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37條,侵占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O○○犯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侵入住宅強盜罪,處有期徒刑柒年拾月
又犯毀損他人物品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上開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門號○○○○○○○○○○號行動電話壹支(含SIM卡壹張),犯罪所得皮夾壹個,新臺幣柒仟伍佰元,iPhone六手機壹支,手機充電線貳條及金額新臺幣貳拾萬元之本票壹張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其價額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一、審理範圍:被告甲OO被訴於104年10月4日下午4時許,因不滿其
員工即告訴人O浩夷於同日下午1時許,擅自離開工地,竟意圖為自
己不法之所有,將O浩夷因匆促離去而遺留於上開工地休息室桌
上之住處鑰匙串(含磁卡1張及鑰匙2支)侵占入己,而涉犯刑法第
337條之侵占遺失物罪嫌部分,業經原審判決無罪在案,且未據檢
察官提起上訴,即已確定,是此部分不在本院審理範圍,合先敘
明
二、被告上訴意旨仍持前詞否認犯加重強盜罪部分,業據本院論
述認定如前,其此部分之上訴理由自非可採
至被告上訴意旨認原審量刑過重,請求從輕量刑部分,按關於刑
之量定,係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裁量之事項,倘其未有逾
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或濫用其權限,即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
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意旨參照)
準此,被告上訴意旨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待O德和購買本票回到O睿家上址居處後,甲OO即承前強盜之犯意,
逼迫O睿家依其指示,簽立金額20萬元之本票,另O維翔、O德和則
於現場看守O睿家,甲OO復於O睿家簽立本票時,恐嚇O睿家不得報警
,要求其不得鬧事,後強行取走O睿家所有之上開皮夾1個(含前
述內容物)、iPhone6手機1支(價值25,000元)及手機充電線2條(價
值2,000元)後,即行離去(O德和、O維翔所涉強盜罪嫌,業經臺灣
桃園地方法院以106年度訴字第674號判決依加重強盜罪各判處有期
徒刑7年3月在案,現尚未確定)
一、審理範圍:被告甲OO被訴於104年10月4日下午4時許,因不滿其
員工即告訴人O浩夷於同日下午1時許,擅自離開工地,竟意圖為自
己不法之所有,將O浩夷因匆促離去而遺留於上開工地休息室桌
上之住處鑰匙串(含磁卡1張及鑰匙2支)侵占入己,而涉犯刑法第
337條之侵占遺失物罪嫌部分,業經原審判決無罪在案,且未據檢
察官提起上訴,即已確定,是此部分不在本院審理範圍,合先敘
明
(一)本判決下引具傳聞性質之各項供述證據經本院於審判期日調查
證據時提示並告以要旨後,當事人、辯護人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
前就證據能力部分有所異議(見本院卷第119至121頁、第147至150頁
),本院復查無該等證據有違背法定程序取得或顯不可信之外部
情狀,揆諸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應均有證據能力
(二)至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
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顯有不可信之
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進行證據
之調查、辯論,被告於訴訟上之程序權即已受保障,亦應有證據
能力
三、被告經本院合法送達,有本院送達證書在卷足憑(見本院卷
第128頁),然無正當理由未於審判期日到庭,爰不待其陳述,逕
為一造辯論判決
被告原本要我拿身分證,我說不要,就假裝開抽屜說沒看到身分
證,結果被告看到皮夾,要我把皮夾和手機都交給他,皮夾內有
身分證、健保卡、現金7,500元及郵局提款卡,被告另外拿走2條充
電線及1支iPhone6手機
經核O睿家歷次證述內容,均大致證稱被告進入上址居處後隨即進
入房間,並有抓其胸口、打其頭部,且命其跪在床尾及掐其脖子
、持刀恐嚇其不得報警、鬧事,又要求其交出皮夾、手機及簽立
本票,後亦取走手機充電線2條等行為,而就主要情節為前後一致
之證述,倘非親自經歷,要難就上開各情節為清楚明確之陳述
況O睿家於本案發生前,與被告素未謀面,亦不相識,而無任何怨
隙乙節,亦據其證述在卷(見原審卷一第82頁正反面),是其前
揭證詞,可信性自屬甚高
從而,就O睿家、O維翔及O德和之前揭證詞互核以觀,並與O睿家於
案發翌日即申請補發相關證件、手機SIM卡等行為互相勾稽,被告
於進入上址居處後,強命O睿家下跪,又持小刀及恐嚇O睿家不得
報警、鬧事,並取走O睿家之皮夾1個、iPhone6手機1隻、手機充電線
2條,及要求O睿家簽立金額20萬元本票等事實,洵堪認定
又所謂「不能抗拒」,係指行為人所為之強暴、脅迫等不法行為
,就當時之具體事實,予以客觀之判斷,足使被害人身體上或精
神上達於不能或顯難抗拒之程度而言(最高法院20年非字第84號刑
事判例意旨、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於當日下午侵入上址居處後,隨即將O睿家拉下床並令其下
跪,又毆打並持黑色小刀強令O睿家交付皮夾、手機等財物,且簽
立本票等情,業經本院認定如前,而O睿家當時手無寸鐵,並無
抵禦能力,又與持刀之被告同處一室,如稍有不從,即可能遭被
告持刀揮砍、刺擊,對其生命、身體安全造成極大威脅,且另有
O維翔、O德和在場,O睿家顯處於相對弱勢之地位,並遭被告強令
跪在地板,再為被告徒手毆打傷害,及將O睿家所有電腦砸損,顯
然被告所為之強暴、脅迫之手段,客觀上已足使O睿家之意思自由
受壓制而達不能抗拒之程度
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
信(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告訴人O睿家就被告所為強盜犯行,歷次均詳細、具體說明被告
進入其上址居處後,毆打並強命其跪在床尾,後有持刀恐嚇並要
求其交出皮夾、手機及簽立本票,且本票係O德和外出購買後由O
德和指導簽立等情事,雖其就遭被告毆打、命其下跪及要求交出
皮夾、出言恐嚇之時點等行為細節及時序,前後所述略有不一,
然人類對於事物之注意及觀察,有其能力上之限制,未必如攝影
機或照相機般,對所發生或經歷的事實能機械式無誤地捕捉,且
常人對於過往事物之記憶,隨時日之間隔而漸趨模糊或失真,對
於事情之細節更可能會因時間之經過而淡忘,本難期其如錄影重
播般地將過往事物之原貌完全呈現,考量被告侵入上址居處並為
前述行為乃事出突然,則O睿家於此無預警而偶發之情形下,就事
情經過之具體細節未能正確記憶,或為鉅細靡遺之描述抑或描述
前後略有出入,均屬人之常情,本案告訴人O睿家前後證述被告所
為強盜犯行之手法、O式等主要梗概既均相同,並無明顯之歧異
或矛盾,是上開基礎事實仍足認定,縱有部分細節稍有差異,亦
不能遽認O睿家前揭證述內容即一概不可採信
一開始作證未提到機車駕照及充電線也被被告拿走,是因為我以
為駕照是不見,後來才想起來機車駕照被被告拿走,充電線的部
分剛剛是真的忘記,但充電線確實有被被告拿走等語(見原審卷
一第78頁反面、第79頁、第80頁反面),而明確證稱上開差異或係
因時間經過淡忘,或係因一時忘記所致,並未悖於常情,且此部
分亦僅涉被告強盜犯行犯罪所得之範圍認定,是就此等細節縱前
後未臻一致,仍可認O睿家前揭證述應堪採信,且就其皮夾內之現
金數額及簽立之本票金額,均應以距案發時點較近即偵查中證述
之7,500元及20萬元較為可信,另就皮夾內容物之證件部分,則以O
睿家申請補發之證件為認定(郵局提款卡亦於105年10月27日申請補
發,詳參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板橋郵局106年3月20日板營字第10
60000345號函暨附件,見原審卷一第146頁至第149頁),附此敘明
然查:1.被告固否認其有攜帶小刀到場,惟其當時攜帶按壓彈出式
黑色小刀之事實,除據O睿家證述明確,業如前述外,且與O維翔
於原審所證:被告拿的刀子不知道是摺疊刀或是彈簧刀,就是會
彈出來的那種刀子,就是那種折起來,但按下去會彈出來的刀子
等語相符(見原審卷三第34頁),衡以市面上可見之小刀種類、
樣式諸多而非單一,苟非其等均親自見聞被告所持之小刀樣式,
應無就小刀樣式均為「按壓彈出式」此一特徵為相吻合陳述之可
能,是其等證詞應值採信,被告確有攜帶黑色小刀之事實,至徵
明確
又O德和雖證稱其當時在客廳,其沒有看到被告拿刀子出來等語(
見原審卷三第35頁),然O德和因本案所涉強盜犯嫌亦同遭起訴而
由法院審理,就被告是否攜帶小刀乙節,與O德和自身亦屬有密切
利害關係之事項,本難期待其為不利於己之證述,是O德和上開
證詞無論係因其確未親身見聞,或係刻意隱瞞,均不足以此為有
利於被告之認定
惟O維翔、O德和雖未具體證述被告拿走O睿家皮夾、手機等財物之
過程,然其等亦均證稱於離開上址居處後,有看到被告持有O睿家
之皮夾及手機之事實,並皆證稱被告於半路將手機丟掉等情,業
如前述,如被告確未取走O睿家之皮夾、手機,O維翔、O德和當無
可能為上開情節之證述,更遑論O睿家確於案發翌日即就相關證件
、手機SIM卡申請補發,若非其所有之皮夾、手機已遭被告取走,
O睿家何需大費周章為上開補發之行為,是被告及辯護人此部分
所辯,均無可採
況縱使被告與O德和間有債務關係,然其當時正在O睿家住處施暴,
或如其所辯在幫O琡芳搬東西,並非無所事事之際,殊難想像有
何必要在此時突然要在O睿家住處處理其與O德和間之債務關係,還
特地要O德和在此時去買本票回來,益徵被告此部分所辯悖於常
情,應係臨訟卸責之詞,無可採信
是由證人O琡芳、O佳真所證可知,其等均未委託被告前往上址居處
取回O琡芳之私人物品,證人O琡芳更證稱其並未交付上址居處之
鑰匙予被告,被告所辯自難憑採,其確未經告訴人O睿家同意而侵
入上址居處之事實,應無疑義
(九)綜上所述,被告所辯上揭各節均無足採,其攜帶小刀結夥三人
侵入O睿家住宅,並傷害O睿家身體、毀損O睿家電腦,暨以前揭O
式使O睿家不能抗拒後,取走O睿家所有皮夾、iPhone6手機及手機充
電線2條等物,復強迫O睿家簽立金額20萬元本票等犯行,均事證明
確,堪以認定
」(見本院卷第117頁),然告訴人O睿家於案發後兩天之同年4月2
3日即已報警,有其警詢筆錄在卷可按(見偵18033號卷第3頁),顯
非如被告所稱之「沒有報案」,且O榮峰既為動保協會人員,告訴
人O睿家有無報案,警察有無主動找被告,實與其無涉,難認與
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
(一)按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之犯罪
,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最高法
院76年度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攜帶兇器強盜,只須強盜時攜帶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最
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核被告就事實欄一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第321條
第1項第1款、第3款、第4款之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侵入住宅強盜
罪,及同法第354條之毀損他人物品罪
(三)被告與O維翔、O德和就此部分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
為共同正犯
(一)核被告此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二)被告先後恐嚇告訴人O浩夷、O采玲之行為,係基於單一犯意,
於密切之時、地為之,各舉動之獨立性即為薄弱,依社會通念難
以強行分開,應論以接續犯之一行為
(三)被告以一行為同時恐嚇告訴人O浩夷、O采玲,為一行為觸犯數
罪名之同種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處斷
三、被告所犯上開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侵入住宅強盜罪、毀損
他人物品罪及恐嚇危害安全罪間,行為明顯可分,應予分論併罰
一、原審法院同上認定,認被告所為,係犯上開結夥三人以上攜
帶兇器侵入住宅強盜罪、同法第354條之毀損他人物品罪及同法第
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而適用刑法第2條第2項、第28條、第305條
、第330條第1項、第354條、第5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
、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0條之2第1項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等規定,並以行為人之責
任為基礎,審酌被告遇感情糾紛不思理性反應溝通,反持小刀並
以前述之O式強盜、毀損告訴人O睿家之財物,致告訴人O睿家受有
損害
兼衡其犯後坦承毀損、恐嚇部分之犯行,惟否認加重強盜部分犯
行之犯後態度,再考量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及其強盜、
毀損之財物之價值,暨自陳做工地監工,自行包工程之經濟狀況
(見原審卷一第16頁反面)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有期徒刑7年10月
、2月、3月,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部分定
其應執行之刑,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暨諭知門號00000000
00行動電話1支(含SIM卡1張)為被告所有供犯事實欄二部分犯行所
用之物,另事實欄一部分之犯罪所得皮夾1個、現金7,500元、iPhon
e6手機1支、手機充電線2條及金額20萬元之本票1張雖未扣案,均應
依刑法第38條2項、第4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於其所犯
各次犯行項下宣告沒收、追徵等節,認事用法均無違誤,量刑及
沒收之諭知亦屬妥適,應予維持
二、被告上訴意旨仍持前詞否認犯加重強盜罪部分,業據本院論
述認定如前,其此部分之上訴理由自非可採
至被告上訴意旨認原審量刑過重,請求從輕量刑部分,按關於刑
之量定,係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裁量之事項,倘其未有逾
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或濫用其權限,即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
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原審於量刑時已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於
理由內說明其審酌該條所列情狀後之量刑事由,以本案被告與告
訴人O睿家前不相識,僅因感情糾紛,即傷害O睿家,毀損其電腦
,更藉故強盜其財物,強逼簽立本票,惡性不輕,犯後復否認犯
行,不見悔意,且迄未賠償損失,犯後態度不佳,另被告僅因告
訴人O浩夷先行離開工地,即出惡言恐嚇O浩夷及其女友O采玲,所
為亦屬乖張等節觀之,原審量刑並未逾越法定裁量範圍,亦無明
顯違反罪刑相當原則之濫用權限情形,尚難認有何量刑過重之處
準此,被告上訴意旨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71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0年非字第84號刑事判例意旨、94年度台上字第22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703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71條,371,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條,2,總則,法例   4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3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3

刑法施行法,第2條,2,A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37條,337,侵占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71條,371,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