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判決節錄
理由一、按本件被告甲OO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3年以
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亦非屬高等法院管轄之第一審案件,其於
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簡式
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見後,本院合議庭依刑事訴訟
法第273條之1第1項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
同法第273條之2之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
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所規定證據能力認定及調查
方式之限制,合先敘明
二、前開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警卷第1-5
頁、偵卷第43-47頁、第111-116頁、審卷第56頁)均供承不諱,核與證
人即少年陳○桀於警詢(警卷第14-17頁)、證人即被害人O振昇於
警詢(警卷第20-22頁)證述之情節相符,並有:1.臺南市政府警
察局刑事警察大隊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1份(警卷第29
-31頁)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定有明文
查,一般詐欺集團之犯罪型態及模式,自收集被害人個人資料、
收集人頭帳戶、修改來電號碼、撥打電話等方式實行詐欺、指定
被害人匯入帳戶、提領詐得款項、收取贓款、分贓等各階段,乃
需由多人縝密分工方能完成之集團性犯罪,自屬上揭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第2條所稱之犯罪組織
又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係以行
為人參與犯罪組織為其構成要件,至於該行為人參與該犯罪組織
後,實行幾項犯罪行為,與其應否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並無必
然關聯(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119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1款、第2款之
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未遂罪、及組織犯罪防制
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三)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
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
之O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換言之
,共同正犯,係在合同之意思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
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全部所發生之結
果,共同負責
另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
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
被告於加入上開詐欺集團後,雖非居於核心地位,亦未自始至終
參與各階段之犯行,然其主觀上對該詐欺集團呈現細密之多人分
工模式及彼此扮演不同角色、分擔相異工作而屬有結構性組織等
節,已有所認知,且其所參與者既係本件整體詐欺取財犯罪計畫
不可或缺之重要環節,而與該詐欺集團其他成員間,在合同意思
O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彼此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最
終共同達成其等詐欺取財犯罪之目的,則被告自應就其參與之詐
欺取財犯行,同負全責
是被告與唐道軍、少年陳○桀及其他詐欺集團成員間,就上開加
重詐欺取財犯行,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四)罪數及刑之加重、減輕:1.被告所參與之犯罪組織即上開詐欺
集團,其成員原本即係以犯詐欺取財罪為目的而組成,被告亦係
為實施詐欺犯罪而加入該詐欺集團,是被告參與該犯罪組織之後
,於行為繼續中之緊密時間隨即實行詐欺取財犯行,雖參與犯罪
組織之時地與實行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並非完全一致
,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
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如予以數罪併罰,反有過度
處罰之虞,而與人民之法律感情未相契合,是於牽連犯廢除後,
適度擴張一行為概念,認此情形以評價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
像競合犯,方屬適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
照)
從而,被告乃以一行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三人以上共同
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未遂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
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未遂罪處
斷
2.被告已著手於加重詐欺取財犯罪行為之實行,惟未及取得財物即
遭查獲而不遂,應依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
之
然查,被告於審理時陳稱:我之前根本就不認識陳○桀,也不知
道要監控的人是誰,我是當日在柳營區士賢路才第一次見到陳○
桀,上面的人叫我到現場,並教我看陳○桀的造型、穿著,我沒
有陳○桀的聯絡方式,直到被抓後,在警局才知道陳○桀未滿18歲
(審卷第64頁)等語,是被告為本件犯罪行為時及之前,並不知
道陳○桀為未滿18歲之少年,就其所犯上開加重詐欺取財犯行,
自無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加重其刑規定
之適用
惟念及被告並無任何犯罪前科,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1紙(審卷第15頁)可按,素行尚佳
兼衡被告於審理時自陳國中畢業,曾從事搬家、加油站工作,家
庭經濟普通,未婚之智識程度、家庭工作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
又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保安處分之規定為刑法有關保安處
分之特別規定,其適用O圍以所宣告之罪名為發起、主持、操縱
、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為限,苟所宣告之罪名並非上開之罪
之罪名,縱與之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上開發起、主持
、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亦無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3項之規定宣付保安處分之O地(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
308號、96年度台上字第62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所犯上開犯行,雖係一行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
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惟其屬想像競合犯,
已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斷,則其
本案所「宣告之罪名」係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
罪,並非係參與犯罪組織罪,依上開說明,自無再割裂予以適用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諭知強制工作規定之O地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2項
、第1項第1款、第2款、第25條第2項、第55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11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308號、96年度台上字第6297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牽連犯 1 , 評價為一罪 1 , 共同正犯 4 , 想像競合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