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嫌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
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
臺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且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三、再按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
及其認定之理由,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款亦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同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自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1)告訴人O惠慈之指
訴(2)證人即到場處理之警員高明毅於偵查中之證述(3)臺南市政府
警察局永康分局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表(一
)(二)、現場及告訴人機車受損照片13張(4)奇美醫療財團法人
奇美醫院診斷證明書2份為其主要論據
五、訊據被告故不否認家中飼養之犬隻於107年3月25日12時15分許,
在開啟大門時,突然衝出門外,亦不否認告訴人於斯時騎乘機車
駛至臺南市○○區○○○街00號前為閃避犬隻,人O倒地,受有右
側眼尾撕裂傷、右臉頰撕裂傷及左足擦傷之傷害,惟堅詞否認肇
事犬隻為其家中所飼養之犬隻
(二)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
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
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參照)
告訴人就被害經過所為之陳述,其目的在於使被告受刑事訴追處
罰,與被告處於絕對相反之立場,其陳述或不免渲染、誇大
從而,告訴人就被害經過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且須就其他
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亦即仍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
證、陳述確有相當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者
,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非謂告訴人已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
,即得恝置其他補強證據不論,逕以其指證、陳述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98年度台上字第7056
號判決意旨參照)
3、告訴人再證稱:案發時狗從我右手邊衝出來、我確定狗從我右
邊跑出來等語(偵卷27-28頁、本院卷第45頁),然依卷附之107年1
1月28日警員高明毅提出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本院卷第25、27頁)
,可知被告住家與肇事現場相對位置由告訴人騎乘機車方向觀之
,應在左方,果肇事犬隻為被告家中所飼養,在被告O束不周,被
告開門之際衝出家門,犬隻跑出屋外之位置亦應在告訴人騎乘機
車左方,而非在其右手邊
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過失傷害罪嫌,然公訴人所舉各項證據,尚
無法證明被告確有本件犯行,是本件既存有合理懷疑,致本院無
法形成被告有罪之確切心證,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
被告有檢察官所指之上開犯行,即屬不能證明被告有何犯罪,依
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98年度台上字第7056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