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緩刑
主文
甲OO共同傷害人之身體,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壹年內,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肆拾小時之義務勞務
甲OO共同傷害人之身體,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壹年內,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肆拾小時之義務勞務
甲OO傷害人之身體,處拘役拾捌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二、此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製作之紀
錄文書、證明文書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2款亦定有明
文
又醫師若出具與事實不符之診斷書,依醫師法第28條之4之規定,
處新臺幣(下同)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得併處限制執業範
圍、停業處分1個月以上1年以下或廢止其執業執照
三、又本案認定事實所引用之文書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
或從事業務之人違背法定程式所取得,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
一、訊據被告甲OO及乙OO就上開犯罪事實均坦認不諱(參本院易字
卷第153頁),均核與告訴人即被告丙OO及證人O洽所為之證述大致
相符(參偵卷第7至10、27至31、111至115頁),彼此所為之供述復互
核一致,且有O偕醫院107年2月11日診斷證明書及107年12月31日馬院
醫急字第1070006962號函暨所附告訴人丙OO病歷資料、臺北市政府警
察局中山分局107年8月15日北市警中分刑字第1076013215號函、本院勘
驗筆錄及監視器畫面截圖(參偵卷第35頁、本院審易字第77頁、
本院易字卷第63至75、85至139、155至158頁),足徵被告甲OO及乙OO所
為上開具任意性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足堪採信
故侵害已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
行為,均不得主張防衛權(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
照)
而互毆係屬多數動作構成單純一罪而互為攻擊之傷害行為,縱令
一方先行出手,而還擊之一方在客觀上苟非單純對於現在不法之
侵害為必要排除之反擊行為,因其本即有傷害之犯意存在,則對
其互為攻擊之還手反擊行為,自無主張正當防衛權之餘地(最高
法院96年台上字第3526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丙OO雖辯稱係伊先遭被告乙OO毆打後,伊才將被告乙OO壓制於
地而防衛云云,然查,其於警詢中先稱:「被告乙OO徒手朝我後頸
捶打好幾下,我退一步閃身跑到同一條巷子對面人行道,被告乙
OO欲將我壓制,被我踢開反壓制
又依監視器畫面所示,可知被告丙OO與被告乙OO發生衝突之處,為
一開放之巷道,且被告乙OO初始係遭被告丙OO壓制,有本院勘驗筆
錄及監視器畫面截圖可參(參本院易字卷第63至75頁),被告丙
OO於斯時大可選擇逃離現場,而避免接下來可能繼續發生之衝突,
然被告丙OO竟捨此而不為,猶停留在原地繼續與被告乙OO相互壓
制,造成被告乙OO受有前揭傷勢,則顯然其當時係欲以此方式傷害
被告乙OO,再參酌被告丙OO在壓制被告乙OO前,即有先出手與被告
乙OO互毆1、2分鐘之情,是被告丙OO之主觀上自係出於傷害被告乙
OO之犯意方為上揭行為,而非僅出於防衛之意思,至臻明確
又參照前揭判例意旨,互毆之行為並無成立正當防衛之餘地,被
告丙OO及乙OO均係出於傷害之犯意而為上開行為,核屬互毆無訛,
依前開說明,自不得主張正當防衛,被告丙OO猶辯稱其應得適用
正當防衛之規定而不成立傷害罪云云,當屬於據,不足憑採
三、核被告3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普通傷害罪
被告甲OO及乙OO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
犯
爰審酌被告甲OO及丙OO因故而生嫌隙,不思以理性方式解決,被告
甲OO竟率爾帶同被告乙OO動手傷害被告丙OO,而被告丙OO亦出手與
被告乙OO互毆,惟被告丙OO及乙OO所受傷勢均非屬嚴重,被告甲OO雖
一度否認犯行,然終能於本院審理中坦承犯行,被告乙OO則自始
均坦認犯行,並無迴避,被告甲OO及乙OO雖未能獲得被告丙OO之諒
解,然其等均有表示願和解之意,實係被告丙OO所開出之和解條
件過高以致無法達成和解(被告丙OO於未附上任何單據以佐證其確
實所受損失之情況下,即逕要求被告甲OO及丙OO各賠償其15萬元,
被告丙OO所出具如本院易字卷第165頁所示之106年薪資單因並無顯
示做成單位之名稱,其真實性顯屬可疑
參酌甲OO及乙OO之經濟狀況均屬貧寒,被告甲OO無工作,而被告乙
OO則打零工為生,其等之經濟狀況根本無從負擔如此高額之賠償金
),仍堪認有悔悟之意,犯後態度尚佳,被告丙OO猶飾詞否認,
難認有何悔悟之意,犯後態度不佳,兼衡酌被告3人之素行、犯罪
之動機及智識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
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警惕
又被告甲OO及乙OO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紙附卷可稽,符合刑法第74條第1項
第1款之要件,堪認其素行、品行非差,本院因認對於被告宣告
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併予宣告緩刑如主文所示
惟由被告甲OO及乙OO違反本案之情節,足見其等欠缺守法信念,為
重建其等正確法治觀念,並牢記本案教訓,併依刑法第74條第2項
第5款規定,命被告甲OO及乙OO應於本判決確定後1年內,向指定之
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
構或團體提供40小時之義務勞務,及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
,諭知被告甲OO及乙OO於緩刑期間內付保護管束,以啟自新,並觀
後效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8條、第277
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5款、第93條第
1項第2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台上字第352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41,易刑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醫師法,第28條之4,28-4,懲處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2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