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226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主文
甲OO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判決節錄
理由一、按本件被告甲OO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3年以
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亦非屬高等法院管轄之第一審案件,其於
準備程序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
並聽取檢察官及被告之意見後,本院合議庭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
之1第1項規定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同法
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
、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所規定證據能力認定及調查方式
之限制,合先敘明
又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其立法目的在促使駕駛
人於交通事故發生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俾減少死傷,並保
障被害人權益及維護交通安全
故駕駛人不得自認被害人並未受傷或傷勢無礙,不待確認被害人
已否獲得救護,亦未等候執法人員到場處理,而未經被害人同意
,即逕自離去(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2746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既於駕駛機車之過程中發生上開事故,致證人O春山、O蔡澄
美受傷,揆諸前揭判決意旨,自負有即時救護及事故後在場之義
務,詎被告竟未確認證人O春山、O蔡澄美所受傷勢情形、O以救護
措施或報警,亦未等候執法人員到場處理,即置證人O春山、O蔡
澄美於不顧而逕自離開,其主觀上顯有肇事逃逸之認識與決意,
客觀上亦有逃離事故現場之行為至明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
爰審酌被告駕駛機車發生交通事故,致證人O春山、O蔡澄美受有事
實欄所述之傷勢後,竟未協助救護、留存個人聯絡資訊或留待員
警前來事故現場為必要之處理,旋即逃逸,罔顧他人生命、身體
之安全,殊為不該,惟念被告犯後終能於本院審理時坦承犯行,
尚有悔意,參酌被告未曾積極尋求與證人O春山、O蔡澄美和解之
機會,亦未賠償證人O春山、O蔡澄美,然證人O春山已表明無意提
告,只願被告知錯反省(參偵卷(一)第95頁),兼衡被告之素行、
犯罪情節、對證人O春山與O蔡澄美造成之危害,暨被告自陳其學
歷為高中肄業,從事水電工及臨時工之工作,已離婚,須扶養父
母及兒子(參本院卷第42頁)之智識程度、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185條之4,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2746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