第47條第1項、第25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0條第1項但書第
1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名詞
分論併罰 1 ,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5條第3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50,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5條第3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2項,473,執行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5,38-15,A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473,執行   1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473,執行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