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 刑法第266條第1項,賭博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乙OO及丙OO,均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一)被告甲OO基於公然賭博之犯意,於民國10
3、104年間之不詳日期起至107年11月12日某時止,上網賭博頻率約2
、3天1次,在友人住處,接續使用行動電話設備連結網際網路,開
啟不特定公眾得連結登入之「九州娛樂城」網站,並輸入其所申
請之帳號、密碼登入該網站後,在該網站簽注美國職業籃球及世
界職業足球方式賭博財物,該網站並提供O融暘所申辦第一商業
銀行總行帳號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一銀帳戶),供甲OO以其名下
帳戶匯入儲值賭金
(二)被告乙OO基於公然賭博之犯意,於104、105年間之不詳時間起至
107年7月間某日止,在臺北市○○區○○路0段0巷0號住處,上網賭
博頻率約2、3個月1次,接續使用行動電話設備連結網際網路至上
開「九州娛樂城」網站,並輸入其所申請之帳號、密碼登入該網
站後,在該網站簽注世界盃足球及O洲職業足球方式賭博財物,
該網站並提供上開一銀帳戶,供乙OO以其名下帳戶匯入儲值賭金
因認被告甲OO、乙OO及丙OO均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在公眾得出
入之場所賭博財物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
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
所謂「積極證據足以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係指據為訴訟上
證明之O盤證據資料,在客觀上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被告確曾犯罪之O度,若未達此一O度,而有合理懷疑
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要旨可參)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
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
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
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O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
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
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3人均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在公眾得出入
之場所賭博財物罪嫌,無非係以被告3人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自白
及上開一銀帳戶明細資為論據
惟被告甲OO於審理時供稱:伊係在朋友住家上網簽賭等語(見本院
易字卷第38頁)、被告乙OO於審理時供稱:伊係在臺北市○○區
○○路0段0巷0號原住處上網簽賭等語(見本院易字卷第38頁)、被
告丙OO於審理時供稱:伊係在嘉義縣○○鄉○○村○○○00號住
處上網簽賭等語(見本院易字卷第38頁),是依檢察官所提證據,
僅足認定被告3人均係在住家或友人住家內透過電腦網路簽賭,
而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與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
,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
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形同一個封閉、隱密
之空間,在正常情況下,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性,故
被告3人在住家或友人住家內上網向他人下注,因該簽注內容或活
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尚不具公開性,即難認係在「公共場所」
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自與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罪構
成要件不符(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實
難遽令被告3人擔負賭博罪責
五、綜上,依檢察官所提證據僅足認定被告3人曾在住家或友人住
家內上網連結至九州娛樂城簽賭之行為,惟該等行為與刑法第26
6條第1項所稱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罪之構
成要件有間,本院尚無從據以對被告3人為有罪之認定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資認定被告3人涉犯檢察官所指在
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罪嫌,揆諸前揭說明,自應為被告3人
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可參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2

刑法,第266條第1項,266,賭博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