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共拾貳罪,各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如附表所示偽造之印文及印章均沒收之
判決節錄
二、按在支票背面偽造他人署押,以為背書,其偽造支票背書,
在票據法上係表示對支票負擔責任之意思,為法律規定之文書,
並非依習慣表示一定用意之證明,而其此項行為,足以生損害於
他人,應成立偽造私文書罪(最高法院59年臺上字第2588號判例、
70年臺上字第2162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共12罪)
被告利用不知情之印章店偽刻如附表所示之印章,為間接正犯
被告偽造如附表所示之印章及印文之行為,均係偽造私文書之階
段行為,又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亦均為行使之高度行為吸收
,均不另論罪
又如附表編號12所示3紙支票係被告同時簽發,並同時交予O沛蓉而
行使之,應係基於同一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意,侵害同一之法益
,犯罪手法相同,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
念,在時間差距上,均難以強行分離,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
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為接續犯,應僅論以一行使偽
造私文書罪,公訴意旨認附表編號12所示3次犯行應分論併罰,容
有誤會
被告所犯上開12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三、爰審酌被告未經和煌公司、閎利公司及O柏銘同意,竟擅自偽
刻印章以偽造支票背書,並將支票交予他人而行使之,所為實屬
不該,惟考量被告犯後於偵審期間始終坦承犯行,犯後態度尚可
,再斟酌被告自述專科畢業之智識程度、現以打零工維生,每月
收入約新臺幣1萬2,000元,育有2子之家庭生活與經濟狀況及其犯罪
動機、目的、素行、如附表所示支票均已兌現等一切情狀,分別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定應執行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
準,以示懲儆
四、按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規定,已於民國104年12月30日、
105年6月22日修正,於105年7月1日施行,依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
收係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次按,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刑法第219條定有明文
另如附表所示支票背面偽造之印文,均為被告所偽造,是上開偽
造之印章及印文,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
宣告沒收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第3項、第450條第1項,第454條第
2項、刑法第2條第2項、第216條、第210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
、第51條第5款、第219條,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59年臺上字第2588號判例、70年臺上字第21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間接正犯 1 ,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