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8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壹佰伍拾參萬玖仟陸佰陸拾捌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件被告甲OO、乙OO所犯均係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
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以外之罪,其於準
備程序期日就被訴事實俱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被告簡式審判程
序之旨,並聽取檢察官、被告甲OO及乙OO與其等之辯護人意見後
,本院合議庭裁定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是本案之
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
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
,合先敘明
(一)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甲OO、乙OO有犯意聯絡及行為之分擔,為共同正犯
(二)被告甲OO、乙OO雖數次以向附表所示持卡人O東海旅行社消費為
由,詐取中國信託銀行如附表所示數額,惟其均係基於同一詐欺
中國信託銀行之目的,以同一手法,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
侵害同屬中國信託銀行之財產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顯然極為薄
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
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應論以接續之一行為予
以評價,較為合理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乙OO為籌措東海旅
行社之營運資金,明知信用卡係作為實際消費之支付工具,倘無
實際交易尚不得訛以對特約商店有消費之事實,藉以取得刷卡撥
付款項作為周轉資金,竟均不思以正當途徑獲取金錢,由被告甲
OO、乙OO分別向如附表所示多達20餘名持卡人借用信用卡為不實交
易,致中國信託銀行陸續陷於錯誤,撥付上千萬元之款項予被告
甲OO收取支用,並就後續無法按期繳付卡費部分,辦理取消交易之
信用卡刷退手續,造成中國信託銀行受有高達上千萬元之損害,
且迄今就刷退款項僅由各持卡人與中國信託銀行洽商和解,被告
甲OO、乙OO則無自行實際籌款歸還中國信託銀行,致中國信託銀
行於扣除現受償額後,仍受有鉅額金錢損害,犯罪情節非輕
惟念及被告甲OO於犯後始終勇於承認錯誤、坦承犯行,被告乙OO亦
尚能於最終坦白認錯之各犯後態度,併中國信託銀行因受騙所交
付之墊付款項均係由被告甲OO收取使用,尚無析分予被告乙OO之犯
罪所得之情節,及被告甲OO供稱:當初是因乙OO的人面比較廣,
才會幫我出面借卡刷卡,她不應該負擔這麼大的責任等語(見本
院卷(三)第306頁),兼衡被告甲OO、乙OO之犯罪動機、手段、目的
、前述各自參與犯行程度,及各戶籍資料記載之智識程度,其中
被告甲OO自述其目前為計程車司機,有正當工作,且尚有90餘高齡
之母親及罹病女兒須由其撫養等節(見本院卷
(三)第338頁),被告乙OO則供稱其現於市場販賣生鮮品,亦有正當
工作,並與母親及親弟一家人同住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見本
院卷(三)第338頁)等一切情狀,及檢察官求刑之意見,分別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
(四)至被告甲OO、乙OO固希予緩刑之宣告,查被告甲OO、乙OO雖無經
科處有期徒刑之前案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
可憑(見本院卷(三)第317至320頁),然本院審酌被告甲OO、乙OO因
前述犯行手法致中國信託銀行受有鉅額損害,且雖經被告甲OO、
乙OO與中國信託銀行多次當庭討論賠償方案,並由中國信託銀行提
出被告甲OO、乙OO需連帶於1年內至少清償50萬元,5年內至少清償
60萬元作為緩刑條件,惟就該部分亦經被告甲OO、乙OO多次當庭表
達無力賠償之情,致迄未能提出足以彌補損害之方案,僅由中國
信託銀行自部分持卡人處取償,亦未獲取中國信託銀行表達諒解
之意,為使被告甲OO、乙OO認知其行為所造成損害之嚴重性及對自
己犯行產生警惕,若不執行本件刑罰顯不適當,故均不予緩刑之
宣告,附此敘明
(一)被告甲OO、乙OO行為後,刑法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於10
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後刑法新增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犯罪所得
,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
」同法第38條之1第5項復規定「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
,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自該項條文反面解釋,倘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且尚未實
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即應諭知沒收,又考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所
謂「屬於犯罪行為人」,條文文義本不以該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
為人「所有」,亦即擁有所有權者為限,犯罪行為人僅需「持有
」或「占有」犯罪所得,縱被害人並未因而喪失該犯罪所得之所
有權者,當亦包含在內,蓋唯有如此,方能避免嗣後取得供犯罪
所用之物、犯罪預備之物、犯罪所生之物、犯罪所得之「占有」
、但非取得所有權之第三人將無法參與沒收程序(修正後刑事訴
訟法第455條之12至第455條之33參照),財產權卻遭剝奪之不當,更
能避免被害人因怠於行使權利,反令犯罪行為人得以享受犯罪所
得之不當結果發生,甚至可藉此保障被害人更易於取回犯罪被害
或受償,是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5項規定,凡為犯罪
行為人持有或占有之犯罪所得,且尚未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
除有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所定情形外,均應諭知沒收
又上述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其立法理由敘明乃為優先保障被害人因
犯罪所生之求償權,參考德國刑法第73條第1項規定增訂,限於個
案已實際發還時,始無庸沒收
又被告甲OO多次陳明其取得之款項均無析分予被告乙OO,乃其自己
收取作為經營東海旅行社周轉之用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5頁、本
院卷(三)第304頁),則被告乙OO既查無實際分得任何款項,自難
認其亦有犯罪所得,是本件上開款項既均為被告甲OO就本案犯罪之
所得,自應以中國信託銀行原受騙刷退之金額扣除其已受償之部
分,即1,153萬9,668元(計算式:11,886,000元-260,670元-85,662元=1
1,539,668元)認屬被告甲OO實際之犯罪所得,並就該所得依前揭規定
予以沒收
(三)另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規定「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
確定後1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
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
官應發還或給付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84條之1、第299條
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2項、第28條、第339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473,執行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3條第1項,73,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473,執行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33,455-33,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455-12,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