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刑法第19條第2項,刑事責任 | 刑法第25條,未遂犯
主文
甲OO殺人未遂,處有期徒刑陸年,並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O以監護壹年
扣案木棍壹支,沒收之
判決節錄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證人即告訴人O金印於警詢中所為之證述,與其於本院審理時之證
述大致相符,已不符同法第159條之2之要件,亦無同法第159條之3
所定各款情形,且法律亦無其他特別規定,依上開條文,自不具
證據能力
二、本件以下所引用具傳聞證據性質之供述證據,因檢察官、被
告甲OO及指定辯護人於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均不爭執其證據能力
,本院審酌前開證據之作成或取得之狀況,並無非法或不當取證
之情事,且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復經本院於審判期日就上開證
據依法進行調查、辯論,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
證據能力
三、其餘所引用之書、物證,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之反面解釋,均應有證據能力,合先敘
明
辯護人則為被告辯護稱:被告是因罹患精神疾病20年未治療,過去
有車禍腦傷、施用毒品及飲酒習慣,造成智力退化且思覺失調情
形,當時又有飲酒,方未慎擇毆打部位,且被告僅與告訴人間因
細故而爭執,應不至於產生殺人之動機,自不得以傷處在頭部,
即認被告有殺人之犯意,被告雖然有對O盟傑警員講「那一條,
我剛才說的那一條就要打死他了
(一)被告與告訴人為鄰居,被告上址住所與告訴人住處後院互通,
因被告O方面認為告訴人偷竊其後院花圃內植物及與其前配偶有
不當關係,被告於106年4月8日下午4時40分許,見告訴人背對其在後
院整理澆花而無防備,持扣案之角形實木木棍毆打告訴人頭部,
致告訴人受有頭部損傷及頭皮3處共23公分撕裂傷併顱內出血、右
手食指及中指各2.5及1公分撕裂傷、右上肢多處挫擦傷、左下肢
多處挫擦傷、肢體多處挫傷之事實,為被告所不爭執,核與證人
即告訴人偵查中之指述及本院審理中之證述(見營他字卷第62至6
4頁
本院卷第226至238頁)大致相符,復有奇美醫療財團法人佳里奇美
醫院106年4月9日診斷證明書(受診斷人:O金印)、告訴人就醫時
傷勢照片、O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診斷證明書、臺南市政
府警察局學甲分局偵查隊刑案現場照片、本案錄影檔截圖、臺南
市政府警察局學甲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O生福利部嘉
南療養院107年7月30日司法精神鑑定報告書內第八點第4項「案發
經過與當時精神狀態」之內容在卷可稽(見營他字卷第6至10、41至
47頁
又行為人於行為當時,主觀上是否有殺人之故意,除應斟酌行為
人與被害人之關係、衝突之起因、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外,法院
判斷時自尚應依行為人行為當時所存在之一切客觀情況,如行為
人與被害人事前之仇隙是否足以引起殺人之動機,行為當時之手
段是否猝然致被害人難以防備,攻擊時之力勁是否猛烈足資使人
斃命、攻擊所用之器具、攻擊部位、次數、用力之強弱,被害人
受傷之情形及行為事後之態度等各項因素綜合予以研析(最高法
院20年非字第104號判例意旨、104年度台上字第1888號判決意旨參照
)
自告訴人就醫時之照片(見營他字卷第6至10頁反面),顯然可見
告訴人頭頂共有3處縫合後之傷口,其中2條傷口長度甚長、橫越告
訴人頭頂,依常情而言,縱然是持具有鋒利刀刃之金屬刀具砍擊
他人,若要造成此等傷勢,仍應需耗費相當力氣砍擊,況扣案木
棍雖各邊角均為直角,然而並未如金屬刀具般具有鋒利刀刃能夠
輕易劃破人之皮肉,若要造成上述告訴人頭部損傷及頭皮3處共
23公分撕裂傷併顱內出血之傷勢,被告除了勢必需要大力舉起實木
所製之扣案木棍揮擊之外,尚需對準告訴人頭部後施力,方可準
確且用力擊中告訴人頭部並造成上述傷痕
另告訴人除頭部傷勢之外,尚有右手食指及中指各2.5及1公分撕裂
傷、右上肢多處挫擦傷、左下肢多處挫擦傷、肢體多處挫傷等傷
勢,又依上述告訴人就醫照片亦可見告訴人左上臂有1處撕裂傷及
瘀青,左手肘及右手掌均有瘀青腫脹之情況(見營他字卷第9頁
反面),根據告訴人上開傷勢輕重程度及分布位置綜合判斷,應
足認被告持木棒毆擊告訴人之次數,顯逾被告所辯稱之「3、4次」
,核與告訴人上開證述被告至少對其毆擊5、6次,尚無相違,且
依告訴人頭部傷勢嚴重且集中、四肢傷勢較為輕微且分散之情況
,應堪認被告係特意集中猛擊告訴人之頭部
另被告雖罹患思覺失調症而為精神障礙之人,然其尚未達完全不
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其於本院歷次
庭期應答均無困難,於進行精神鑑定時雖有怪異思考邏輯,然而
對談亦尚能切題回應(見本院卷第73頁第13行鑑定報告內文),依
其成年人之智識程度,應知悉頭部為人體之極重要部位,若以猛
力敲擊多次,將可能造成死亡之結果,然而其仍以上述方式毆打
告訴人,顯見被告主觀上有藉由毆打告訴人頭部之方式致告訴人
死亡之犯意甚明
4.又查證人O盟傑警員到場處理時所攝得之密錄器錄影畫面,經本
院當庭勘驗,被告於影片中先是持木棍立於證人O盟傑前陳稱:「
你們警察都不處理,我也不會告啦」、「我剛才說的那一條就要
打死他了」等語,一面以手指指向畫面左上角方向(即告訴人住
處方向),隨後丟棄木棍後又轉身走向告訴人住處並舉手指向告
訴人住處大聲喝稱:「好膽你再出來,沒道歉絕對再打」等語,
此有本院勘驗筆錄附卷可參(見本院卷第187至188頁),另查證人
O盟傑於本院審理中證稱:我問被告為什麼要打告訴人,被告講的
幾個理由不外乎是告訴人O欺負被告前配偶或以前鄰居相處間糾
紛,被告講了好幾個理由,被告說其中一個理由他就有理由打告
訴人等語
足見被告毆打完告訴人之後,除了仍持扣案木棍四處走動之外,
甚至告知證人O盟傑其有理由要打死告訴人,並大聲嚇稱只要告訴
人不道歉絕對再次毆打告訴人,足見被告除已毆打告訴人之外,
於犯後仍欲再次毆打告訴人並致告訴人於死,益徵被告於案發當
時應確具有殺人之犯意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項之殺人未遂罪
被告已著手殺人行為之實行,惟未生死亡之結果,為未遂犯,爰
依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之刑度減輕其刑
(二)本件有刑法第19條第2項減刑之適用:1.按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
,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
減輕其刑
刑法第19條第2項定有明文
依刑法第19條規定,刑事責任能力,係指行為人犯罪當時,理解法
律規範,辨識行為違法之意識能力,與依其辨識而為行為之控制
能力
案發當時,被告係受妄想影響,覺得告訴人要偷竊盆栽與樹苗(
特別是自己珍惜的肉桂樹),雖過去曾與告訴人發生衝突,也知
道傷害他人需要負擔法律責任,但表示當天發現鄰居蹲在自己樹
苗的後面,以為對方要偷竊而持棍要告訴人一個教訓,其對於毆
打對方嚴重程度則顯得輕描淡寫(否認攻擊時曾聽到被害人求饒
、或被害人試圖阻擋),在「認知準則」上,被告知曉傷害他人
會違反法律,需要負上相關刑責,並無受到妄想明顯影響,而在
「控制準則」上,被告雖能表達毆打告訴人係想要給告訴人一個
教訓,對攻擊強度描述與卷宗不符而顯得輕描淡寫,但過程顯然
受到妄想系統所影響,且此一系統性妄想成型許久且根深蒂固,
經常造成其在鄰里間之人際衝突,其亦因未固定接受治療導致邏
輯思考跳躍、認知功能減損而欠缺衝動控制的技巧
依臺灣精神醫學會建議之刑責能力判準,被告於案發當時,雖未
因精神障礙導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因其辨識而行為之能
力,但應達到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形,此有O生福
利部嘉南療養院(下稱嘉南療養院)107年8月8日嘉南司字第107000
6531號函暨107年7月30日精神鑑定報告書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66至
77頁)
4.本院審酌上開鑑定報告書係由具精神醫學專業之鑑定機關,依精
神鑑定之流程,藉由與被告會談內容、被告先前就診之病歷資料
、本案卷宗資料,佐以被告之個人史、精神疾病史,並對被告O
以身體檢查、實驗室檢查、心理衡鑑後,本於專業知識與臨床經
驗,綜合研判被告於案發當時之精神狀態所為之判斷,是該精神
鑑定報告書關於鑑定機關之資格、理論基礎、鑑定方法及論理過
程,於形式及實質上均無瑕疵,當值採信,並參酌上述奇美醫院
臺南醫院之診斷證明書、病歷摘要、被告病歷影本後,認堪信被
告於行為時雖具有相當辨識能力,然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
而行為之能力,顯著降低,爰依刑法第19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
刑,並依刑法第70條規定遞減之
復審酌被告前無犯罪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
卷可參(見本院卷第15頁),素行尚可
兼衡其自陳學歷為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離婚、2個兒子均成年,
1名就讀大學、1名退伍,被告現幫忙母親照顧家中魚塭,無收入
,現與母親同住之家庭、生活、經濟狀況(見本院卷第247頁)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三、沒收部分:扣案之木棍1支,係被告所有,業據被告供述明確
(見本院卷第242頁),復依上述錄影畫面及卷附證據,足證該木
棍係被告本案犯行所用,自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沒收之
四、監護部分:末按有刑法第19條第2項及第20條之原因,其情狀足
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
令入相當處所,O以監護,但必要時,得於刑之執行前為之
前項處分期間為5年以下,刑法第87條第2項、第3項前段定有明文
綜上,本院考量監護處分目的兼顧社會防衛意旨,爰依刑法第87條
第2項前段及第3項前段之規定,併予宣告被告於刑之執行完畢或
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O以監護1年,期間除以藥物治療、維持
情緒穩定、加強衝動控制外,並輔以行為治療與心理治療,協助
處理人際衝突,增強因應調適之技巧,與提昇病識感、增加服藥
與就診的順從性,以避免被告因上開疾病而對其個人、家庭及社
會造成難以預期之危害,期收治本之效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71條第1項、
第2項、第25條、第19條第2項、第38條第2項、第87條第2項前段、第
3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20年非字第104號判例意旨、104年度台上字第1888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87條第2項前段,87,保安處分

刑法,第87條第3項前段,87,保安處分

引用法條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5

刑法,第87條第3項前段,87,保安處分   3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3

刑法,第87條第2項前段,87,保安處分   2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2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2

刑法,第87條第2項,87,保安處分   1

刑法,第70條,70,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1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1

刑法,第20條,20,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法,第19條,19,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