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2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5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條,刑事責任
零錢包壹個及新臺幣捌佰元均|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罪刑及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甲OO犯行使變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零O包壹個及新臺幣捌佰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側背包壹個及新臺幣貳萬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搶奪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O包壹個、新臺幣肆萬元及手機壹支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非供述證據部分,亦無證據顯示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違
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第15
9條至第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此外,被告O於警詢及偵查中,經提示路口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
片後,自承其O於103年2月26日、同年3月1日、同年3月16日騎乘同一
台車牌號碼「720-PBB」號機車,且騎乘時均身著綠色圍裙(其中同
年3月1日及3月16日圍裙款式亦可見胸前有一小塊方塊圖案)之事
實(見警一卷第8頁,警二卷第1至4頁,偵一卷第60至61頁),又被
告於103年4月3日騎乘機車遭員警查獲時,也身著胸前有一小塊方
塊圖案之綠色圍裙,業據被告於警詢時坦承不諱,並有臺南市政
府警察局永康分局偵查隊照片在卷足憑(見警三卷第2頁、第19頁
),是從上述卷存事證已可足資認定被告於騎乘機車時,確實有
身著胸前有一小塊方塊圖案之綠色圍裙的習慣,辯護人雖辯以被
告身著該綠色圍裙係偶因天氣不佳之因素等語,然觀上開被告自
承部分之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亦可見其於天氣晴朗之日騎
乘機車時,仍身著該綠色圍裙,顯見被告無論晴雨,均於騎乘機
車時有身著該綠色圍裙之習慣,辯護人此部分辯護意旨,誠難採
信
一卷第7至9頁,偵一卷第48至49頁),本院審酌告訴人O文雄與被告
並未熟識,且係因偶發事件,始證述其所見聞之經過,是告訴人
O文雄並無構陷他人之動機,其證述應屬可信,復參以告訴人O文
雄所證述之案發時間、地點、犯嫌騎乘機車時穿戴圍裙之特徵,
核與被告所坦承之監視器錄影畫面並無二致,足認前開搶奪犯行
之犯嫌應係被告無訛,被告前詞所辯,不足採信
2.被告及辯護人雖辯稱上開變造車牌行為,應係「小沈」所為云云
,然而被告騎乘該機車為本案竊盜、搶奪等犯行,業經本院認定
如前,復審酌被告O因犯竊盜、搶奪等犯行,為躲避查緝,而變
造機車車牌,分別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以97年度審訴字第972號、9
9年度訴字第442號判處罪刑確定等情,有各案件之判決書及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為憑,且被告亦於偵查中自承:
以前行搶、行竊前科的機車,都是跟他人借的,而且也都變造車
牌,伊知道因為這樣,員警才不容易找到伊等語(見偵一卷第6
1頁反面),本院審酌被告既明知變造車牌可躲避員警查緝,且曾
有變造車牌後行竊、行搶之前科,本案復騎乘變造車牌後之機車
,而分別為竊盜、搶奪犯行,足見此方式實為被告一貫之犯案手
法無訛,再者,被告於本院審理中供稱:伊不知道「小沈」之本
名,彼此不是很熟的朋友,且不知道「小沈」之職業等語(見本
院卷三第114頁反面至第115頁),堪認被告與「小沈」交情並非深
厚,實無何信賴基礎可言,衡以常情,上開機車車牌之變造果真
係由「小沈」所為,則「小沈」出借機車與並非熟識之被告時,
當會避免變造車牌之犯行遭人發現,況「720-PBB」、「729-PBB」號
為不同車牌,此由一般人肉眼辨識即可發現有明顯不同之處,且
「小沈」僅係將機車借與被告代步使用,則「小沈」於出借機車
之時,有何先行變造車牌,再將機車交付與被告之理?反而被告
為避免其竊盜、搶奪犯行遭人查緝,而有變造車牌之動機,方符
常理,再本院認定「小沈」於103年1月20日至同年2月26日間即已將
機車借與被告使用,則「小沈」又如何能在被告借用機車過程中
,再將車號由「720-PBB」再變造為「729-PBB」?是以亦可認本案變造
車牌之行為,當非「小沈」所為,而足認被告確實有為本案變造
車牌之犯行,至屬灼然
至被告雖一再辯稱變造車牌應係「小沈」所為,然被告先以無「
小沈」聯絡方式,後稱聽聞「小沈」已經死亡,且不知道與「小
沈」間共同朋友之名字與聯絡方式等語推託,致無法提出「小沈
」之真實身分供本院調查以實其說,更可見被告所言,實為憑空
杜撰之詞,難以採憑
(一)核被告所為,就犯罪事實一、二部分,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
12條之行使變造特種文書罪
就犯罪事實一、(一)及(二)部分,均係犯同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三)部分,係犯同法第325條第1項之搶奪罪
被告行使變造特種文書前所為變造車牌號碼之變造特種文書低度
行為,為其後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又被告先後變造、懸掛不同之變造車牌而行使,其行為之時間相
近,且侵害相同法益,應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二)另被告所犯上開4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三)被告前因竊盜案件,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以102年度易字第360號
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於102年6月18日縮刑期滿執行完畢,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
畢後,5年內故意再分別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各罪,均為累犯,
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再被告先天為瘖啞人士,業經本院於準備及審理程序時,觀察其
溝通表達之情形甚明,復有被告之身心障礙手冊影本、嘉義市政
府104年1月15日府社救字第1041600666號函及檢附之被告鑑定資料各1份
(見警一卷第66頁,本院審訴卷第70至71頁)附卷可憑,是其因身
心障礙狀態,致與社會之互動、學習、歷練、道德與O治教育均
較一般之人不足,爰就其上開所犯各罪,均依刑法第20條規定,減
輕其刑,並依法先加後減之
(四)爰審酌被告前有竊盜、搶奪、偽造文書等之犯罪前科,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素行非佳,其不思以正當途
徑獲取所需,復為躲避員警查緝,而先後為本案行使變造特種文
書、竊盜、搶奪等犯行,對於他人財產權有失尊重,O治觀念甚
為淡薄,不但造成告訴人及被害人受有財產損失,亦足生損害於
監理機關對於車牌管理之正確性,所為實有不該,參以被告犯後
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否認犯行之態度,兼衡各告訴人
及被害人損失財物之價值,暨被告供稱為高職肄業、另案入監執
行前受僱從事建築方面之臨時工、月薪不到1萬元、領有身心障礙
手冊、家庭經濟狀況勉持(見本院卷三第115頁)等一切情狀,分
別量處如附表一「罪刑及沒收」欄所示之刑,並就所犯如附表一
編號1至3所示得易科罰金部分,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暨
定其應執行刑及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以
示懲儆
而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此條規定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
舊法比較適用之準據法,本身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新法施行
後,應一律適用新法第2條第2項之規定,並就沒收部分應逕予適
用裁判時之法律,而毋庸比較新舊法,先予敘明
(二)按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沒收之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惟同法第38條之2第2項另規定:「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
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
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
」,經查:1.未扣案之零O包1個、現金800元、側背包1個、現金2萬
元、O包1個、現金4萬元、手機1支,各核屬被告上開竊盜、搶奪犯
行之犯罪所得,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告
沒收,並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及併執行沒收
2.未扣案之提款卡1張,雖亦係被告為犯罪事實一、(一)竊盜犯行之
犯罪所得,然本院考量提款卡倘未結合密碼予以使用,實不具財
產性質,單獨存在之價值甚微,如予以沒收,實欠缺刑法上之重
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於103年1月20日20時50分許,在臺南市○○
區○○路000號前,徒手竊取告訴人O朝水所有之車牌號碼「728-PBB
」號機車1輛,得手後供己騎乘使用,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20條第
1項之竊盜罪嫌等語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156條第2項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
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一)被告經警查獲之上開機車1輛,係告訴人O朝水所有,於103年1月
20日20時20分許,停放在臺南市○○區○○路000號前,嗣告訴人O
朝水於同日20時50分許,發現該車遭竊等情,為被告所不爭執,且
據證人O朝水於警詢時證述無訛(見警一卷第13至14頁背面),並
有贓物認領保管單1份、扣案之「729-PBB」號車牌1個及照片2張(車
牌翻轉至背面,可明確看出原車牌應為「728-PBB」號)在卷可稽,
此部分事實固堪認定,然細繹證人即告訴人O朝水於警詢時之證
述,其並未親身見聞被告有於上開時間、地點竊取上開機車之事
實,況綜合前揭公訴意旨所提出之證據,亦僅能證明告訴人O朝水
所有之機車於上開時間、地點遭竊,尚不足據以認定被告即係行
竊之人
(二)至被告雖騎乘上開贓車而為警查獲,惟被告就此始終辯稱:上
開機車係向朋友「小沈」借得等語,本院審酌取得他人機車之可
能原因甚多,或為買賣、贈與、借用,亦或為竊盜、侵占、詐欺
、故買或收受贓物等,自無從僅以被告騎乘上開機車之事實,任
意推定即係被告竊盜所得,致有違刑事訴訟法證據裁判及無罪推
定原則
(三)綜上所述,公訴意旨所提出之證據或所指出之證明方法,不足
為被告有此部分犯罪之積極證明,或說服本院形成有罪之心證,
而仍有合理懷疑之存在,揆諸上述條文及判例意旨,誠難僅憑推
測或擬制之方法,即率為被告有罪之論斷,則被告之犯罪既屬不
能證明,基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認定及無罪推定原則,自應為
被告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條第2項、第212條、第216條、第320條第1項、第325條第1項、第
47條第1項、第20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
項前段、第3項、第40條之2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20條,20,刑事責任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0條,20,刑事責任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25條第1項,325,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0條,20,刑事責任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2,2,法例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20條第1項,20,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