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無罪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小刀壹把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六、原審雖詳查證據,惟疏未細酌上情,遽為被告有罪之諭知,
容有未洽,被告否認犯罪提起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
,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依法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4年11月16日16時30分許,在新
北市○○區○○○路000號對面,因與告訴人O泓傑存有貨款糾紛而
發生爭執,竟基於傷害之犯意,持小刀攻擊告訴人O泓傑,致其
右手臂受有刀傷約4.10.5公分之傷害,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2
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再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性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
、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上訴人即被告(下稱被告)甲OO犯上開傷害罪嫌,
無非以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泓傑之證述、新北市立聯合
醫院驗傷診斷書等,為其主要論據
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於上揭時間、地點,有與告訴人發生爭執之
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傷害犯行,辯稱:伊是遭到告訴人O泓傑之
攻擊,伊沒有傷害O泓傑,伊原本手扶車頂,因為有人拉伊的衣服
,伊就本能地將對方架開,伊左眼失明,腳的韌帶也拉傷,根本
沒有攻擊對方的能力等語
於原審證稱:伊在三重遇到被告,伊跟被告有口角,一開始伊用
言語質問被告,伊擋住被告O子,被告O子停路邊,伊也把機車停在
被告O旁,被告便開始用肢體擋住說不要擋住他,被告要離開,
便開始口角,衍生肢體拉扯,一開始是誰碰觸,因為時間已久,
伊記不清楚,伊摩托車停在被告O頭,拉扯後摩托車倒地,因為伊
手腳較長,伊用腳踹被告保持兩人的一定距離,被告劃傷伊手臂
後,直接跳上車要離開,伊為了要追上被告不讓被告離開,伊便
踹被告的O子,踹到被告的車燈等語(見原審易緝卷第90頁至第91
頁),依證人O泓傑前開所述,堪認本件案發當時,係證人O泓傑主
動前去找被告爭執理論貨款事宜,且證人O泓傑當時有以人、O阻
擋被告離開之舉動,甚至在被告表示欲離去時,證人O泓傑仍拉扯
被告阻止其離開,更有以腳踹踢被告之舉動,堪認被告辯稱:伊
當時是受到告訴人O泓傑之攻擊等語,應非無據
(四)雖證人O泓傑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先後證稱:被告與伊拉扯之
時,被告說「如果你再不離開,我就要拿刀子來對付你了」、「
如果你不讓我走,我就拿刀子殺你」、「你不要走,我要拿刀砍
你」的話,然後從車上拿一把小刀、類似鐵板的東西攻擊伊等語
(見偵卷第6頁、第25頁、原審易緝卷第91頁),惟被告始終堅決否
認有說類似的話語,也否認有從車上拿刀子,辯稱:伊當時左手
有拿著一支刮毛邊的工具,類似鋸子的東西即鋸片,約13-15公分
,不是從車上拿的等語,而證人O泓傑對於被告當時究竟是說何等
內容之話語,前後證述不一,已難採信,況此部分除證人O泓傑
單方指述之外,別無其他證據可資佐證,自難遽認被告有說相類
威嚇證人O泓傑之話語
(五)按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
不罰,刑法第23條前段定有明文
又刑法第23條所規定之正當防衛,係以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
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為要件,所稱不法之侵害,只須客
觀上有違法之行為,即可以自力排除其侵害而行使防衛權,且不
以侵害之大小與行為之輕重而有所變更,縱使防衛行為逾必要程
度,亦僅屬防衛過當問題,尚不能認非屬防衛行為
刑法上之防衛行為,祇以基於排除現在不法之侵害為已足,防衛
過當,指防衛行為超越必要之程度而言,防衛行為是否超越必要
之程度,須就實施之情節而為判斷,即應就不法侵害者之攻擊方
法與其緩急情勢,由客觀上審查防衛權利者之反擊行為,是否出
於必要以定之(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475號、63年台上第2104號判
例要旨、87年度台上字第3720號判決意旨參照)
依上所述,本件告訴人O泓傑右手臂受有刀傷約4.10.5公分之傷害
,係遭到被告手持鋸片揮擊所致,固堪認定,惟觀諸上開情節,
縱使告訴人O泓傑主觀上認為被告尚有積欠貨款未付,然被告並無
繼續停留在現場之法律上義務,其當時欲駕車離開,卻遭受告訴
人O泓傑以人、O阻擋,告訴人O泓傑並以拉扯、腳踢等強暴方式阻
止被告駕車離開現場之權利,告訴人O泓傑所為已屬於對於被告
之現時不法侵害,被告並無容忍之義務,則被告當時罹此權利遭
受侵害之狀態,為排除告訴人現時不法之強制行為,而以其左手
架開告訴人,藉以擺脫告訴人之拉扯,俾回復自由駕車離開現場
之權利,應屬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為防衛自己行動自由權利
之正當防衛行為,得以阻卻違法
再者,依上開新北市立聯合醫院診斷證明書所示,告訴人O泓傑僅
受有右手臂約4.10.5公分刀傷之1處傷害,別無其他傷勢,核與被
告辯稱:伊突然感覺有一隻手拉伊的衣服,伊順手用左手將對方
架開,可能是伊擋告訴人的時候,鑰匙或鐵片劃到告訴人造成告
訴人受傷等語,情節相符,堪認被告除了以持鋸片之左手架開告
訴人之外,並無其他攻擊告訴人之舉動,亦難謂被告之舉措有何
超越必要之程度,尚無防衛過當之情形,依法自屬不罰
五、綜上所述,本件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資料,經本院調查結果
,堪認被告當時所為成立正當防衛,且無防衛過當之情形,自難
遽以刑法傷害罪責相繩
六、原審雖詳查證據,惟疏未細酌上情,遽為被告有罪之諭知,
容有未洽,被告否認犯罪提起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
,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依法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475號、63年台上第2104號判例要旨、87年度台上字第3720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23條前段,23,刑事責任   1

刑法,第23條,23,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