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2款,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276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6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緩刑 |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附則 |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緩刑
自用小客貨車| 第1項第2款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致人於死犯行| 0.25毫克|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
主文
上訴駁回
甲OO緩刑伍年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業務過失致死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檢察官以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罪起訴,經原審改以刑法
第276條第2項之業務過失致死罪判處被告罪刑在案,檢察官未上
訴,被告提起上訴,則原判決「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依刑事
訴訟法第348條第2項「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
視為亦已上訴
而依法院審理經驗得知上開中央警察大學函文之記載內容確實無
訛,則以此回溯方式計算被告於肇事時之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
0.19毫克,雖已超過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規定之「呼氣酒
精濃度每公升0.15毫克」(惟仍未超過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
規定之「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條件),然被
告於車禍發生前,尚可自屏東縣東港鎮駕車駛至本案肇事地點、
安全行駛約50分鐘,參以車內其餘2名乘客O金環、O月雲均未證稱
被告沿途有何異常駕駛行為(詳後述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且
亦無其他事證足認被告於肇事時已達酒醉之程度,是縱使以回溯
方式計算被告肇事時之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19毫克,然本件車
禍之發生,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與被告前一晚
飲酒之行為有因果關係,即尚不足以證明被告有因飲用酒類,影
響其安全駕駛能力導致本案車禍之發生(詳後述不另為無罪諭知
部分),是本院同原審僅認定被告有「操作失當之過失駕駛行為
」,而無公訴意旨所認「酒醉不能安全駕駛」之過失(經查原審
檢察官就此點並無提出上訴),因而被告自亦無道路交通管理處
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規定酒醉駕車肇事致人於死之刑罰加重事由
(為刑法分則之加重)之適用,至為灼然(若被告有酒醉不能安
全駕駛,因而致人於死之犯行,則逕論以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
段之加重結果犯即可,亦無須再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
1項規定加重其刑)
被告上訴意旨稱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
予駁回
判決節錄
一、查本件下引卷附具傳聞證據性質之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
及辯護人於本院行準備程序時,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
卷第68頁),且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成之情況,並無程序違法或有
何意思不自由情形,復經原審及本院於審判期日就上開證據依法
進行提示、調查、辯論,且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復具有相當之關聯
性,以之為本案證據並無不當,自得採為本件認定事實之基礎,
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認有證據能力
二、檢察官以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罪起訴,經原審改以刑法
第276條第2項之業務過失致死罪判處被告罪刑在案,檢察官未上
訴,被告提起上訴,則原判決「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依刑事
訴訟法第348條第2項「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
視為亦已上訴
(二)被告駕駛前述自用小客貨車,行經國道1號高速公路北向333公
里處內側車道時撞擊護欄,業經本院認定如前,而上開車輛行至
案發地點時,輪胎本身並無貫穿性傷口造成胎壓快速流失(俗稱
爆胎)情形,亦經臺灣米其林輪胎股份有限公司檢查人員測試檢
查確認無訛,有該公司出具之輪胎檢查報告書以及國道公路警察
局第四分局公路警察大隊調查O水月交通事故死亡案職務報告各1份
在卷可參(見相驗卷第185-187頁)
(三)另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雖規定:「汽車駕駛人,
…酒醉駕車…,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
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至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固規定,汽車駕駛人飲用酒類或
其他類似物後其吐氣所含酒精濃度超過每公升0.15毫克者,不得駕
車
然此僅係判斷汽車駕駛人是否有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
項第1款所規定「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之行政違規情事之準據
,與行為人是否符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規定加
重刑罰之「酒醉駕車」要件以及因果關係之判斷,非屬同一層次
之問題
查被告於原審審理時固坦承於106年12月15日晚間7時許,有在屏東縣
○○鎮○○路0○00號租屋處飲用啤酒之事實,且被告於同年12月
16日6時56分,經警測得其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11毫克,亦有當
事人酒精測定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是被告確實於駕車肇事前約9
、10小時,有飲酒之事實,而檢察官復於論告時主張依照對被告有
利之方式回溯計算肇事時之呼氣酒精濃度,即中央警察大學104年
6月23日校鑑科字第1040004616號函文所載「國人的平均代謝率為血
清11.448mg/dl/hr,呼氣酒精濃度每1小時0.052mg/L」,以此推算被告於
同日5時20分肇事時(即酒測前96分鐘)之吐氣酒精濃度約為每公升
0.19毫克(即〈0.052×96÷60〉+0.11=0.1932),認被告應符合道
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加重情形
而依法院審理經驗得知上開中央警察大學函文之記載內容確實無
訛,則以此回溯方式計算被告於肇事時之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
0.19毫克,雖已超過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規定之「呼氣酒
精濃度每公升0.15毫克」(惟仍未超過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
規定之「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條件),然被
告於車禍發生前,尚可自屏東縣東港鎮駕車駛至本案肇事地點、
安全行駛約50分鐘,參以車內其餘2名乘客O金環、O月雲均未證稱
被告沿途有何異常駕駛行為(詳後述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且
亦無其他事證足認被告於肇事時已達酒醉之程度,是縱使以回溯
方式計算被告肇事時之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19毫克,然本件車
禍之發生,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與被告前一晚
飲酒之行為有因果關係,即尚不足以證明被告有因飲用酒類,影
響其安全駕駛能力導致本案車禍之發生(詳後述不另為無罪諭知
部分),是本院同原審僅認定被告有「操作失當之過失駕駛行為
」,而無公訴意旨所認「酒醉不能安全駕駛」之過失(經查原審
檢察官就此點並無提出上訴),因而被告自亦無道路交通管理處
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規定酒醉駕車肇事致人於死之刑罰加重事由
(為刑法分則之加重)之適用,至為灼然(若被告有酒醉不能安
全駕駛,因而致人於死之犯行,則逕論以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
段之加重結果犯即可,亦無須再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
1項規定加重其刑)
此項附隨之事務,並非漫無限制,必須與其主要業務有直接、密
切之關係者,始可包含在業務概念中,而認其屬業務之範圍(最
高法院71年台上字第1550號、89年台上字第8075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被告駕駛自用小客貨O行駛於道路,因疏於注意致操控失當而發
生道路交通事故,致被害人O水月死亡,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276條
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
而檢察官就本案起訴法條固為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第1項第2款之
罪,屬於結合犯類型,而其中部分基本事實認被告係普通過失致
死行為,漏未斟酌被告係以駕駛載運外燴食材、器具為其附隨業
務,此部分尚有未洽,惟其基本社會事實同一,並經原審、本院
告知被告罪名保障其防禦權,自得予以變更法條(即由刑法第27
6條第1項變更為同條第2項)
(二)又被告於肇事後,員警前往現場處理時,於司法警察未知悉肇
事者為何人前,主動坦承肇事,而自首接受裁判,有國道公路警
察局第四公路警察大隊新市分隊道路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情形紀
錄表1份在卷可稽,參以被告事後並未逃避偵審之事實,應認本
件被告合於自首之要件,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
三、原審以被告業務過失致死犯行,罪證明確,適用刑法第276條
第2項、第62條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並審
酌被告國小畢業之智識程度
被告因前往台南進行外燴工作,而駕車搭載擔任廚師助手之被害
人,於駕駛過程中操控失當撞擊護欄,造成被害人O水月摔出車外
傷重死亡,造成被害人家屬心中莫名悲痛,並考量本案車禍發生
係因被告之過失駕駛行為,以及被告雖對其犯行坦承不諱,然未
能賠償被害人家屬損害,且並未獲得被害人家屬原諒等一切情狀
,量處有期徒刑1年10月
被告上訴意旨稱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
予駁回
四、查被告雖曾於105年間因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判處有
期徒刑2月(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於105年11月
24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但其於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未曾因故意
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可參
而被告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期間均已坦承犯行,態度良好,且於本
院審理期間與被害人家屬3人雙方已達成和解,被告應賠償355萬元
(含強制責任險保險金200萬元及前已給付之5萬元慰問金,餘150萬
元之給付方式如附件和解筆錄所載),有本院之和解筆錄1份附
卷可稽(本院卷第133-134頁),另被害人家屬(被害人O水月之女)
黃敏惠於本院審理中同意被告依和解筆錄所載予以宣告緩刑,是
本院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教訓,應知警惕諒無再犯之虞,所宣告
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併諭知緩刑5年,緩刑期間,應依附件
和解筆錄所載條件按時履行賠償義務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106年12月15日晚間7時許,在屏東縣
○○鎮○○路0○00號住處飲用啤酒2罐,被告於翌日即同年月16日
凌晨4時30分許,仍處於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度時,即
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貨車自上址住處出發,搭載O金環
、O月雲、O水月等人,欲前往臺南市東區仁和活動中心辦外燴,嗣
於同日凌晨5時20分許,行經國道1號高速公路北向333公里處內側
車道時,因飲酒無法安全駕駛操作失控而撞擊護欄,上開車輛遂
翻覆在內側及中線車道,O水月並因而摔出車外,致被害人O水月傷
重不治死亡(被告所涉業務過失致人於死部分,業經本院論科在
前),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第1項第2款之不
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致人於死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苟積極證據不足以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即應為有利於被
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
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第1項第2款之
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致人於死罪嫌,無非係以當事人酒精
測定紀錄表、被告供承曾飲用含酒精成分之啤酒、被告上開駕O行
為肇生本案交通事故等,為其主要之論據
然查:1.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之罪,針對飲酒部分包含「吐氣所含
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以上」
此種以服用酒類後在體內所含一定濃度之比例為絕對之標準,以
及「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此種需有其他客觀情事認為確實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兩種
類型,故就被告是否飲酒無法安全駕駛導致被害人死亡,檢察官
自應舉證證明被告有上開吐氣或血液酒精濃度達到一定標準,或
呼氣、血液酒精雖未達原則性標準,然依照行為人當時受酒精影
響之精神狀態、行動能力、駕駛、操控車輛能力等綜合判斷,依
照嚴格證明法則證明其是否已達不能安全駕駛程度
而證人O金環、O月雲均係於案發當日接受員警詢問,斯時甫發生車
禍,其等對於被告當日開車有無異常之駕駛狀況,記憶應最為鮮
明,參以證人O金環、O月雲均係在屏東縣東港鎮坐上被告所駕駛
之車輛,被告自東港鎮駕車駛至萬丹、沿88號快速道路接上國道
1號高速公路,至案發地點此段路程超過70公里,若被告因前一晚
飲用啤酒導致其有不能安全駕駛情形,於駕駛之初即駕車過程體
內酒精濃度較高時,即應會有蛇行、車身搖擺不定、偏左偏右、
時而加速時而突停此類無法正常駕駛情形,然證人O金環、O月雲均
未證稱被告有何異常駕駛情形,則被告是否因前一晚之飲酒導致
於案發時不能安全駕駛,非無疑義
再者,觀諸卷附員警製作之刑法第185條之3案件測試觀察紀錄表上
僅勾選「駕駛過程因肇事(失控撞護欄)原因顯然無法正常駕駛
」,查獲後之狀態並未勾選其餘例示性諸如:語無倫次、含糊不
清、意識模糊、注意力無法集中、嘔吐、多語、呆滯木僵、大笑
、昏睡叫喚不醒、泥醉、搖晃無法站立情形,復因被告肇事後頭
頸部及身體受傷,無法起身製作直線、平衡、同心圓檢測,有上
開紀錄表1紙存卷可按(見相驗卷第59-60頁),故依照上開測試觀
察紀錄表內容,亦不足以認定被告有因飲用酒類,影響其精神狀
態、身體行動與平衡能力,得認有無法安全駕駛之情形
而一般人駕駛國道一號高速公路時,因往來車速快,本即需要高
度專注,稍有閃失恍神或打瞌睡情形,極易發生嚴重車禍,且行
駛內側車道時,因距離中央護欄較近,方向盤稍往左偏移即可能
撞擊護欄,並非酒後駕駛之人始會有此操控失當行為,一般未飲
酒之人亦可能有此疏失,參以被告於原審審理時供稱其大部分都
在屏東開車,很久沒開高速公路等語(見原審卷第113-114頁),且
被告於案發時已66歲,則被告駕車失控撞擊護欄,實不能排除與
其已有相當年齡、較少高速駕駛有關,因而一時恍神失控造成,
從而,被告本案過失行為與其是否因飲酒致不能安全駕駛間,並
無邏輯上之必然性,自尚難逕以被告有上開過失行為即反推被告
已受酒精影響而不能安全駕駛
(三)綜上所述,公訴人所提各項證據方法,尚不能確實證明被告有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第1項第2款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
具致人於死犯行,而該罪係結合不能安全駕駛動交通工具罪與(
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惟公訴人就被告涉有不能安全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部分犯行,所提出之證據或指出之證明方法,於訴訟上
之證明,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揆之首揭說明,本案被告此部分犯罪,核屬不能證
明,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然因該罪係屬結合犯,其所結合之
各個犯罪,雖因與他罪相結合,而失其獨立性,惟所結合之罪名
中,如有其中一部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因他部分原屬起訴範
圍內之獨立犯罪,自得適用結合前之罪名論科,並於理由中說明
相結合部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故本院以就被告所犯業務過失
致死罪為論罪科刑,就被告飲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部分,基於結
合犯之法理,就此部分不另為無罪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第2項
第3款,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1年台上字第1550號、89年台上字第807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加重結果犯 1 , 結合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引用法條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5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185-3,公共危險罪   5

刑法,第276條第2項,276,殺人罪   4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2款,185-3,公共危險罪   4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項,114,汽車裝載行駛   2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185-3,公共危險罪   2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35,汽車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緩刑   1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1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法,第185條之3,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48條第2項,348,上訴,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