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其事實欄一(一)至(三)部分,暨定應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及如附表二編號1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及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共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如附表一編號2所示之物均沒收,及如附表二編號3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其他上訴駁回
上開撤銷改判及上訴駁回部分所處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一)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如附表二編號1所示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二)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貳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物均沒收,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三)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如附表一編號2所示之物均沒收,如附表二編號3所示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四)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拾月,如附表一編號3所示之物均沒收
上開之宣告刑,處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貳月
被訴偽造泰豐汽車貨運股份有限公司司機「O進仁」名片部分,無罪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被告上訴意旨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及否認犯行,非全無理由,且
原判決既有上揭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
上開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對原審取捨證據及判斷其證明力職權之適
法行使,砌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而否認犯行,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被告上開撤銷改判及上訴駁回所處之有期徒刑部分,併定其
應執行刑如主文第4項所示
判決節錄
(一)於102年12月底某日,至其同社區住戶O帆位於新北市○○區
○○路0段000號12樓住處,向O帆佯稱其經營之鈞騰公司承作國防部
海軍陸戰隊指揮部之「防彈背心(L)等3項(PC99003L)」採購案(
下稱系爭採購案),已投入生產,預期獲利豐碩,惟因資金不足
,欲對外尋求投資者挹注資金,以支付貨款予生產防彈背心之廠
商,待103年年底交貨後軍方撥款時即可還清
甲OO為取信於O帆,提出自稱「黃百川」者所交付偽造102年9月25日
「合作意願書」共2份(第1份上偽造「黃百川」印文1枚及偽簽「
黃百川」之署押1枚,第2份上偽造「黃百川」、「國防部海軍陸戰
隊指揮部合約專用章」印文各1枚)、偽造102年12月17日「專案外
包合約書」1份(其上偽造「黃百川」、「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
部合約專用章」印文各2枚、於立合約人之負責人欄位偽簽「黃
百川」署押2枚、承辦人欄位偽簽「邱勝達」署押1枚)及偽造之「
103年度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國內財物勞務採購計畫清單」1份(下
稱採購計畫清單,其上偽造「海軍陸戰隊指揮部PC99003L」印文共5
枚、偽造「黃百川」印文2枚)等形式及內容均不實之文件,而持
以行使,對外表示鈞騰公司與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已就防彈
背心採購案簽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及辦理採購,並將上
開偽造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書、採購計畫清單,及虛偽
不實之「防彈背心(L)等3項(PC99003L)案」規格表(下稱規格表
)、「防彈背心(L)等3項(PC99003L)案」儀器檢驗項目表(下
稱儀器項目檢驗表)一併向O帆提出行使供O帆觀覽,以取信於O帆
,致O帆因而陷於錯誤,誤認甲OO之鈞騰公司確實標得承作軍方之
防彈背心採購案,除先於103年1月間介紹友人O宥天出資外(詳下述
(二)部分),自己亦自103年3月4日起至同年10月28日止,陸續自
其妻O威琳之帳戶多次匯款至甲OO指定之鈞騰公司、東珈公司及甲
OO個人之帳戶(匯款情形見附表三編號7至15所示),O帆共計遭詐
新臺幣(下同)6,722,030元,並足以生損害於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
揮部、黃百川及邱勝達
一、證人O帆於臺北市調處、偵查及審判中證述之證據能力:證人
O帆於臺北市調處所為之陳述,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原則上不得作為證據
又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經具結後所為證述,除反對該項供
述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外
,皆得為證據,查證人O帆於偵查中係以證人之身分,經檢察官告
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經其等具結,而於負擔偽證罪之處
罰心理下所為,係經以具結擔保其等證述之真實性,且證人O帆於
檢察官訊問時,並無證據顯示係遭受強暴、脅迫、詐欺、利誘等
外力干擾情形,或在影響其心理狀況致妨礙其自由陳述等顯不可
信之情況下所為,既無顯不可信之情況
又按證人於本案審判中向法官所為之陳述,並非審判外之陳述,
自無傳聞法則之適用,當然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
第3054號判決意旨參照),而證人O帆於原審及本院之證述,是以證
人之身分具結後在法官面前作證陳述其親身經歷,係被告以外之
人於本案所為之證述,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被告)於本院僅
泛稱證人O帆所述均不實云云,然核其所稱應屬爭執證據之證明力
,並未具體指明何以不具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證人O帆於偵查
及審判中所為之陳述,係就自己親身參與及見聞之事而為,與本
案待證事實間具有相當之關聯性,具有不可替代性,且無知覺上
之瑕疵可予指摘,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應認證人O帆於
偵查及審判中之陳述均有證據能力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本判決除上述證據外,下列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證所有證據(供
述、文書及物證等),均經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
告及其選任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前開證據能力,且迄於本院言詞
辯論終結前均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前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
,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其書證部分亦無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
均與本案具關連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上開規定
,認上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一)被告於102年12月底某日,至同社區住戶O帆位於新北市○○
區○○路0段000號12樓住處,向O帆宣稱其經營之鈞騰公司承作本件
採購案,已投入生產,預期獲利豐碩,惟因資金不足,欲對外尋
求投資者挹注資金,以支付貨款予生產防彈背心之廠商,待103年
年底交貨後軍方撥款時即可還清,並將上揭偽造之合作意願書、
專案外包合約書、採購計畫清單、規格表、儀器檢驗項目表一併
向O帆提出以供O帆觀覽,O帆認被告之鈞騰公司確有得標承作軍方
之防彈背心採購案,除介紹O宥天出資外,自己亦自103年3月4日起
至同年10月28日止,陸續自其妻O威琳之帳戶多次匯款至甲OO指定之
鈞騰公司、東珈公司及甲OO個人之帳戶,共計匯款6,722,030元
被告O說O帆為其多方尋找資金,O帆遂請其妻O威琳與O威琳之同事O
宥天聯繫,被告即於103年1月26日,在不知情之O帆、O威琳陪同下,
至臺北市○○區○○路0段000號1樓O宥天辦公室內,向O宥天宣稱
其經營之鈞騰公司承作本件採購案,已投入生產,預期獲利豐碩
,惟因資金不足,欲對外尋求投資者挹注資金,待3個月後第一批
貨交貨即可還款等語,並亦提出前述偽造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
包合約書、採購計畫清單、規格表、儀器檢驗項目表供O宥天觀看
,並開立同額支票1紙、本票3紙交付O宥天,O宥天因而相信甲OO確
有承作該軍方防彈背心採購案,乃於103年1月28日,將其保單質借
取得之1,528萬元,依被告指示分別匯款如附表三編號1至6所示金
額至如附表三編號1至6所示帳戶
被告再於103年6、7月間某日,向東珈公司員工O靖倫佯稱本件採購
案因鹽水測試未過而重新招標,O帆原欲與「黃百川」承作系爭採
購案,但因利潤不好而未承作,嗣後其自行與「黃百川」洽談而
取得本件採購案,但仍有資金缺口500餘萬元,若O靖倫與其共同投
資該採購案,可取得10%利潤,且於103年11月30日前即可將O靖倫投
入之本金和利息還清,復行使上開偽造之採購計畫清單供O靖倫觀
看,致O靖倫陷於錯誤,誤信該採購案為真,因而招募其友人O季
倫於103年8月12日匯款50萬元,友人O彥廷於同年8月12日至14日間匯
款46萬元、友人O郁任於同年8月22日匯款200萬元、友人O春旗於同年
9月22至23日分別匯款130萬元及20萬元(共計150萬元)、友人O美麗
於同年11月3日匯款75萬元至O靖倫之內湖金龍郵局帳戶,共計投資
521萬元,再由O靖倫以交付現金46萬元、其餘分別匯款至甲OO瑞芳郵
局帳戶(帳號詳卷)之方式(見附表三編號16至18),將該521萬
元交予甲OO之事實,業經證人O帆、O宥天、O靖倫於偵查、原審及本
院證述明確(O帆部分見偵字第6097號卷二第7至10頁,原審訴字第
232號卷第97至113頁、本院卷第389至398頁
O靖倫部分見偵字第6097號卷一第117至120、260至265頁,原審卷第123至
137頁、本院卷第381至388頁),並有偽造102年9月25日鈞騰公司與國
防部海軍陸戰指揮部之合作意願書(共2份)、102年12月17日鈞騰
公司與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間之專案外包合約書、103年度海
軍陸戰隊指揮部國內財物勞務採購計畫清單、「防彈背心(L)等
3項(PC99003L)案」規格表、「防彈背心(L)等3項(PC99003L)案
」儀器檢驗項目表(見他字第485號卷一第13至32頁)、東珈公司華
南商業銀行淡水分行帳戶103年3月至6月交易明細、O威琳所有匯款
傳票影本9紙、甲OO淡水信用合作社三芝分社活期儲蓄存款帳戶之
對帳單(94.12.09-103.12.31)、104年3月4日甲OO淡水信用合作社存摺(
帳號詳卷)支票存款對帳單、淡水第一信用合作社水碓分社鈞騰
公司活期性存款歷史交易明細表(見偵字第6097號卷一第11至33頁
)、103年1月28日取款憑條、傳票、存款憑條共8紙、O宥天104年10月
20日偵查庭庭呈之支票1紙、本票3紙、O宥天合作金庫民族分行綜
合存款存摺簿影本、O宥天103年1月28日向宏泰人O保險貸款2,000萬元
(合庫民族分行)並將款項提供予甲OO等人之傳票影本共8紙(見
他字第485號卷一第97至98、159至166頁,偵字第6097號卷二第12至13頁
,偵字第6097號卷一第35至42頁)、郵政匯款申請書、匯款執據(
O靖倫匯予O靜茹)、O春旗、O季倫、O彥廷、O美麗等人之本票4紙、
O靖倫內湖金龍郵局帳戶(帳號詳卷)存摺影本、O靜茹瑞芳郵局
帳戶(帳號詳卷)交易明細(見他字第485號卷二第80至89頁、偵字
第6097號卷一第43至44頁)在卷可證
依被告於原審及本院對於以握有本件採購案為由,行使前述偽造
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書、採購計畫清單、規格表、儀器
檢驗項目表予O帆、O宥天閱覽,另將採購計畫清單交予O靖倫閱覽
,而自O帆、O宥天、O靖倫處分別取得其等匯得之款項等情,亦不
否認(見原審卷第30、31、56、113、114、122頁,本院卷第461、486至
488頁),並據證人O帆於本院證稱:伊對於軍購不認識,但是伊退
休前的母公司是跨國軍火公司,被告跑來跟伊說其有在做防彈衣
的業務,希望伊可以投資,被告當時拿了合約來可以看時,是被
告已經標到這個案子,整份書面上已經寫的很清楚,已經簽署了
,被告拿來問伊有沒有意願,不是問伊能不能做,當時伊看到合
約上面簽署的就是黃百川,伊一直要求見面,但是被告無法提供
我們見面,又被告一直拿出該案予已經正在出貨,送到高雄,一
直告訴伊還缺多少資金,伊基於同情才把錢匯給被告,伊沒看過
黃百川跟被告的通聯或其他互動,而伊剛回到臺灣時所有的錢都
是在伊妻子戶頭裡面,所以是由伊妻子出面匯款給被告,另伊只
是掛名擔任東珈公司、鈞騰公司之總經理,是被告拿了以國家名
義簽署的標購案,伊才把錢拿給被告,由伊妻子匯款600萬元,而
伊當時雖曾要求被告讓伊妻子接手東珈公司、鈞騰公司之財務,
但被告不讓伊管東珈公司的事情,事實上最後亦沒有,帳還在被
告手上,我們完全不了解東珈公司出了什麼貨,進了什麼貨,錢
進去以後就沒有消息等語(見本院卷第389至394頁)
證人O宥天於本院證稱:伊先認識O威琳,再認識O帆,O威琳是伊在
永達保險經紀人的同事,O帆是她的老公,防彈背心的軍購案是O
帆先跟伊說的,O威琳跟伊說其的客戶有這個案子,O帆也有在這東
珈公司,這個案子需要資金,她要跟伊調資金,看是不是用投資
的方式或是借貸的方式,而防彈背心的資料都是O帆拿給伊看的
,O帆說看過了、沒有問題了,都是官方的資料影印本,那時候伊
還不認識被告,金額都是O威琳談的,O威琳帶O帆到辦公室找伊,
談到其客戶有一個國軍的案子,必須要有資金,不然這個案子就
沒了,被告稱其的錢被國稅局、法院凍結,約60萬美金,後來被
告有拿法院的資料給伊看,而O帆、O威琳夫妻知道伊有錢,就拜託
伊,看是否用投資還是借貸的方式,讓客戶(即被告)過關,O
威琳只稱因為客戶(即被告)資金調度有問題,協助客戶調度,
客戶會向他們買保險
第一次是O威琳和O帆來找伊,有提到1,600萬元,金額很大,當時伊
並不考慮,第二次他們夫妻和被告一起來辦公室,一直拜託伊,
拿資料給伊看,說國軍案子之利潤很好,談軍購案時都是O帆作報
告的,資料也是O帆拿的,資料密密麻麻伊也看不懂,O威琳打包
票說這筆錢沒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她負責,他們三人來的時候,
被告跟O帆一起講的,被告一直強調其有60萬美金被法院扣住了,
不然其不需要週轉,一直給伊看相關的資料,然伊只是信任O帆看
過了,因為伊不認識被告,伊後來才知道O帆是東珈公司之總經
理,伊覺得他們三個人一起詐騙伊,被告為了取信於伊,當天三
人還帶伊去看三芝那邊的房子,三、四間房子,被告說都是其的
房子,都是被告開門的,伊看了之後覺得那也不值錢,回程到O威
琳的家,伊要O威琳保證,如果這筆錢出事,你這間房子是伊的
(二)又「防彈背心(L)等3項(PC99003L232)」為海軍陸戰隊指揮
部於99年委託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辦理之採購案,得標廠商為
光研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全案業於100年12月間辦結,非屬海軍陸戰
隊指揮部102或103年度採購案,經以國軍電子兵籍查詢資料系統查
閱並無「黃百川」、「邱勝達」之資料顯示
(三)被告於103年底至104年初,因受O帆不斷催索投資之本金及利
潤,並要求應提出相關出貨證明,被告於上開期間之某日,在東
珈公司辦公室內,將偽造之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產品交貨驗
收單(其上蓋用「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之印文1枚,並
簽有「黃百川」之簽名1枚)、其偽造之泰榮公司托運單(其上
蓋有「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之印文1枚,並簽有「O進仁
」之簽名1枚),連同其自行變造之鈞騰公司第一銀行帳戶存款
往來明細表暨對帳單等偽造私文書,一併交予O帆,向其宣稱生產
之防彈背心已經交貨,同日又將由「AngelLtd.」開立之「PROFORMAINV
OICE」交予O帆觀看,向O帆宣稱第三批貨業已向「AngelLtd.」(鷹氏
企業)訂購並投入生產尚未交貨
嗣因O帆仍持續催討款項,未久被告又未經其友人O進仁同意,即自
行委託不詳名片店印製泰豐公司「O進仁」之名片1紙,並將該名
片以Line傳送予O帆,向O帆佯稱貨品已交由泰豐公司司機「O進仁」
送至高雄市左營區海軍陸戰隊交貨,另向O進仁交代若有人來電
詢問是否有送貨至高雄左營軍區,請O進仁要回答有,O帆即於104年
農曆年前,撥打該名片上「O進仁」之行動電話門號0000000000號詢
問泰豐公司是否有送貨至高雄市左營軍區,不知情之O進仁遂依甲
OO指示回答確有依約送貨等事實,除被告坦承不諱外(見原審卷
第31至32、35、186頁、本院卷第467、492頁),並經證人O帆自偵查及
原審證述詳實(見偵字第6097號卷二第9至10頁,原審卷第100至101
、107至109頁),核與證人O進仁證述情節相符(見他字第485號卷一
第178至183、193至194頁),並有O帆所提出之偽造交貨驗收單、鈞騰
公司第一銀行存款往來明細表暨對帳單、泰運公司O進仁名片、
泰榮公司103年7月16日託運單、鷹氏企業「PROFORMAINVOICE」及變造第
一銀行淡水分行所提供(帳號詳卷)支票存款客戶歷史交易明細
表(103年1月-12月)等存卷可以佐證(見偵字第6097號卷二第14頁,
他字第485號卷一第12、34、35、36至47、185頁),被告此部分任意性
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應可認定
(四)至被告辯稱前述文件均非其偽造,其並無此種能力,資料
都是軍方的採購人員「黃百川」等人提供的,其係與「黃百川」
簽約,「AngelLtd.」即鷹氏企業公司是「黃百川」指定防彈背心裡
面鋼板部分的生產廠商,「PROFORMAINVOICE」是這家公司以電子郵件
寄給伊的等語
經查,國軍人員查無「黃百川」、「邱勝達」等人,黃百川亦非
海軍陸戰隊指揮部所屬人員,此經國防部政風室及國防部函覆說
明在案,業如前述,而被告於臺北市調處詢問時先供稱101年2月間
因對外借高利貸,已將欠款清償後對方卻不歸還票據,故報警由
淡水分局員警處理,製作完筆錄後,與淡水分局偵三隊綽號「探
長」的警察閒聊後,「探長」即介紹黃百川與其接洽防彈衣生意
,但供稱不知「探長」之姓名及聯絡電話(見他字第485號卷二第
96、99頁),至於所謂「黃百川」之人,被告自104年間接受臺北市
調處詢問時起,經偵查、原審至本院辯論終結前,均未能提供任
何關於「黃百川」之身分資料
再佐以臺北市調處人員前往被告之鈞騰公司、東珈公司及住處執
行搜索時,僅扣得存摺、信封、名片簿、帳戶交易明細、採購計
畫清單原件及背心樣本,並未扣得相關生產廠商或「黃百川」等
人之聯絡資料及交貨之運送單、收據等留存文件,有法務部調查
局(臺北市調查處)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在卷可證(
見警聲搜字第310號卷第112至122頁),依被告所開設之東珈公司、
鈞騰公司營業項目與軍需品無關,被告亦無生產軍需品之相關知
識,被告未曾向自稱「黃百川」者詳細查證是否確實標得下述國
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防彈背心採購案,且明知鈞騰公司並未承
作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之任何採購案,即提出自稱「黃百川
」者所虛構採購案有關之偽造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書、採
購計畫清單、規格表、儀器檢驗項目表等虛偽不實之文書,持以
O說O帆、O宥天、O靖倫出資,使其等誤信為真而交付金錢及後續為
應付催討而向O帆出示之自稱「黃百川」者所偽造之產品交貨驗收
單、「AngelLtd.」之「PROFORMAINVOICE」,並自行偽造泰榮公司托運單
及變造第一銀行淡水分行存款往來明細表暨對帳單等情,其基於
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未必故意,與自稱「黃百川」者共同基於
行使偽造私文書及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應可認定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詐欺告訴人O宥天部分(即事實欄一(二)),被告行為後,
刑法第339條第1項業於103年6月18日經總統公布修正,而於同年6月
20日生效施行,修正前規定為「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
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規定為「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以被告行
為時之舊法對被告較為有利
又犯罪行為之實行,其行為之時間認定,當自著手之初,持續至
行為終了,並延伸至結果發生為止,倘上揭犯罪時間適逢法律修
正,跨越新、舊法,而其中部分行為,或結果發生,已在新法施
行之後,應即適用新規定,不生依刑法第2條比較新、舊法而為有
利適用之問題
查:1.被告詐欺被害人O帆部分(即事實一(一))部分,被告接
續犯罪之時點係自102年12月底起至103年10月28日止,自應適用新修
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2.被告詐欺被害人O宥天部分為(即事實一(二))部分,經比較
新、舊法律,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並無較有利於被告之情形,
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該部分自應適用被告行為時即103年
6月18日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3.被告詐欺被害人O靖倫部分(即事實欄一(三)),因犯罪時間
係在刑法第339條第1項修正公布後,自應適用修正後之條文
(二)核被告就事實欄一(二)部分,被告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
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103年6月18日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
欺取財罪
就事實欄一(一)、(三)部分,被告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
行使偽造(變造)私文書罪及103年6月18日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
之詐欺取財罪
事實欄一(四)部分,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公訴意旨認為被告行使偽造之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書、
採購計畫清單、產品交貨驗收單上分別有偽造之「國防部海軍陸
戰隊指揮部合約專用章」、「海軍陸戰隊指揮部PC99003L」、「國防
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公印文,而認被告所為係犯行使偽造
公文書罪,惟刑法第218條第1項所稱之公印,指表示公務機關或
機關長官資格及其職務之印信而言,即俗稱大印與小官章,如不
足以表示公署或公務員之資格者,不得謂之公印,即為普通印章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1676號判例、71年台上字第1831號判例參照
)
申言之,刑法第218條第1項所稱之公印,係指由政府依印信條例第
6條相關規定製發之印信,用以表示公署或公務員之資格,即俗稱
之大印及小官章而言(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3155號判決意旨參
照)
上述偽造之「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合約專用章」、「海軍陸
戰隊指揮部PC99003L」、「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等印文,
顯非依照印信條例規定而製發之印信,且依其圓形章、長條戳章
之外觀形式及所顯示之內容,亦不足以完全表彰公務機關資格,
故該等偽造之「國防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合約專用章」、「海軍
陸戰隊指揮部PC99003L」、「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印文
,均僅屬普通印文,尚非刑法第218條第1項之公印及公印文,其上
有該等偽造印文之合作意願書、專案外包合約書、採購計畫清單
、產品交貨驗收單等文件亦非公文書,是被告此部分行為僅犯行
使偽造私文書罪,公訴意旨就被告行使偽造合作意願書、專案外
包合約書、勞務採購計畫清單、產品交貨驗收單部分,認被告係
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尚有未合,然基本
事實同一,且檢察官原已起訴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罪名,無礙
於被告訴訟上防禦權之行使,本院自得變更起訴法條
被告偽造「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印文、偽簽「O進仁」
之署押、偽造「第一商業銀行淡水分行103.10.31」戳章印文之階段
行為,及偽造泰榮公司托運單、變造第一銀行淡水分行帳戶存款
往來明細表暨對帳單之低度行為,均應為行使該等偽造、變造私
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被告先後向被害人O帆、O靖倫詐騙,係為達取財之同一目的,且係
在時間緊接之下所為接續行為,侵害同一財產法益,在刑法評價
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
較為合理,僅論以接續犯之包括一罪
被告與自稱「黃百川」者就上開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被告行使該等偽造私文書之目的,均在於向O帆、O宥天、O靖倫詐
騙款項,故事實欄一(一)、(二)、(三)部分所犯之行使偽造私
文書罪及詐欺取財罪,均係一個行為而觸犯兩個罪名,為想像競
合犯,均從一重分別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被告所犯四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
論併罰
三、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被告復利用於不詳時、地取得「103年度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國內財
物勞務採購計畫清單」之空白文件,在該文件上蓋用偽刻之「黃
百川」印章、偽刻之「海軍陸戰隊指揮部PC99003L」公印後,偽造不
實之系爭採購案103年度海軍陸戰隊指揮部國內財物勞務採購計畫
清單、規格表、儀器檢驗項目表,於不詳時地偽造交貨驗收單上
蓋用偽造之「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專用章」印章而偽造印文1
枚、偽簽「黃百川」之署押1枚,於不詳時地偽造由「「AngelLtd.」
開立之「PROFORMAINVOICE」,因認被告此部分涉有偽造私文書及刑法
第217條、第218條之偽造印章、公印、印文、公印文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
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
上字第816號判例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國
防部104年6月3日國風查處字第1040000366號函暨附件等為其主要論據
此外,檢察官復未能舉出被告有何偽造上開私文書及印文之證據
可資證明,本應以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被告此部分無罪之諭知
惟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揭論罪科刑所示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部
分,有吸收關係,係屬於實質上一罪,故就此部分不另為無罪之
諭知,附此敘明
惟查:被告所為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與其自稱「黃百川」間,
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業如前述,原審未論以共同正犯,容有
未洽
被告上訴意旨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及否認犯行,非全無理由,且
原判決既有上揭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
上開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以行使偽造之多項文件,分
別向O帆、O宥天、O靖倫施詐,誤信被告確有承作軍方之防彈背心
採購業務,致O帆等3人因而受騙交付金錢,對O帆等3人產生鉅額損
失(如附表二),破壞社會交易秩序及文書之信用性,應予相當
之非難,且犯後迄今仍未曾賠償返還O帆、O宥天、O靖倫等人分文
,亦未主動與其等洽談和解,復否認大部分之犯罪情節,實難認
犯後態度良好,並斟酌其供稱為大學畢業,曾開過貿易公司、做
過汽車零組件、國際貿易業務等一切情狀,就其所犯上開三罪各
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
(二)沒收:1.被告行為後,刑法有關沒收規定已於104年12月30日
經總統公布修正,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規定,上開修正之
刑法條文自105年7月1日施行
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
用裁判時之法律」,已明確規範修正後有關沒收之法律適用,應
適用裁判時法,不生新舊法比較問題,先予O明
2.被告分別向O帆、O宥天、O靖倫詐取如附表二所示之金錢,該等金
錢係屬刑法第38條之1所稱之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規定,於被告所犯各罪之主文項下宣告沒收,並應依同條第
3項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被告行使偽造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印文、簽名,依刑法第219條
規定,不問屬於被告與否,應分別在被告各罪主文項下諭知沒收
五、上訴駁回:原審審理結果,認被告如事實欄一(四)部分罪
證明確,而適用刑法第216條、第210條等規定,並審酌被告所為事
實欄一(一)至(三)犯行後,被告於遭O帆催促,竟又行使偽造
文書以應付推託而繼續犯罪,破壞社會交易秩序及文書之信用性
,應予相當之非難,復否認大部分之犯罪情節,實難認犯後態度
良好,並斟酌其供稱為大學畢業,曾開過貿易公司、做過汽車零
組件、國際貿易業務等一切情狀,認被告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處有期徒刑10月
被告行使偽造如附表一編號3所示之印章、印文、簽名,依刑法第
219條規定,不問屬於被告與否,應予諭知沒收,核無認定事實錯
誤、量刑瑕疵或違背法令之情形,其結論尚無不合
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並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審理事實之法院綜合卷內之直接、間接證據,本於推
理作用,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
度者,即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794號判
決意旨參照)
茲原判決已詳敘就卷內證據調查之結果,而為綜合判斷、取捨,
認被告確有事實欄一(四)所載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其得心證
的理由已說明甚詳,且所為論斷亦難認有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
則,或有其他違背法令之情形,自不容任意指為違法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對原審取捨證據及判斷其證明力職權之適
法行使,砌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而否認犯行,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被告上開撤銷改判及上訴駁回所處之有期徒刑部分,併定其
應執行刑如主文第4項所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
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103年6月18日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216條、第210條、第339條第1項(
103年6月18日修正後)、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第219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條前段,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5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1676號判例、71年台上字第1831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31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794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繼續犯 1 , 接續犯 2 , 低度行為 1 , 共同正犯 2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2條前段,2,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9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7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8條第1項,218,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條,3,總則,法例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印信條例,第6條,6,A   1

刑法施行法,第2條前段,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10-3,A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219條第4項,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8條,218,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7條,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3,159-43,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