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25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乘機性交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判決節錄
己○○因於東海中學門口遲遲未見甲OO及A女前來,復聯繫2人未果
,即通知戊○○,一同繼續撥打A女電話,甲OO見狀,即叫醒A女,
要求A女與戊○○等人聯絡,並勿將其等現於旅館之事告知戊○
○等人,A女醒來見自己單獨與甲OO在旅館,未免被告對其不利,
遂配合甲OO前開要求,以其目前在朋友家等O詞敷衍戊○○、己○
○,而後於同日上午7時6分離開摩根旅館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
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亦有明定
(二)再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O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本案其餘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為傳聞證據,
惟被告及辯護人均無爭執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見本院公開卷一
第52、58頁背面),迄至本院O詞辯論終結前亦均未聲明異議,本院
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O顯過
低之瑕疵,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我後來醒來時,發現被告將我載到旅館,我好像又沒有意識,好
像他有叫我躺著,就沒有意識,後來我醒來的時候是因為他叫我
,跟我說有很多人打電話找我,他叫我接電話,要我不要跟對方
說跟他在一起,我就按照他說的告訴來電者我在朋友家等語(見
偵卷第46頁背面至47頁),及其於審理時所證:當天我只知道有喝
酒,不知道是什麼酒,有玩遊戲,但玩什麼遊戲我忘記了,我也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後來頭暈就沒有繼續玩,我說我要唱歌,但
被告又把我拖回去喝酒,我就繼續喝,之後我就醉了,我醒來時
發現包廂只剩下我跟被告,我說我想吐,被告帶我去包廂內的廁
所
我又昏過去,後來又有人進來,我有聽到有人說要帶我回家,他
們扶我去搭計程車,之後我就不記得了,在計程車上,又剩下我
與被告,我又昏過去,醒來我就在旅館,很昏,我發現自己在旅
館床上,衣著是完好的,我又睡著之後,被告來叫我,被告說己
○○他們打電話給我,被告叫我跟他們說我沒有跟被告在一起,
我有照做等語(見本院公開卷一第121頁正背面),可見A女於前開
KTV飲酒唱歌時,即因飲酒過量而有嘔吐、頭昏、四肢無力而須人
攙扶離去之情形,且其與被告搭乘計程車,乃至於投宿旅館期間
,其神智均已達陷於泥醉、昏睡而對外界事物無法正常感知之O度
對於回家的安排,A女沒有辦法表達言語,我們也沒有去問等語(
見本院公開卷二第55至57、59、61、64頁),足見A女於前開KTV唱歌
結束後至與被告共搭計乘車離去期間,先係癱軟於包廂椅子上,
嗣由友人揹負、攙扶行走,且因酒力無法言語表達其意,己○○
、乙○○人遂直接替A女決定招攬計程車送其回家等情明確
(四)被告雖以前詞為辯,且其辯護人亦辯護略以:A女於偵審中均
僅指稱於前開KTV包廂廁所內遭被告性侵,並無提及於摩根旅館內
有與被告發生性行為,且其就KTV包廂內發生的事、及之後在旅館
內與O人通話、通話情形等均能清楚描述,卻對於其與被告搭車至
旅館發生性行為等情事,以酒醉為由選擇性失憶,所述顯有不實
惟查:1.A女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雖一再指述其於前開KTV包
廂內,因酒醉想吐,經被告攙扶至廁所後,被告即脫去其裙子、
安全褲、內褲,將其壓在馬桶上面,並以生殖器插入A女下體,嗣
又插入A女口腔,要求A女為其口交等情,惟此部分業經檢察官認
A女當時處於泥醉、昏睡狀態,所述尚難逕採,且除其單一指述外
,現場並無保存相關跡證,復無其他證據可實其說,而以106年度
偵字第6394號為不起訴處分確定
且參被告所提出與其與A女透過臉書MESSENGER對話紀錄截圖,其等自
105年10月間起對話,均係由被告主動傳訊與A女,A女僅寥寥數語回
覆(見本院不公開卷第5至21頁),106年2月22日即前開相約唱歌前
3天,被告問A女「想我嗎」、「你跟你男友分生ㄇㄚ(應為「分
手沒」之誤)」、「我要領號碼排(應為「牌」之誤)、「我排
幾號」(即暗示欲排隊做A女男友之意)等語時,A女亦僅回以「
你要被女友揍了」、「分啦」、「呃」等語(見本院不公開卷第
23至25頁),被告再向A女稱「發生很多事阿跟我在一起才能跟你說
」,A女則回以「O你不要跟我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等語(見本
院不公開卷第27頁),顯見被告數度明示、暗示其對A女有好感時
,A女均敷衍以對,並無正面回應,更遑論有何曖昧之情
顯見A女在摩根旅館,為求安全脫身,先向其等表示在朋友家、沒
事,待離開旅館,與其男友會合且脫離被告掌握後,即撥打電話
向戊○○等人哭訴,並約同在全家便利商店商議,雖A女當時尚不
知在摩根旅館內遭遇何事,係因認於KTV包廂廁所內遭被告性侵而
情緒激動落淚,然此亦彰其並無與被告性交之意願,更證被告前
揭辯稱雙方係合意性交云云,顯然不實
至於辯護人再質疑稱倘被告有向A女表示不要告訴戊○○等人O與A
女在旅館之情事,戊○○於電話另一頭豈會全然不覺云云,惟被
告既不欲他人知悉A女遭其帶至摩根旅館投宿,其示意A女配合其說
詞時,必然會低聲或使用氣聲、手勢等O式,以求不為電話另一
端之人察覺有異,其理至明
4.就被告及辯護人辯稱A女倘無行動能力,被告又瘦小,豈能在不
引起旅館人員注意之情形下,自行將A女揹負至摩根旅館房間內一
節,被告雖較己○○、乙○○瘦小,而與A女身高相仿,此為證人
A女、己○○證述在卷(見本院公開卷一第128頁背面、第160頁背
面),惟其當時究竟有無能力揹負或攙扶A女入住,本繫諸其肌力
及揹負O式、A女尚存行動能力多寡而定,尚無從僅以身高、外型
一概而論
酒醉客人被攙扶下車並不是特別狀況,我們也不可能去追問客人
你知不知道被帶來什麼地方等語(見本院公開卷一第180至181頁背
面),可知就丙○○之角度而言,被告無論以揹負或攙扶O式偕酒
醉之A女入住,均屬其職務上所常見,並不會留下特別印象,自無
從以其對被告及A女入住情形無印象,即反推A女係自願與被告投
宿該旅館,是此部分亦尚難據為被告有利之認定
(五)綜上所述,被告與A女與被告間並無任何性交行為之合意,被
告係利用A女酒醉而人事不知之際,將A女帶至摩根旅館發生性交行
為等事實,已臻明灼,被告及其辯護人前開辯解,均無可採
(一)按刑法第225條第1、2項所謂之「相類之情形」,係指被害人雖
非精神、身體障礙、心智缺陷,但受性交時,因昏暈、酣眠、泥
醉等相類似之情形,致無同意性交之理解,或無抗拒性交之能力
者而言(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76號判決要旨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乘機性交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基礎,審酌被告為圖一己性慾滿足,利用A
女酒醉、昏睡之際,不顧A女性自主權,擅對A女為性交犯行,造成
A女心理上陰影,事後又藉詞否認犯罪,難認有悔意,犯後態度
不佳,且迄無與A女達成和解或取得其諒解,未能修復其犯罪所生
損害,委實不宜輕縱,惟念其年紀尚輕,智慮未深,前無任何論
罪科刑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素行尚
稱良好,兼衡其自述教育O度為五專,目前經營機車行,以修車、
賣車O式營生,月收約新臺幣5、6萬,甫結婚、即將育有1子等智
識O度及生活狀況(見本院公開卷二第80頁),暨犯罪之動機、目
的、手段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25條第1項,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76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225條第2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5條,225,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