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14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7條第1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乙OO,丙OO,丁OO均無罪
上訴人  :  戊O O , 乙O O , 丙O O , 丁O O
上訴理由
至被告丁OO雖於自訴意旨所指之「103年6月6日(按:辯護人認應係
同年月1日)」與自訴人電話聯繫,電話中雖有稱「未刻自訴人印
章」、「以自訴人之前轉讓的那個合約書去辦」等語,有自訴人
所提電話譯文在卷可稽(本院卷第127頁),然衡以上開電話聯絡
之時間已在103年6月間,大方事務所經辦之專利案件復屬非少,
兼參以雙方電話內容,多係自訴人一再質疑被告丁OO辦理系爭專利
權轉讓之事,過程中可見被告丁OO對於自訴人所為質疑有諸多不
解、虛應或口語較不正式之回答,故被告丁OO自難免有回答訛誤
或不夠精準之處,此亦在情理之內,然大方事務所申辦系爭專利
權轉讓之過程,既已有前揭諸多事證為憑,自難僅因上開電話譯
文即認被告丁OO等人前揭所述各節不實,進而遽認被告乙OO等人確
未徵得自訴人同意而偽造文書辦理系爭專利權之轉讓登記
然本件系爭專利權係自訴人同意讓與虹興公司,讓與契約業已成
立生效,且自訴人亦授權大方事務所辦理系爭專利權之移轉登記
,俱如前述,則大方事務所依約辦理,自無不法可言,此與自訴
人所比喻屋主僅託房仲業者代售房屋,自非可任由房仲業者代為
簽訂買賣契約、轉讓房屋,兩者狀況顯然大不相同,自訴人上訴
意旨置原判決已O確論斷說明之事項於不顧,以此引喻指摘原判決
不當,其引喻要屬失當,洵非可採
自訴人上訴指稱被告4人有偽造文書等犯行,惟其指訴被告4人犯罪
之理由俱非可採,已如前述,上訴意旨猶置原判決已O確論斷說
明之事項於不顧,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不當,其上訴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被告丙OO明知自訴人已於103年1月20日以電子郵件(下稱電郵)O確
告知「須在有專利轉讓契約書的情況下才能辦理專利轉讓作業」
,當時竟刻意隱瞞已以自訴人名義向智財局O請移轉登記系爭專利
權予虹興公司之事實,讓自訴人誤以為尚與其討論系爭專利權轉
讓同意書之文字事宜,渾然不知系爭專利權已遭O請移轉之事實,
嗣被告丙OO收受智財局上開補正函件後,於103年2月10日指示被告
丁OO以電郵要求自訴人提供身分證正反面影本,自訴人才起疑進
而以電郵質問原因,惟被告丁OO藉口早於同年1月21日已因修改專利
轉讓同意書而要求自訴人提供,由於自訴人當時人在中國工作O
證不易,只能相信被告丁OO之說法,但為自保起見,仍於所提供之
身分證反面影本註記「將依本人和虹興科技(股)雙方簽署之讓
與契約書轉讓台灣I000000號專利給虹興科技(股),無讓與契約
書者本文件無效」等文字,並於103年2月13日、同年月17日多次以電
郵不斷O被告丁OO要求一定要等自訴人與虹興公司正式簽署專利讓
與契約書,且自訴人以書面通知可以使用身分證影本時才能使用
,惟被告4人均故意置之不理,先於同年2月21日偽簽自訴人之簽
名於O請函上,以偽造之O請函向智財局O請延期補件,嗣於同年5月
14日,逕自使用上開偽造之自訴人印章偽造補正函,連同上開身
分證影本送件給智財局,致O玲玲陷於錯誤,於同年5月28日核准將
系爭專利權讓與登記予虹興公司,而登載在其職務上所掌之公文
書上,致自訴人喪失系爭專利權而蒙受鉅大損失,並足生損害於
智財局專利權登記之正確性
因認被告4人均涉有刑法第210條偽造私文書罪嫌、同法第217條第1項
偽造印章罪嫌、同法第216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同法第214條使
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同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得利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申言之,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
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作為裁判基礎(最
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
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9
0號判決意旨參照)
足認系爭讓與契約書僅係範本,自訴人與被告乙OO就系爭專利權對
價內容及相關權利義務尚在協商中,故雙方始未在該契約書上簽
名用印,否則若已經雙O同意,豈有不當場簽立用印以表彰契約
成立之理,此亦可避免日後自訴人反悔或就內容再起爭執之可能
而依被告丙OO於原審所證,足認被告丙OO依其多年經辦專利權移轉
實務經驗,主觀上明知「讓與契約書」與「讓與同意書或意向書
」為兩種截然不同之文件,其受被告乙OO委託辦理系爭專利權轉
讓過程中,除曾與自訴人接觸外,尚曾看過自訴人寄送之前揭電
郵及身分證影本,自訴人均多次提醒及註記辦理系爭專利權移轉
,前提一定要有「讓與契約書」,惟被告丙OO完全不理自訴人之要
求,執意在欠缺系爭專利權讓與契約書之情況下,偽造自訴人O
章之制式讓與契約書強行辦理系爭專利權之移轉,顯見智財局受
理系爭專利權讓與需要被告丙OO提出讓與契約書方能辦理
蓋若被告丙OO所證向智財局辦理專利權移轉只需要讓與意向書及同
意書,無需讓與契約書,又為何被告丙OO向智財局辦理移轉時,
根本未提出讓與意向書及同意書辦理,反而於102年12月27日持偽造
之自訴人印章蓋印於制式讓與契約書向智財局辦理移轉
而依被告丁OO於原審所證,可知被告丁OO確有將其與自訴人之電郵
轉交被告丙OO閱示,惟被告丁OO完全不理自訴人之要求,執意在欠
缺專利權讓與契約書下,強行辦理系爭專利權之轉讓,被告丁O
O、丙OO與被告乙OO確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甚明
(九)若按原判決認定自訴人與被告乙OO業就系爭專利權讓與契約達
成口頭協議,自訴人已授權被告4人辦理系爭專利權移轉之邏輯能
成立,則是否認為市面上買賣房屋僅要屋主授權房仲業者出售房
屋,房仲業者即可不用詢問或告知屋主,任意代屋主對外簽名、
刻章,並與賣方簽訂買賣合約,甚至將房屋移轉給賣方,屋主完
全沒有任何知悉、甚至反悔、拒絕之餘地,房仲業者亦無刑法偽
造文書罪責?可見原判決之認定違背法令,委無足採
(二)自訴人與被告乙OO已於102年5月間協議將系爭專利權讓與虹興公
司,嗣並授權被告4人辦理轉讓程序:1.自訴人於102年5月間已將
系爭專利權讓與虹興公司:(1)按專利權之讓與,依法固應由各當
事人署名,附具契約O請換發證書,惟此並非讓與之生效要件,苟
讓與人與受讓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其讓與契約即為成立,且
因而發生讓與之效力,縱未向主管機關登記並取得新證書,亦不
影響讓與之效力(最高法院72年度台上字第736號民事判決意旨、
96年度台上字第1658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在我跟被告乙OO聊天過程中,有系爭讓與契約書第2條關於以因專
利獲得之淨利50%分配給自訴人、虹興公司應負擔自訴人因系爭專
利權所生及其個人一切訴訟費用,作為讓與系爭專利權對價的想
法在內等語相符(原審卷一第83頁背面、原審卷二第38頁、第64頁
、第67頁背面、第71頁背面),復有系爭讓與契約書影本、虹興公
司給付自訴人相關費用一覽表各1份存卷為憑(原審卷一第66至69
頁)
再審諸被告乙OO於原審證稱:因為自訴人後來已經乾脆地簽署系爭
讓與同意書及意向書並交回給我,我認為他已經履行了他的義務
,我跟他是同學,我不會懷疑我們談好的事情會有問題,尤其這
個專利的實現還需要我很多的協助,如果我再要求自訴人簽還系
爭讓與契約書,好像我不信任這位老同學,就沒有執意要自訴人
簽還等語(原審卷二第102頁背面、第104頁背面、第107頁)
然上開聲請交付審判之律O費用本不包括在系爭專利權之讓與對價
中,此經證人O修譽證述如上,且縱認102年間聲請交付審判之律O
費用係屬自訴人O被告乙OO之借款,亦無從因此逕推102年5月間以後
所生之其他各項訴訟及律O費用亦同屬雙方之私人借貸,故自訴人
執此電郵主張其與被告乙OO均認知前開訴訟費用均係其O被告乙O
O之借款云云,自與事證不合,要非可採
參諸證人O修譽即便如自訴人所指,其與被告乙OO交情匪淺,亦係
虹興公司法律顧問,然其曾與自訴人有訴訟代理關係,並無仇怨
嫌隙,且身為執業律師,對於具結後為不實證述之嚴重後果當知
之甚詳,要無甘冒偽證重罪之風險,偏袒被告乙OO而故為虛偽證言
之必要,自不得因此即遽認證人O修譽所證有迴護被告乙OO之虞,
而逕認其所為證述均不可採
再由自訴人於原審所證:依照我的認知,系爭讓與契約書第2條根
本有點無法執行或有點違法的感覺,因為我只能得到50%利潤,口
頭說利潤50%分享給我,我覺得像是空話等語(原審卷二第71頁)
,亦見自訴人對於系爭專利權之約定讓與對價有所不滿,而有事
後反悔、設詞毀約之動機與傾向,其所為指證,自難遽採為不利
被告4人之認定
(6)綜上各情,足證自訴人與被告乙OO於102年5月間已就讓與系爭專
利權之主體、標的、對價等必要之點達成合意,且未特別約定契
約之方式,依民法第153條規定,契約已然成立生效而發生系爭專
利權轉讓之效果,被告乙OO遂開始依約支付對價,並委託被告丙O
O、丁OO著手辦理專利權轉讓程序,灼然甚明
3.自訴意旨雖又指稱:若被告丙OO所證向智財局辦理專利權移轉只
需要系爭讓與意向書及同意書,無需讓與契約書,又為何被告丙
OO向智財局辦理移轉時,根本未提出系爭讓與意向書及同意書辦
理,反而於102年12月27日持偽造之自訴人印章蓋印於制式讓與契約
書向智財局辦理移轉云云
故被告丙OO雖取得系爭讓與同意書與意向書,然該同意書與意向書
自訴人均以簽名為之(原審卷一第62、63頁),被告丙OO亦無自訴
人O請系爭專利權時所使用之印章,為便於申辦系爭專利權移轉
之手續,故其才於上開電郵中建議以切結之方式辦理,亦即代刻
自訴人印章後,另行用印製作制式讓與契約書及切結書申辦,亦
才未以系爭讓與同意書及意向書申辦
至被告丁OO雖於自訴意旨所指之「103年6月6日(按:辯護人認應係
同年月1日)」與自訴人電話聯繫,電話中雖有稱「未刻自訴人印
章」、「以自訴人之前轉讓的那個合約書去辦」等語,有自訴人
所提電話譯文在卷可稽(本院卷第127頁),然衡以上開電話聯絡
之時間已在103年6月間,大方事務所經辦之專利案件復屬非少,
兼參以雙方電話內容,多係自訴人一再質疑被告丁OO辦理系爭專利
權轉讓之事,過程中可見被告丁OO對於自訴人所為質疑有諸多不
解、虛應或口語較不正式之回答,故被告丁OO自難免有回答訛誤
或不夠精準之處,此亦在情理之內,然大方事務所申辦系爭專利
權轉讓之過程,既已有前揭諸多事證為憑,自難僅因上開電話譯
文即認被告丁OO等人前揭所述各節不實,進而遽認被告乙OO等人確
未徵得自訴人同意而偽造文書辦理系爭專利權之轉讓登記
(五)自訴意旨引喻失當:自訴意旨末稱:原判決認定自訴人與被告
乙OO業就系爭專利權讓與契約達成口頭協議,自訴人已授權被告
4人辦理系爭專利權移轉之邏輯能成立,則是否認為市面上買賣房
屋僅要屋主授權房仲業者出售房屋,房仲業者即可不用詢問或告
知屋主,任意代屋主對外簽名、刻章,並與賣方簽訂買賣合約,
甚至將房屋移轉給賣方,屋主完全沒有任何知悉、甚至反悔、拒
絕之餘地,房仲業者亦無刑法偽造文書罪責?可見原判決之認定
違背法令,委無足採云云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4人確有自訴人所指之各
項犯行,揆諸首揭法律規定與說明,既無足夠證據確信自訴意旨
之指述為真實,不能證明被告4人犯罪,自應為被告4人無罪之諭
知
五、駁回調O證據聲請部分按刑事訴訟法所稱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
查之證據,係指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顯有調查必要
性之證據而言,故其範圍並非漫無限制,必其證據與判斷待證事
實之有無,具有關聯性,得據以推翻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為
不同之認定,若所證明之事項已臻明瞭,自均欠缺調查之必要性
,原審未為無益之調查,無違法之可言(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
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惟查,本院依憑前揭各項事證,認系爭專利權讓與契約業於102年
5月間應已成立生效,此部分事實已臻O確,而依自訴人所陳,證人
O士閎既僅係與自訴人、被告乙OO一同用餐,席間所聽聞者當無非
僅係用餐談話時之隻字片語,顯難窺其全貌,當不足以推翻本院
前揭事實認定,而執為不利被告4人之認定
一、原審經詳細調查後,基於相同認定,認自訴人所舉之證據尚
未達於使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自訴之犯罪事
實為真實之程度,因此以自訴之證據不能證明被告4人有被訴之前
揭偽造文書等犯行,而為被告4人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核無
違誤
二、刑事訴訟新制採行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負有實質
舉證責任,法院僅立於客觀、公正、超然之地位而為審判,是倘
檢察官無法提出證據,以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即應為
被告無罪之諭知,俾落實無罪推定原則,此觀諸刑刑事訴訟法第
154條第1項、第2項、第161條第1項、第2項及第301條第1項規定即明
本件並無足夠證據證明被告4人確有偽造文書等犯行,業據原判決
論述O確,其所為論斷從形式上觀察,難認有違背經驗法則、論理
法則,或有其他違背法令之情形,自不容任意指為違法
自訴人上訴指稱被告4人有偽造文書等犯行,惟其指訴被告4人犯罪
之理由俱非可採,已如前述,上訴意旨猶置原判決已O確論斷說
明之事項於不顧,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不當,其上訴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2年度台上字第736號民事判決意旨、96年度台上字第1658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2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2條,2,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民法,第153條,153,債,通則,債之發生,契約   1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2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