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1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此部分行為,涉犯刑法第310條第1項誹謗、同法第305條恐
嚇罪嫌等語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
文與理由
」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別情形
記載左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
」及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
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
「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
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法院審理結果,認為被
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訴
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據
認定之」事實存在,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
內記載事項,為法院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
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無違,通常均以
卷內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
之事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是
以被告於本案犯行既經本院認定乃屬不能證明(詳如後述),則
本判決關於被告無罪部分即不再論述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
,合先敘明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刑
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不能為被告有罪之判決(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意旨參照)
再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判例意旨)
(一)按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以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
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
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
言論內容確實真實,始能免於刑責,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
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
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
該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證明其言論內容是否真實,其
證明強度不必達到客觀之真實,透過「實質惡意原則」之檢驗,
只要認行為人於發表言論時並非明知所言非真實而故意捏造虛偽
事實,或並非因重大過失或輕率而未探究所言是否為真實致其陳
述與事實不符,皆排除於同法第310條之處罰範圍外,認行為人不
負相關刑責
又同法第311條係關於「意見表達」或對於事物之「評論」,目的
在維護善意發表意見之自由,故針對特定事項,依個人價值判斷
所提出之主觀意見、評論或批判,此種意見表達,仍須符合該條
第3款「以善意發表言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即所
謂「合理評論原則」之規定,始得據以阻卻違法
易言之,憲法對於「事實陳述」之言論,係透過「實質惡意原則
」予以保障,而對於「意見表達」之言論,則透過「合理評論原
則」,亦即「以善意發表言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
之誹謗罪阻卻違法事由,賦與絕對保障(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
560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誹謗罪嫌,無非係以告訴人之指訴、證人
O鶴龍之證述、告訴人提供之錄音光碟、譯文及臺灣臺北地方檢
察署勘驗筆錄等為其主要論據
其選任辯護人則為其辯稱:因埋設管線的工程本不應由社區出錢
,應是由政府施作,理應不應有人收錢,被告係根據協調會會議
記錄向前主委范國生質疑污水管施作收取工程費用之正當性,其
中被告說到「這個是管委會賺錢嗎」,表示是質疑管委會收錢不
當,並非指告訴人,被告係對可受公評之社區公益事務對當時的
管委會主委所發表之善意言論,並無違反刑法誹謗罪等語
(一)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
、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知將
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751號判例意
旨參照)
再所謂恐嚇,指凡一切O語、舉動足以使人生畏怖心者均屬之,而
該O語或舉動是否足以使他人生畏怖心,應依社會一般觀念衡量之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813號判決要旨參照),而不得專以被
害人之個人感受為斷
準此,刑法第305條恐嚇罪之成立,行為人須基於使人生畏怖心為
目的,對於被害人為惡害之通知,且致被害人之心理狀態陷於危
險不安
從而,被告之O語及舉止是否屬於惡害通知,尚須審酌其為該語言
之前因、背景,主客觀全盤情形為斷,不得僅由被害人採取片斷
,暨僅憑被害人主觀認定是否心生畏怖,遽以認定構成恐嚇罪(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380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恐嚇罪嫌,無非係以告訴人之指訴、證人
O鶴龍之證述、告訴人提供之錄音光碟、譯文及臺灣臺北地方檢
察署勘驗筆錄等為其主要論據
其選任辯護人則為其辯稱:被告並未作勢打人,反而是告訴人似
有挑釁被告之意圖,於系爭例會不斷以不理性O語對被告人身攻擊
,並連續對被告五秒內說了四次你要打我嗎,亦一直用手撥被告
,況被告年事已高,身材瘦弱,告訴人正值壯年,行動自如,且
開會當時包含告訴人之兄長陳志龍等有許多人在場,告訴人O程與
會並無離開,其兄長亦無挺身維護告訴人之行為,足見被告O行
並無何惡害通知,告訴人亦無畏怖之心等語
(之後被告有無說要是我年輕的時候這樣講?)有
況觀諸前揭告訴人提供之錄音光碟及譯文、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
勘驗筆錄及本院勘驗之錄音內容可知,於被告稱:「妳再動,我
就打動,好不好?妳再動,就動看看?妳動看看?」等語後,錄
音檔20分29秒至20分39秒間,告訴人O連續4次向被告表示:「你要打
我嗎?」等語,於20分44秒處證人O月霞即向告訴人稱:「像猴子
一樣,你看看!你要挑釁是不是?你要挑釁嗎?」等語,足見告
訴人當時有對被告挑釁之舉措,且告訴人對被告連續4次表示:「
你要打我嗎?」,其語氣激動,且無示弱之意,難認告訴人有因
被告行為舉止而生畏懼之心
故被告前揭所辯係為防止告訴人打他,始對告訴人口出「妳再動
,我就打動,好不好?妳再動,就動看看?妳動看看?」等語,
其言論別無其他隱含將以加害告訴人之生命、身體、自由之言詞
,實難認被告有以明示或暗示方式,傳達任何對於告訴人生命、
身體、自由等為如何之「惡害通知」或該等言詞內容有何手段或
行為不法之情
」等語,然查:被告時為高齡81歲之長者,而告訴人時值46歲壯年
,於前揭管委會會議時,告訴人之兄長陳志榮亦一同與會,且當
時在場與會者尚有10餘位社區委員及住戶,審酌當時之會議環境
,出席人員之狀況,設若告訴人已因被告前述O語,因而心生畏懼
,衡情其因擔心被告果真對其採取不法之作為,避之唯恐不及,
而其兄長理應對妹妹將遭受不法之惡害,而有出面阻止、維護妹
妹或防禦之舉措,但其兄長並無前往阻擋之行為,且告訴人於嗣
後仍多次對被告反唇相譏「你要打我嗎?」,且仍繼續與會,並
持續於會議中發言,而未有逃走或離去之情,難認告訴人有因被
告行為舉止而生畏怖之心,尚難執此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之理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犯行
,即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說明,自應均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5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751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813號判決要旨參照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380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3

刑法,第311條,311,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10條第3項前段,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10條,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