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9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其遭被害人性騷擾4年,因初時不知性
騷擾定義,又為媒體誤導,待知情提告後致告訴逾期,被告飽受
黑暗荼毒,其一口冤氣難平,故將此事公開,況性犯罪者有何名
譽可言,原判決形同在被告身上灑鹽,爰請求還給被告公道云云
是被告執前詞提起上訴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
其上訴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刑事訴訟法第232條、第233條第1項及第237條第1項分別有明文規定
(二)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定
有明文
惟按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
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2項亦定有明文
又本院下列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部分,並無證據證明
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且檢察官、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
及審理時,均未主張排除其證據能力,迄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
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揭非供述證據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與不
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及第159條之
4之規定,應認均有證據能力,而得採為判決之基礎,合先敘明
(一)被告於107年3月1日下午某時許,在臺北市○○區○○路0段
000巷00弄0號1樓外牆上,接續O貼如附表編號1至4所示載有「老淫畜
」、「老屎」、「淫惡的老污瘤」、「淫賤下流」「老淫賊」等
文字之紙條共4張等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偵訊、原審、本院準
備程序及審理時坦承不諱(見偵卷第8頁、第57頁,原審易字卷第
37頁、第64頁至第65頁、第67頁,本院卷第34頁反面、第50頁正、反
面),核與證人即告訴代理人乙○○於警詢及檢察官偵訊時證述
發現被告O貼辱罵其父親O長庚之文字的紙條等情大致相符(見偵
卷第11頁至第13頁、第63至64頁),並有現場照片4張存卷可稽(見
偵卷第15頁、第17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而被告自承為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先後在電子公司、餐飲業工
作(見原審易字卷第68頁)、48歲之年齡,為智識正常之成年人,
對附表編號1至4所示文字之詞彙理解能力並無異於社會上一般成
年人,應能認知「該等文字屬辱罵人之惡言,且此言詞對於遭謾
罵之被害人O長庚而言,足使其感受到難堪、不快,客觀上足以貶
抑其在社會上之名譽及社會評價
參以被告於原審審理時供稱:O貼紙張是要出一口怨氣,伊知道O貼
的這些話是不雅的,可能會對他人的名譽造成損害等語(見原審
易字卷第67頁),益徵其主觀上確有當眾對被害人O長庚公然侮辱
其人格之故意至明
然查:(1)按刑法第310條第1項誹謗罪係處罰行為人意圖散布於眾
,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具體事實,倘僅抽象的公然
謾罵或嘲弄,並未指摘具體事實,則屬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
辱罪範疇(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920號判決意旨參照),而刑
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
」規定之文義觀之,所謂得證明為真實者,唯有「事實」
由此可徵,刑法誹謗罪及公然侮辱罪規範並不同,立法者並就刑
法第309條為一基本價值決定,針對表意人所為之「公然」謾罵或
嘲弄之「意見表達」,優先保障名譽受侵害者之名譽權,對於侵
害他人名譽之表意人以刑法第309條相繩
從而,刑法針對誹謗罪,雖可主張同法第310條第3項之不罰事由,
然針對公然侮辱罪之犯行,並不得為此主張
(2)就本案情節而論,被告所O貼如附表編號1至4所示紙條,並無
具體指稱某一事實,僅係謾罵性之言詞或用語,寓含有輕蔑侮辱
他人之意思,應屬「情緒性或人身攻擊」的批評,足使被害人感
到不快或貶損其名譽、社會評價,且他人實無法由「老淫畜」、
「老屎」、「淫惡的老污瘤」、「淫賤下流」「老淫賊」等詞知
悉任何事情之來龍去脈,更無所謂真偽,即無真實惡意原則之適
用,而與被告所涉公然侮辱犯行之認定無涉,被告以其所述為真
而無侮辱犯行等語置辯,容有誤會
是被告於上揭時、地O貼載有如附表編號1至4所示內容之紙條,均
係被告個人主觀意見表達,並非客觀事實陳述,自無適用刑法第
310條第3項前段規定之餘地
惟按刑法第311條免責之規定,須以「善意發表言論」為前提條件
,意指行為人發表言論之動機與目的,係出於良善,亦即本於並
無貶抑他人名譽之善念,對某一事件,發表一己之主張見解或判
斷
尤其,被告所O貼之紙張內容中記載有「老淫畜」、「這坨老屎」
、「光天化日下對女性動手、動粗、兼騷擾」、「淫惡的老污瘤
」、「性騷擾的老淫賊」、「姓施的老畜類」等文字語句,均係
抽象地嘲弄、謾罵被害人O長庚,顯屬情緒性之人身攻擊,為輕蔑
他人、使人難堪之言語,逾越表達意見之合理範圍,乃專以貶損
他人社會評價、個人名譽而為,足認被告並非善意發表言論,其
主觀上有對被害人O長庚公然侮辱之犯意無疑
而上開謾罵性文字用語,自客觀以言,實已足使被害人O長庚感到
難堪,甚且影響其社會地位,而已達貶損被害人O長庚之名譽、人
格評價之程度,尤以被告係O貼在多數人均可經過之大樓外牆,
其所為核與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之構成要件相合,被告前
開所辯,委無足採,並無適用刑法第311條各款規定免責條件之餘
地
而被告前開聲請傳喚證人,所舉待證事實均不足以阻卻其為本案
妨害名譽犯行之不法,認無調查必要,附此敘明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
(二)被告於107年3月1日下午某時許,在被害人O長庚住處附近之
臺北市○○區○○路0段000巷00弄0號1樓外牆上,先後O貼如附表編
號1至4所示紙條之行為,均係基於同一公然侮辱被害人O長庚之目
的而在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為數個舉動,侵害同一被害人之人
格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
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
續施行,應屬接續犯,而為實質上之一罪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在上開時間、地點,尚有O貼載有「再
丟入臭水溝內淹了,永不得翻身,ㄚ門」等侮辱紙張,足以貶損
被害人O長庚之人格尊嚴及社會評價,因認被告此部分亦涉有刑法
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按刑法第309條所謂侮辱,係指以粗鄙之言語、舉動、文字等侮
辱謾罵他人,或其他輕蔑他人人格之行為,始足當之
(三)經查,被告確有於107年3月1日下午某時許,在不特定人均得
共見共聞之臺北市○○區○○路0段000巷00弄0號1樓外牆上,O貼記
載有「再丟入臭水溝內淹了,永不得翻身,ㄚ門」等字句之紙張
乙節,業據被告於警詢、偵訊、原審、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坦
承不諱(見偵卷第8頁、第57頁,原審易字卷第37頁、第64頁至第
65頁、第67頁,本院卷第34頁反面、第50頁正、反面),核與證人即
告訴代理人乙○○於警詢及檢察官偵訊時證述發現被告O貼辱罵
其父親O長庚之文字的紙條等情大致相符(見偵卷第11頁至第13頁、
第63至64頁),並有現場照片存卷可稽(見偵卷第15頁、第17頁)
,此部分事實,固堪認定
然觀諸被告所寫「再丟入臭水溝內淹了,永不得翻身,ㄚ門」等
文字內容,固存有對於被害人O長庚之所作所為不贊同,而冀求其
遭受噩運等意涵,然該文字詞語依現今一般通念,尚難認為已達
於污衊貶損他人名譽、社會地位及人格之程度,是被告於紙條上
書寫上開文字後O貼,縱屬對於被害人O長庚之不尊重,足令被害
人O長庚、告訴人感到不快,然究與刑法「侮辱」之程度有間,尚
不得以侮辱罪相繩
此外,檢察官未提出其他積極證據或指明證據方法,以供本院調
查、審認被告有否此部分之公然侮辱犯行,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惟檢察官認此部分事實,與前述經本院論罪科刑之公然侮辱事實
有接續犯之實質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特此敘明
(一)原審以被告公然侮辱之犯行事證明確,適用刑法第309條第
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規定
,並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為成年人,遇事不知理性
面對,以附表編號1至4所示不雅言詞公然侮辱被害人O長庚,足以
貶損被害人O長庚之聲譽、社會人格地位,顯未尊重他人之名譽
法益,實不足取
惟念被告前無犯罪前科,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兼衡
其自陳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經濟經濟小康之生活狀況(見偵卷
第7頁被告警詢筆錄受詢問人欄)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其遭被害人性騷擾4年,因初時不知性
騷擾定義,又為媒體誤導,待知情提告後致告訴逾期,被告飽受
黑暗荼毒,其一口冤氣難平,故將此事公開,況性犯罪者有何名
譽可言,原判決形同在被告身上灑鹽,爰請求還給被告公道云云
惟按證據之取捨及證據證明力如何,均屬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
、判斷之職權,苟其此項裁量、判斷,並不悖乎通常一般之人日
常生活經驗之定則或論理法則,且於判決內論敘其何以作此判斷
之心證理由者,即不得任意指摘其為違法(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
第2395號判決參照)
是被告執前詞提起上訴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
其上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9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2395號判決參照
名詞
接續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法,第309條,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10條第3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237,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33條第1項,233,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32條,232,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