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七、檢察官上訴意旨則以:被告寄出3封信件之寄送地點均為具相
當規模之公司行號而非一般私人地址,且收件人均為公司之董事
長,而一般較具規模之公司收發信件必有一定流程,信件未必會
直接送給董事長親自拆閱,本件實有傳喚證人O慧敏到庭說明該公
司之收信流程,以查明被告寄出之信件是否遭多人拆閱,公訴檢
察官於原審準備程序聲請傳喚證人O慧敏、O正義,原審未予調查
亦未說明不傳喚之理由,未盡調查之能事,且認定事實違法,難
認妥適等語
檢察官上訴意旨執其詞,遽以指摘原審未盡調查之能事,認定事
實違法,就原審採證及認事反覆爭執,而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
撤銷改判,核無理由,其上訴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蔡沛珊提起公訴,檢察官盧姿如提起上訴,檢察官
施清火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加重誹謗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復有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可資參考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
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此亦有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
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次按,O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為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
,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
刑法上之公然侮辱罪及誹謗罪之規定,均屬對於O論自由依傳播方
式所加之限制,亦即兩者之構成要件均受保障O論自由權及憲法第
23條之規範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以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
,係針對O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
,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O論內容
確實真實,始能免於刑責,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
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
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
該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證明其O論內容是否真實,其證
明強度不必達到客觀之真實,透過『實質(真正)惡意原則』之
檢驗,只要認行為人於發表O論時並非明知所言非真實而故意捏造
虛偽事實,或並非因重大過失或輕率而未探究所言是否為真實致
其陳述與事實不符,皆排除於第310條之處罰範圍外,認行為人不
負相關刑責
又刑法第311條係關於『意見表達』或對於事物之『評論』,就誹
謗罪特設之阻卻違法事由,目的在維護善意發表意見之自由,亦
不生牴觸憲法問題,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著有解釋
是針對特定事項,依個人價值判斷所提出之主觀意見、評論或批
判,此種意見表達,仍須符合該條第3款『以善意發表O論,對於可
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即所謂『合理評論原則』之規定,始
得據以阻卻違法
易言之,憲法對於『事實陳述』之O論,係透過『實質(真正)惡
意原則』予以保障,對於『意見表達』之O論,則透過『合理評論
原則』,亦即『以善意發表O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
』之誹謗罪阻卻違法事由,賦與絕對保障」(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56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4.至被告於本案信中記載:「我們是販售京都念慈菴主要產品的第
一線小經銷商,...我們碰到任何問題向上反應,亦拖延不予處理
,致使經銷商們損失慘重」等語,雖被告自承其並未銷售京都念
慈菴之產品,惟被告辯稱:因為伊有認識一些朋友是銷售京都念
慈菴的人,伊有親自了解一些事,因為伊不想別人知道,所以信
封上用新北市藥師公會的名義跟地址寄信等語(見本院卷第43頁
反面、第45頁反面),而參諸告訴人與被告夫婦確實認識40年之久
,有被告提出告訴人與牛震之通訊軟體對話內容在卷可憑(見偵
字第25025號卷第30頁),依其等認識40年之交往情誼,被告辯稱因
此有認識一些朋友銷售京都念慈菴產品等語,自非毫不可能,被
告為隱藏自己之身分,因而自稱為第一線小經銷商,又於寄件人
欄填載新北市藥師公會名義,其所為固然於道德上有可非議之處
,惟究與刑法誹謗罪之構成要件有別,尚不得以此做為不利被告
之認定
5.據上,被告辯稱並無將本案信件散布於眾之意圖,尚非無據,況
且被告所寄送之本案信件所載內容,其中屬於「事實陳述」部分
,堪認其主觀上有相當理由可確信為事實,而無真實惡意
另屬於「意見表達」部分,則係被告針對具體事實,依個人價值
判斷提出之意見或評論,並未逾越「合理評論原則」之範疇,縱
使批評內容足令告訴人感到不快或影響其名譽,仍應屬於善意發
表意見之自由,難認被告有何誹謗之故意
七、檢察官上訴意旨則以:被告寄出3封信件之寄送地點均為具相
當規模之公司行號而非一般私人地址,且收件人均為公司之董事
長,而一般較具規模之公司收發信件必有一定流程,信件未必會
直接送給董事長親自拆閱,本件實有傳喚證人O慧敏到庭說明該公
司之收信流程,以查明被告寄出之信件是否遭多人拆閱,公訴檢
察官於原審準備程序聲請傳喚證人O慧敏、O正義,原審未予調查
亦未說明不傳喚之理由,未盡調查之能事,且認定事實違法,難
認妥適等語
八、惟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
,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對於其所訴之被告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
任,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
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
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
本案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資料,固可認定被告O於106年3月1日上
午10時許,在新北市三重區三重介壽路郵局,寄送本案信件3封,
信封收件人分別記載為「京都念慈菴藥廠股份有限公司O慧敏董事
長」、「生光行股份有限公司O慧敏董事長」、「京都念慈菴總廠
有限公司O國昌董事長」等事實,惟告訴人所經營「常吉行有限
公司」乃係知名公司「京都念慈菴藥廠股份有限公司」之總代理
商,告訴人之財務狀況、經營公司理念及涉訟情形,自亦攸關與
告訴人所經營公司往來之客戶、經銷商與一般消費者,並非單純
涉及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事項,而被告所寄送本案信件所載上
開文字內容,並非未指摘具體事實之抽象謾罵或嘲弄,而係被告
針對其所了解之具體事實加以陳述,以及依其價值判斷所為之意
見表達和評論,縱使內容令告訴人感到不快,亦難認其主觀上具
有誹謗故意,自不能對被告以誹謗罪責論處
檢察官上訴意旨執其詞,遽以指摘原審未盡調查之能事,認定事
實違法,就原審採證及認事反覆爭執,而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
撤銷改判,核無理由,其上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著有解釋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56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憲法,第3條,3,總綱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11條,11,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